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琪予感觉好开心呀!因为看到一个帅哥……额,的背影。

  她梦到处在一片花海中,沐浴着阳光,穿梭在花海,落花纷纷扰扰,行人气色悠闲,阵阵的清香在鼻尖缭绕,在花海的尽头,逆光的地方有一道欣长健硕的背影,很宽厚结实。

  光看背影就觉得他好帅,情不自禁地就显露花痴本色,笑着呓语,“呵呵,帅哥。”

  男人的表情瞬间晴转多云,她居然在笑,笑得那么甜美。这一发现没让他高兴,她在做梦还叫帅哥?哪个帅哥?是不是她认识的?

  不去细细斟酌到底为什么会不悦?直接用风雨欲来的声音警示,“姜琪予!”

  “唔?”做梦ing,呵呵,那个背影好像在招呼她过去。

  “姜琪予!”他居然没想到自己会跟梦过不去,他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但他极力说服自己他只是跟自己过不去而已,并不是因为她叫着别的男人。

  顷刻间,瞌睡虫悉数尽去。惊醒,睁大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原来是有人挡住了阳光投射进来的光,这个场景好像跟刚刚在做梦的一样,不过,怎么会是他?“怎么是你?”

  好,真好,还没醒。

  好吧,他不会承认她笑得天真无邪。

  “姜琪予,我叫你,你没听到吗?”听到他由远及近的吼声,姜琪予立马精神抖擞,“蹭”地一下在他面前站得笔直,“唰”一声,唐凯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没大没小的女人,此刻就像一支铅笔笔挺地站在他面前,那小身板好像稍微用点力气就会断。

  “没睡醒?”嫌弃地看着她衣领上的水渍,“擦擦你的口水。”

  她那动作叫一个干脆利索,“唰”的三两下擦干净口水,不经意就脱口而出,“司令长,我有事请你帮忙。”

  随即却招来他恶狠狠地目光,瞪了她一眼。

  呃,玩完了,这下她站得更直。

  “呃,那个..”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绞在一起,紧张地说,“广告一事,我想请你帮忙。”

  “什么?”他充耳不闻。

  缩缩脖子,用正宗的鼻音发音,“找~你~帮~忙。”

  最新/|章1节上酷r匠}$网

  他故意凑近她的鼻尖,“你说什么?”

  好闻的香味扑鼻而来,她没来由地心里一跳,脸火辣辣地热了起来,连说话好像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我,我想请你帮忙。”

  他挺直腰板,满意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接着就到了发挥商人的本色的时候了。

  “条件。”眼角一挑,配上那恶魔的微笑,简直令人发指。

  “条件?”果然是小绵羊的角色,一听,她就顶着小仓鼠的无辜眼神看着他,不时地眨吖眨。

  “我帮你不是无偿的!”他好心提醒道。

  “奸商!”她撅起嘴,翻个大白眼,小小声地褒奖唐大爷一句。

  “你说对了,我是商人,商人以利益为主。”他不怒反笑。

  额…耳朵要不要这么灵敏啊?

  紧紧拳头,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算她认怂了!

  “条件?”她得挺直腰板装大方。

  咬咬牙,算了!唐氏的奖金至少也有5万块,嘻嘻,到时候骗他,给他税后的一半就好了,反正到时候拿奖金的是她,哇哈哈。

  每次跟他谈条件,她都是那只待宰的羔羊。

  “这样,奖金分我一半。”他淡淡道。

  还真是要奖金!

  唐大爷表示哼哼,小样儿,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

  姜小愚立马跳脚,“你这人真不讲情面,好歹我也是你“恩人”,你这样就是剥削。”

  “你现在是先斩后奏,还敢和我谈条件?”他态度急转直下,刚刚还一副好商量的语气,现在,基本上就是涂上一层寒霜。

  “不答应就算了。”姜琪予愤愤不平,转身要走,心思一转,脚步一顿,再转身,换上一副狡猾的奸笑嘴脸,“既然,你要奖金,我又不肯给,不如我们来打赌咯?”

  “赌?”他应一声,朝自己办公的方向走进,腰身贴着棱角分明的办公桌的边沿,一双长腿交叉站着,双手环胸,一副闲聊的模样看着她。

  她重重点头,“嗯!如果我这次能够得奖,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他一个眼神过来,她底气就蔫了不少,“可以吗?”

  算她还有些自知之明!“这个要看我心情。还有,我还没同意你去比赛。”

  她自动过滤他后半句话的意思,“这个属于我的私事。”她靠近一步,挺直自己的小身板,用自以为能够压倒对方的语气,“既然你以利益为主,那我也要为我自己争取利益。”

  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半头的小女子,温热的气息就撞击着他的心口处,心率加速了一秒,“哦?说说看。”

  听到他松口,她暗暗松一口气,“如果我能够进入前三名,你得答应让我工作。”

  这丫头在想什么他会不知道?“那万一你输了呢?”

  “自然都听你的。”

  他就喜欢她这副不服气但是又没办法的模样,捉弄道,“我怎么觉得不管怎么赌我都亏了?”

  她调皮地嘿嘿一笑,据理力争道,“你之前那么对我我心里肯定介意,既然你要管我,何不光明正大地找个理由让我输个心服口服呢?如果我输了,以后我绝不提工作两个字。”反正也就一年,到时候她就来个卷巨款逃走,娃哈哈!

  唐凯自然没看到她小银牙咧嘴的一面,自个儿心里盘算着,见他不语,她继续说服,“老太太现在身体逐渐恢复了,如果将来她要是回来住,我日夜对着她恐怕会漏出破绽。医院也说了老人家需要多休息,我们在反而会叨扰她,我去上班,下班之后同样可以去陪她。”

  话虽如此,他也怕有个万一,“我怎么相信你?”

  “如果我食言,任君处置。”

  很霸气有木有?!

  “什么都可以吗?”唐凯靠近她,逗弄道。

  “喂,喂,你,你干嘛?你想多了,我,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扣我薪水,还有我不去工作。”说好的霸气呢?!

  唐凯被她一番说辞和举动逗笑了,当然以他冰块脸的特征是绝对不会表示他对她有逗弄的兴趣。

  “是你想太多,我对你完全没有兴趣,至于你这个赌约嘛……”他故意拖长了尾音。

  她被那狭长的双眸看得起鸡皮疙瘩,怎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小仓鼠的眼神望眼欲穿,无辜又可怜的双眸水盈盈地看着他,焦急地想知道答案。

  男人久久才回应,“好!”

  “呼……”艾玛,额滴小心肝哟,颤!

  啊~姑娘我为了钱,忍了!

  唐凯心里其实在琢磨着这小妮子是块料,以后为唐氏多一个人才也好。

  当然,这事后话啦!目前还想着挫挫她的锐气。

  姜琪予是不知道他那些花花心思的,如果知道要去他公司上班,她肯定跳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