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耸入云的建筑被一层层光彩夺目的光芒包裹着,那坚硬的体魄矗立云端,俨然做好了一副抗击外界风云的准备,并完美地诠释了高处胜寒这样的悖论。它就是这座城市的最高位者,睥睨着尽头的海岸线,像帝王般高高在上,让人深感敬畏和尊崇。

  唐氏,拥有独立的52层办公大楼,撇开子公司和员工的数量不算,资产也是不可胜数。这个每年都有上万个应聘者挤破脑袋要进的公司,凡是经理级以上都拥有独立的公寓套房、五星级的餐食、丰厚的待遇和补贴、宽松的休假时间等,这是多少人望尘莫及的事。

  唐氏52层总裁办公室,这里是代表着权威的禁地。巨大的落地窗前,孤傲的身影,长身玉立,连同空气中的颗粒因子都带着一丝落寞和孤独,摆明了他此刻的写照。

  唐尧进来向他走去,一口皓齿咧开迷人的笑,“哥?”

  男人将涣散的视线慢慢收回,最后凝眸,转身便把刚刚飞扬的思绪撇得干干净净。失笑,自嘲道,他刚刚是不是疯了,居然在想那张生气的小脸,她撅着嘴的样子,愤愤不平地跟他斗嘴的样子。

  唐尧有些讶异,“哥?”你在笑!你居然在笑!

  当然,他肯定不会这么说。

  唐凯正色看他一眼,抬步走向大班椅,以君王之势款款落座,似乎这种端正的坐姿才能摆平自己的胡思乱想。他状似认真地看着手头上的文件,关键处还指点一二,见唐尧始终没回话,他才问了句,“什么事?”

  唐尧回神,嘻皮笑脸道,“当然是比赛的事咯。”

  他低头继续批阅文件,淡淡地问,“嗯,你有看中的潜力股?”

  唐尧打趣道,“嘿,还是哥了解我。”

  “这次的岗位招聘,人员的素质还有能力的高低非常重要。”他强调,“公司不养闲人。”

  这次他回来之后就发现了很多纰漏,比之六年前,他还是总经理的时候,那时候可为纪律严明,现在,整个公司虽说还是有条不紊地运营着,但是却出现了许多蛀米虫,特别是高层那几个冥顽不灵的糟老头。

  “恩,我会留意的。”

  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唐尧,“嗯。那你说说都有哪几个?”

  唐尧递过一沓资料放在他案头上,然后一个一个介绍,“王筝方,这个人从事广告十几年,得过无数广告比赛优秀奖,是个不错的苗子。”

  他一听轻蹙眉头,“十几年,你在介绍老头子?”

  唐尧额头丢下三条黑线,“呵,哥,人家才35岁,跟你差不多。”

  “……”喉咙滚动两番,默默地接受了。

  唐尧就知道,他大哥一向认定年龄在三、四十岁之间的人士是集智慧和稳重于一体的有志青年,做事认真负责,不会动不动闹脾气,也不会动不动撒手不干,所以他故意把这个人放在第一位,这也算投其所好吧!

  我说,唐公子,你这英气逼人的气势去哪里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明明那些人怕你怕得要死,你居然怕你哥怕得要死。

  唐公子答曰:我愿意!

  “接着说。”那第一个就算默认了。

  “吴秀丽,28岁,海归。我之前跟她细谈了一下,人知性大方,见多识广,说话做事有条不紊,很不错。”

  哼哼,这么卖力地吹弹,肯定有戏!

  “你在相亲?”

  最dp新章节!b上…、酷匠"网X|

  瘪瘪嘴,“哥,我在说正事。”

  “你要结婚?”

  哥,我们还能愉快地聊天吗?

  “哥,你最近调皮不少。”唐公子戏谑道。

  “咳咳。我不管是从哪里来的,28岁的年龄,还是海归,难免心高气傲,你多留意就是。”

  “好。”

  “好像有个不错的,叫……申宏涛。”他之前在比稿的时候见过他设计的广告内容。

  “哈哈,知我者莫若我哥也。我刚要说到他。”唐公子打给响指,把资料翻翻找找给他看。

  唐凯抚额,唐公子几时可以正经点?

  “这个不错,你留意一下。”

  “好的。对了,哥。”他刚想着介绍一个“年幼”的选手,可是一想到刚刚那只海龟都被数落了,那还不如不介绍了。

  “干嘛欲言又止?”

  他耸耸肩,“刚刚那个海归都不行,那这个就更没希望了。”

  唐凯想,要是他可以做到翻个白眼,他真的会狠狠地甩一个给他,“说。”

  他嘿嘿一笑,风情妖娆,“姜琪予,26岁。”

  他在纸上作画的笔尖一顿,抬眸,“然后呢?”

  咦,唐公子觉得他怎么会在他哥的眼里看到期待的表情,“她的作品我看过,她的人我也见过。很不错!绝对可以。”

  听到别人对她的夸赞他还蛮开心的,可是,“你说你见过她?你很了解她?”

  提起姜琪予,唐尧就想到那双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

  他对漂亮的女人都没有抗拒力!

  想他唐尧都三十又三的年龄了,哪种女人没见过,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姜琪予是个不错的苗子。

  他笑得那叫一个山花烂漫,娓娓道来,“前阵子她来投稿迟到了,跟前台在那里周旋,我看不过去,所以以我帅气无敌的脸庞征服了前台小妹妹,又接着帮她搞定了比稿,然后我还看到她一脸崇拜的样子看着我,哈哈……”唐公子毫无自觉地继续摆弄自己那神采飘扬的额发,根本不知道他那堂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唐凯蹙眉,发现唐尧刚刚想到那个女人时嘴角的那一抹笑,再到现在的狂喜,什么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后知后觉的唐尧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他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哥,你问她是做什么?”

  收回那点凌乱的心思,只是握着钢笔的手劲却没有松驰,“我要看她前面的作品。”

  “哥,你该不会对人家小姑娘感兴趣吧?”干嘛指名道姓地就看她一个,以他一个花花公子的名声担保,他大哥肯定是对人家有意思,或者说感兴趣。

  唐凯一个眼刀甩过来,他咽了咽口水,嘟嘴,“谁让你刚刚那么说我。”

  呵,还能愉快地玩耍吗?这都什么跟什么?

  唐凯的眼角重重地抽搐一下,“唐尧,别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

  唐公子还不怕死地添油加醋,“哥,人小姑娘不错,挺正的一个人。”

  唐凯拿起笔抛出一个弧度,好在唐尧身手敏捷躲过了那锋利的“飞镖”。这火来得太没有理由,不知道是因为唐尧说的其中哪个字害得他,亦或是仅仅因为唐尧的调侃。

  感觉到气氛不对,唐尧也知道这玩笑开大了,果然,他哥就是不苟言笑的人,怎么可能突然中邪会开玩笑了呢?“哥,对不起。”

  该死,大哥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喜欢人呢?他那么深情的一个人在六年前就……

  “我没事。”冷静之后,他放声宽慰,转移话题,“那个,广告大赛我出席。”

  唐尧也收起了那套戏谑的表情,讶然道,“哥,你怎么突然决定要出席?这只是小活动而已。”

  “美国B&G那边是不是安排人过来视察市场?”

  “是的,是大中华区总裁米歇尔女士。”

  “嗯,所以我必须要出席。美国那边虽然和我们有过交流,但他们在中国这边的业务始终和我们衔接不上,这次,如果跟她们沟通得好,或许我们还可以有机会合作。”

  “那我们要不要提前跟媒体预热?”

  预热是好,但是那个女人知道之后一定不会去参加比赛的。“不用了,给观众一个惊喜。”

  “哟,哥,你开窍了。”

  瞪了唐尧一眼,“胡说。”

  “嘻嘻,好了。那我现在去给你拿选手的作品。”

  “嗯。”放开繁杂的事务,他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捏捏眉心,刚刚怎么又想起那个女人了,哎,这是个不好的趋势。

  说实话那个女人如果不是眉目之间跟莫淑华有些相像,他肯定不屑一顾,就是现在,他也不会觉得跟这个女人会有什么交集,顶多算是一个合作伙伴,各取所需罢了。

  再进来时,唐尧拿了两份作品到他跟前放在桌上,还不忘夸赞道,“这两幅作品真的很有创意,我第一次看就认定了她。”

  唐凯挑眼,“她?”是指人还是指物。

  “呵呵,自然是这副作品。”唐尧小心翼翼地答道,他发现今天的堂哥怎么动不动就有火山爆发的可能。

  不能吧,难道6年前那起事故对他造成了那么深的影响,整个人格分裂,变成了易躁易怒的个性?

  “你先下去吧,这个我先留着。”

  “好。”

  拿起作品细细斟酌,果然不出他所料,是块苗子。可是越看怎么越像透过作品看到某个女人的白痴样呢?唐凯使劲地晃晃脑袋,不能,他工作从来不分心的,许是因为那个女人跟他有了赌约,他才稍微上心而已。哼,这次如果她输了,就让她乖乖地待在家里哪都不许去,看还有谁认识她。

  唐公子觉得,突然之间,空气怎么好像弥漫着一股酸味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