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麻烦你把茶几放在这边,那边那个移动架子放这里。”

  “师傅,麻烦你把这个地球仪放书架上左边第三个格子。”

  “师傅,那书帮我撤下来。”

  “师傅…”

  “…”

  “小愚,你这劳师动众的,怎么回事?”吴妈刚提着吸尘器要进来打扫,却不料书房正在“大兴土木”。

  “嘿嘿…”

  话说姜琪予一大早就让家具城送货上门的几位师傅帮忙乔室内家具的摆设,一下子换这一下子添那的,这不,搞得几个人跟着她忙活。

  她挽着吴妈的胳膊,笑脸盈盈地解释,“吴妈,我上回不是跟你申请要给家里添置一些家具吗?这不,今天就给送来了。”

  吴妈听了笑呵呵,“丫头,你忘了,这家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这先生不是交代过了吗?你说申请这不是重了吗?我是仆人,你是主人,这我可消受不起。”

  嘿嘿一笑,怪不好意思的,“吴妈,我还不大习惯这个家,以后凡事还得你照应着。”

  “丫头,好歹你也在美国跟先生待了那么久,这点小事难道先生还会干涉你?”

  想着也是,现在自己可是唐凯名义上的未婚妻,怎么说不应该顾虑太多,再说上回他不也说了这个房子她可以随意用嘛,这样一想也就可以放开手脚了。

  “嗯嗯,自然不会。那我现在这样弄也是可以的,嗯?”

  “调皮,自然可以。呵呵。”

  “姜小姐,这个已经按照你的意思都弄好了,麻烦你结账。”说话的自然是那位为首的搬运师傅。

  “好。”爽快地掏出钱包,拿了10几张毛爷爷。

  吴妈一看制止,“丫头,这账岂有你付的道理,该是先生的,自然由先生出,上回先生不是给你卡吗?你用它就可以。”

  正在二人拉拉扯扯时,搬运师傅不悦了,“还给不给啊,兄弟们还等着收工呢?”

  “给,给。”姜琪予立马把钱塞给他,好不容易请走了他们。

  转身对着吴妈,“吴妈,这点钱该算我的,现在我没有工作,吃喝穿都是他给的,已经足够了。”

  吴妈也明白点到为止,便不再多说。从TB上买来的许多小道具,都由自个儿一一布置,不知不觉都天黑了,但是整个庭院却亮了许多。

  她平时爱画画,所以书房就是她的天堂。当她第一次踏进书房的时候,浓郁的书香气息立即感染了她,这间书房有100多平方,光一面书墙看上去就有上千本书。只是偌大的房间显得有些单调,只是摆设了一套办公桌椅,还有一些办公用具。其他的毫无装饰,基本找不到亮点,这样在这里学习不会很闷吗?

  姜琪予纳闷像唐凯这么一个有身份的人怎么可以这么随便?虽说他一个人不必要太讲究,但是起码也不该这么的“穷酸”吧?她默默地吐槽。

  于是,她才跑去跟吴妈申请看看能否添置一些东西。

  怎么说书架也不能完全摆放书本,所以她买来一些小道具点缀。另外,在办公桌的右侧前方还放了两三张软沙发,还有一张茶几,底下铺了一层毛毡。在她最喜爱的角落里,就是在书墙的左侧有一扇落地窗带一个弧形的小阳台,推开窗有一株大树,她喜欢这种通透的事物,感觉把外界和里面的空间连接起来,于是,她就在角落里置一张吊椅,这样她就可以在读书之余欣赏外界的风光。

  好在今天由看护代替她照顾老夫人,才有时间来布置这些东西,忙活了一天也是够累的,可是现在的时间还不允许自己休息,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比赛的作品还没有完成,于是,一屁股坐下开始创作,直到凌晨1点才结束,累倒了就直接在桌面上趴着睡了。

  上回参加的广告比赛经过层层筛选好不容易挤进了复赛,她当然要全力以赴。可是白天要忙着照顾老夫人,只好晚上回来的时候加班加点地赶稿。之前说唐氏要面向社会群体征收有意义的广告作品,主题是围绕“广告的演变”展开创作。获奖的选手不仅可以得到奖品还可以进入唐氏工作。之前顾虑到原来公司的面子,现在没工作了自然可以大摇大摆地参加咯!

  夜晚,四处静谧。一辆白色豪华版SUV凯迪拉克缓缓地驱近别墅。

  这个时候别墅应该熄灯了吧?这么想着,他心里就有些落寞。

  好久没有人在家里等他了,这些年都应该习惯了,可是每每回这个家,总是难免心生一种希冀,希望有人点一盏灯等着他回来。

  意外地,他看到了书房的灯亮着,更惊讶地是庭院居然一派崭新的模样。这个发现令他十分震惊,接着皱眉纳闷。

  原来,她不仅把书房捣鼓了一番,还把书房窗外的那棵树打扮了一番,树上尽挂着闪亮的LED流星雨管,树干上也都缠着七彩的铜线灯串。平时看起来很普通的一棵树,在夜晚竟然焕发出光芒,提亮了整片夜空。

  从远处望去,仿佛“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一个发现,准确地击中他心中所想的事。

  这就像是一种希望,像是为他而点的一盏明灯。

  不得不说,这一片亮堂的景色确实除了带给他震撼之外,还隐约有一种温馨的感觉。这么新鲜的东西,是谁弄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想到了有一个月不见的“合作伙伴”。在外面出差的时候他还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了,现在一回来一看到这些东西反而那么快就能联想到她。以前淑华也会做一些让一尘不变的生活新鲜起来的事情,可是不一样的就是她会向大的方面去做,比如弹钢琴、跳舞还有旅行,都是比较动态的事物,而像这样从生活的细节去改变的还真的很少。

  他匆匆地跑去书房,此时不是想着要找她质问为什么搞这么多花样,而是求证,求证这些新鲜的东西是不是她变化出来的,还是另外一位天使变化出来的。

  |更c新s?最快Q)上酷☆:匠_/网(

  怀着激动和期待的心情跑上去,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失礼,也许,从遇到她开始就一直在改变。

  不料,她却睡着了。他看着她,仿佛就见到莫淑华的影子。自从那次车祸之后,他去了美国。把公司交给了唐尧,老夫人坚持要守着家所以就没有去。如果不是这次老夫人生病了,他大概也不会待在这里。

  现在,他的内心有些动摇。也许,不一定要离开。

  他想抱她去睡,结果脑海中蹦出来的某种理智告诉他不要越界,即便只是很轻微的一个动作。说到底,这都不能改变什么,她始终不是莫淑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