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A市,一片祥和。小鸟在他们树上的安身之所悠闲地哼着歌儿,百花各自吐露芬芳,年轻人遛狗、晨跑,老年人早早起来晨练、下棋。赶早市的小贩陆陆续续地往附近的市场涌去。工作久了,感觉这座城市只容纳了她的躯壳,却不曾留住她的灵魂,如今能够这么真切地体会这城市活跃的脉搏,感受到这踏踏实实的生活作息,莫名地,让姜琪予有股暖流涌上心头,或许,放弃某些东西之后真的可以遇到另外一片桃源。

  就比如以前的她拼命地工作,拼命地加班,到头来工资也不见涨,而现在只是简单地照顾一位老人就有那么高的收入,想想运气也真够好的!

  “丫头,有心事?”早上一来的时候,老夫人便看出了她心不在焉,就如刚刚她还在慰问她生活的时候,她也是低头不语,像是在思考什么,是被什么事情困扰了呢?

  “嗯?”姜琪予回神,抬头对上她关切的神情。

  “我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是有什么心事吗?”老夫人那深渊古井般的犀利眸光闪过一丝疑虑。

  她摇摇头,笑着说,“没事。”

  她也不拐弯抹角地,直接就戳穿她的谎言,“丫头,你可别瞒着我,我看你刚刚还叹气了。”

  姜琪予看她一眼,不瞒有说,“我确实是有事。”她有些紧张,这还是第一次跟她“坦白”。

  “哦,说出来我听听。”老夫人笑得一脸慈祥,好以整暇地等待着她说,这段时间以来,她知道姜琪予有些不自在,想必今天这样会是促进她们关系更加和谐的重要一步。

  “阿姨,你懂广告吗?”

  她疑惑,“广告?”

  “嗯嗯,我……参加了唐氏举办的广告征文大赛,再过一个礼拜就要交稿了,我到现在还没有头绪。”她状似无意地用脚尖踢踢脚下的石子,“事关总决赛的事情,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哎,前两次可以说侥幸,但是真正地要到决赛场上一较高低还真的把握不大,毕竟那个平台可是人才济济啊!

  不料,老夫人却笑着打破她的纷扰,“哈,丫头,你是为这事烦恼?”顿了顿,“怎么?小凯没给你辅导吗?”

  她一脸茫然,“辅导什么?”

  也只是一瞬间,老夫人在心里压下了一丢丢的疑惑,然后言归正传,“广告的问题你找小凯就对了,这是他的专业。”

  “哈?恩,这么说他昨晚是蛮自信的样子。”回头想想,那家伙似乎还真的很懂的样子,不过,看到那傲娇的模样,算了,他也不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老夫人仔细地观察这她的一举一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怎么连自己他的工作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老夫人调侃道,“难道是他不想让你走后门,所以故意不告诉你?”

  走后门?什么后门?别墅有后门?

  额,难道是老太太在试探她?糟糕!

  她急忙掩饰破绽,也不去细想刚刚老夫人说的“走后门”的事情,打着哈哈说道,“不是啦!我是看不惯他那副自恋的模样。”

  酷匠网w唯一No正版A,.其他_,都是@盗|%版《t

  “自恋?”老太太不可思议,疑问道,“你是说小凯吗?”

  咳咳,越描越黑!

  姜琪予深深知道,关于唐凯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跟老太太多说,万一要露出个破绽,赔了钱是小事,丢了小命就玩完了。

  哼哼,她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她又笑道,“哎哟,他也是有些时候才会那么自恋的,平时板着个脸,好像谁欠他几个亿一样?哈哈!”

  好吧,她难得地见到一次老太太一副刚刚问世,不懂世事的模样!

  “额…咳咳,那个,我平时怕他太忙所以不敢打扰他,呵呵。”她急急后退,“我,我现在马上回去找他,哈哈。拜拜!”

  “诶,丫……”老夫人刚想说,后面有一块石头,结果,只听到“咚”的一声,她就跌坐在地上了。

  “……”这丫头这么冒失,真的是小凯喜欢的人吗?

  -----------“唐凯..唐凯,唐凯。”姜琪予一回到家就奔上楼去,此时的唐凯正在书房办公,突然,急促错乱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令他听电话的动作一顿,差点掉下来,眉峰陡然耸起,那双嗜血迷人的目光射向门口处,心生不悦。

  这个家几时这么无秩序、无纪律了?都可以随随便便乱蹦乱跳了吗?

  “唐…”她兴冲冲地跑上来,结果就被制止了制造噪音的动作。

  男人骨节分明的食指抵住唇瓣,好看的唇型比划了个“嘘”字。

  她双手立马交叉放在嘴边,再完美地拉出一弧拉拉链的弧度,小心脏惊悚地扑通扑通地跳,缩缩脖子,糟糕!刚刚差点就点火了。

  他正在讲电话,高抬着下巴点了点沙发上的方向,示意她过去坐下,她服从地走过去坐下,时不时地斜眼看看那个在讲电话的男人,有时候他低语呵斥对方的声音也会传过来。

  她下意识地就去摸摸自己的小心肝,哎哟,真是肝疼!在这么个人底下做事应该很惨吧?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哈~”她开始犯困,打了个哈欠。

  “……”动作稍显淑女地伸个懒腰,换平时,就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了。

  “……”真的好困,什么淑女形象,通通丢垃圾桶里,开始大幅度伸懒腰。

  “……”男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就是她现在昏昏欲睡的样子,偶尔拍拍嘴巴,伸伸懒腰,眼睛一睁一闭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垂下又端正,最后抵不住瞌睡虫的骚扰,靠着沙发睡下了。

  “噗。”低笑一声,缓缓走过去。

  “……”正在通着电话的王助理愣了一下,刚刚他家总裁是在笑吗?苍天!他有多久没听到他的笑声了。

  “唔。”这边窝在沙发上睡觉的小女子,努努嘴,摸摸鼻子,继续沉睡。

  恩?突然感觉好暖和,还有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淡淡的,让人很安宁。

  唐凯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慢慢地,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电话里头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可是,他却无心再听下去,他现在就想好好地享受这片刻的宁静,还有,这鬼丫头那闹腾的睡相,恩……怎么说呢?难看!丑!

  挂断电话,视频会议又要开始了,他怕惊扰到了不远处蜷缩着躯体正在沉睡的小女人,鼠标抵在那小喇叭上,故意调小了音量,还压低了自己说话的声音。

  其实,连唐凯自己都没发觉此刻他的动作是那么地小心翼翼,那么地体贴温柔。

  是啊,原本就是这样的人,至于前阵子那么的恶狠狠的样子,呵呵,实在不像是自己。

  但是,他不知道地是,他的这种温柔已渐渐地变得不再仅属于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