“鲁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勒~~鲁啦噜啦噜啦勒~~”一大早地,姜琪予别提有多高兴了,那心情就好比中了一个亿的彩票。

  苍天阿!砸些钱给我吧!

  吴妈帮她忙活着早餐,这丫头一高兴连早餐都不放在心上了。

  唐凯也很早起床,和她不同的是,他是去当嘉宾。不知道这小女人知道之后又要怎么跳脚了?不可否认,她生气的样子有些可爱,不过对于这古板的唐大爷来说,太爱耍脾气的女人真是无法容忍。

  女人,就该像他的淑华那样,像个大家闺秀,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知性美。

  你看这一大早地,她就在那里大声喧哗,成何体统!

  “聒噪!”这是对她“吵吵闹闹”不满的代名词。

  好吧,姜琪予承认自己的个性有些不安分,她就是做不到那一套摆弄,人嘛,就得活出自我。

  熟悉之后,她对他的“批评”也没放在心中,反而有时还会挑衅他,“今天你就好好待在家里看着我赢吧!”

  未等他下楼,她就向他挑战,好像她赢定了。

  他一个淡淡的眼神飘过去,不疾不徐地抬步下楼,对她的话全然不放在心上。一会儿正正领带,一会儿摆摆袖口,姜琪予难得发现他今天的不同,比如以往他都是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今天却穿一整套深色的阿玛尼当季新款的西服,里边衬一件黑色长袖衬衫,宝蓝色的领带配一支精致的袖珍领夹,隐约还可见其袖口镶钻的袖扣。黑色皮鞋锃光瓦亮,一尘不染。

  这个男人真是帅气!帅到没天理!

  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这个男人不简单!危险!

  这是她的第二感觉。

  唐凯满意地看着她的目光盯着自己,那水汪汪的深潭里倒映出自己一个人的影子。浅笑兮兮走到她跟前,从她的背后看去,似乎是他的下巴抵着她的脑袋。随着浑厚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的大脑有一瞬间当机,当那把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头顶环绕时,她更显得没有抵抗力,“现场看不是更好?”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头顶,痒痒的,害的她心猿意马。抬首对上那深刻隽永的眸子,看着里头自个儿的倒影,相比之下,这套死板的职业装确实显得清淡寡味。

  这点他也看出来了,是这衣服大了,还是这个小女人太瘦?吴妈怎么照顾人的?家里没有好吃好喝的吗?

  她眼睛一眯,“那最好了,让你亲眼看看我是怎么赢的。”

  吴妈提着牛奶瓶子还有一块三明治从厨房出来,正好看到两位亲密接触的样子,微微一笑,“先生是要去给小愚捧场吗?”

  捧场?他?怎么可能!

  “我哪有那个时间去捧一个自己都不好看的人,恩?”他挑衅地看姜琪予一眼。

  “你!”

  他看她一脸苦瓜像,那小样儿特逗,好像一根羽毛轻轻地撩拨得他的心尖儿痒痒的,既难耐又愉快。

  “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他嘴角的笑意更浓,看准了她即将要发作的时候,立马就收,然后大步流星地朝外面走去。

  这个混蛋,惹了她居然就想一走了之!

  哼,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一般人见识!

  后来她才知道,她所谓的“一般人”真的不一般。

  给自己做完心理辅导,这才反应过来他也要去唐氏,这么说可以搭顺风车?可以免的士费,太好了。

  快速冲出门口,嗓音加大马力,“唐凯,等等我。”

  男人右手抓着方向盘,放下车窗,左手撑在了窗沿上,目光狭长,望着大门口正追上来的女人,后者拼命地在喊,“等等我…”

  只见他作恶一笑,不留只言片语,两三根手指挥一挥便扬长而去。

  待她到达刚刚车子停留的地方时,只剩一股尾气的味道。

  “混蛋!”她气得直跳脚。

  *

  “呼呼~”一路上紧赶慢赶地,总算是赶到了。

  混蛋,明知道那个地方最难打到车了,居然都不等她!“气死我了,害我等了那么久的公交。”

  不待一口气顺过去,咬咬牙,那模样想杀人的心都有,“唐凯,你给我等着,这笔帐我回去跟你慢慢算。”

  天知道她刚刚下车之后一路小跑过来,这个点又急忙地赶到现场签到,电梯始终等不来,还得一步一步跑上10楼,现在每走一步都吃力。

  “啊嚏~”某个被惦记上的大爷,刚刚还在办公室端坐着,腾着凉风,品着上等茶水,与各位来宾评委热切地讨论比赛的事情,谈笑间尽显儒雅风范,就连打个喷嚏也都如此从容优雅,不愧是全球榜上有名的钻石级梦中情人。

  “感冒了?”一名外国女子坐在他旁边,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语与他沟通。

  “没事。”他浅笑应她。

  “你几时变得这么爱亏待自己了,在美国可不是这样。”女子有些嗔怪道。

  “噗~”唐尧笑出声,带着别意看向唐凯。

  唐凯瞪他一眼,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问,“现场怎么样了?”

  *

  遥望整个比赛现场,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头,偌大空间里,人浪如一袭潮涌此起彼伏,哨声、荧光棒、拍手掌等小道具纷纷助兴,舞台的造型仿若浩瀚星空,苍穹银河般闪耀明亮,昏暗的场景让人们陷入一场梦幻般的境地,使人迷离痴醉。

  有些恍惚不真实。

  姜琪予心里头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失落和空洞。今天她比赛,却没有亲友团。

  “咦,那是什么?”幕后的一个选手穿过舞台看到了观众席上精彩的一幕。

  她眺望过去,脑袋瞬间炸开花。

  “好霸气的亲友团,把整个VIP的观众席拿下不说,还那么霸气地横了20米的横幅。”

  “就是,就是。也不知是谁家那么舍得?”C吃味地说。

  这社会,果然有人羡慕有人嫉妒。

  从幕后看过去,在舞台对面正中央VIP座位第一排拉着一条长长的横幅,其上用荧光色的字体写着,“预祝姜小愚勇夺桂冠--全宇宙最仗义最豪气最闺蜜最知己者陶思莹奉上”。

  姜琪予眼力再不济,也都看到了陶思莹多么逍遥地向她招手。

  一声轻笑吐出,一行热泪涌流。

  她在角落里深埋感动,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一个人。确切来说,是一个男人,像冬天的暖阳,少了炽热多一份温和。

  Y酷9(匠J网4E正cP版\首P发}8

  他拿出手帕递给她,温润的声音犹如一股暖泉,“给。”

  姜琪予僵直了脊背,转身看着他。

  这男子生来自带一股显山露水的气质,宽阔的额头、浓眉大眼、犀利的鹰钩鼻,适中的唇形,尤其那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是让人觉得舒服。

  如山花灿烂,如春风舒爽!

  心里划过一丝丝暖意,她很自然地弯了弯眉眼,刚刚哭过的泪花此时仿佛闪着光晶莹剔透。

  “谢谢!”接过他友好的“礼物”,她拿着轻轻擦拭脸上的斑驳,手帕的淡淡芳香在鼻尖丝丝缭绕,升腾起一股热情,她刚要说些什么,背后就传来狂风浪潮般的欢呼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