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迟到了。”早上起来,就见她嘴里叼着一片面包,掖着一份文件,手忙脚乱地穿鞋,看得吴妈哭笑不得。

  “别急,还有时间。”吴妈说道。

  她嘴里不停念叨,“迟到了,迟到了。”

  “先生不是也要出去吗,你可以坐他的顺风车。”

  她才不指望他,“算了。”说着套上第二只鞋。

  “聒噪。”他下来了。

  她顾不得去想去看,马上要出门。

  “站住!”他厉声呵道。

  她嘴里咀嚼着面包,唔唔地说,“什么事?”司令长。

  那拽七拽八的模样,像极了那些平日里对着小喽罗幺三呵四的司令。

  当然,她这么想他,他肯定不知道。

  “干嘛去?”他问。

  一片面包艰难下肚,她拍拍胸脯,“上班要迟到了。”

  “公司那边你不用去了,我已经跟你领导打过招呼,说你休假一年。”他直接通知。

  M?酷q匠!网☆正{版-首》发

  “你说什么?”差点被噎死。

  唐凯一个眼神瞟向吴妈,后者识趣地退出两人的视野。

  “姜小姐,你不会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吧?你的工作就是照顾好老太太,如果因为你的工作耽误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旁人不在,他对她的态度就这么恶劣。可恶!

  “合约没有规定我不能工作。”

  “你是傻还是笨?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你既然选择和我合作,那么就不要痴心妄想做其他的事情。”

  “你!”

  “今天开始,每天早上七点你要到医院取当天的药方,那药方很重要,是要给注射部的,他们会根据拿到的药方输液,下午四点要量血糖。晚上八点之后不要进食,你要照顾到她睡了为止。”

  他又说,“照顾她的事就交给你,人多太杂,对她恢复也不利。我这些天会加班,有事电话联系,记住,是急事。”

  走到她面前,“这卡是给你的,这钥匙你留着。”

  她讷讷地接过,他看都不看一眼就走了。

  回过头看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心里既痛快又心软。

  她想都没想过会失去工作。作为一个雄心勃勃的职场新人来说,她特别想证明自己的价值。

  好不容易她说服自己接受这种生活,现在看来,却失去更多。

  *

  到了医院,他在病房前停下。

  “咚。”她没注意,就撞到一堵人墙。

  “毛躁。”

  揉揉额头,她抱怨道,“谁知道你会突然停下来。”

  唐凯觉得非常极其特别之有必要教教这个女人什么叫严谨,“说话聒噪,做事浮躁,永远不懂分寸。”

  “我。”

  “这就是你的态度?顶撞上司,无视上司。”

  气氛骤降,两人谁也不理谁。

  刚好看护出来,“唐总。”

  “嗯。情况怎么样?”

  “老夫人这两天气色不错,胃口也好了许多。”

  “嗯。你下去吧。”

  看护退下之后,他就变了声调,“少说话、多做事。”

  她不管不顾,直接走进去。

  这女人!真是没礼貌。

  “妈。”

  唐大爷是不是有自动切换表情功能?上一秒冷冰冰,这会儿又笑脸盈盈。

  姜琪予跟上去,“阿姨。”

  “都来了。”看得出来,老太太也盼他们很久了,刚刚就看到她望着门口。

  “妈,怎么不休息?”

  “躺了那么久,不想睡了。”

  “我帮你抬高一些。”说着便去按床头的升降按钮。

  “姜小姐,你坐。”老太太亲切地招呼她过去。

  她嘴角噙着笑,大大方方落座。

  “妈,今天我让小愚来陪你,我有事先回公司。”

  姜琪予翻翻白眼,他还是对她冷点好,小愚?听着都起鸡皮疙瘩。

  他倒不以为然。看来是老戏骨。

  “好,好。”老太太心下高兴,面上却说,“只是怕耽误你上班。”

  唐凯抢了话头,“妈,她特意请了假来的,以后可以长时间陪你了。”

  “这,这怎么好?”

  姜琪予认命,“没事,阿姨,你身体健康最重要。”少说话、多做事。

  看来这套哄孩子的招式很受用,老太太立马呵呵大笑。

  男人眸底闪过一丝光芒,嘴角的弧度也稍微提了提。

  她不经意就看到他流露出的真诚笑容,他,也会笑?

  不经意地一瞥,令她的脸微微涨红。

  老夫人高兴,跟姜琪予聊得带劲,一会儿,唐凯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唐凯走后,老太太敛了笑容,试探性地问道,“小愚,你和小凯怎么认识的?”

  “啊?”

  “在美国认识的?”

  她心虚,“……是。”

  “那怎么认识的?”

  “联谊会认识的。”算是吧?他们确实也“相亲”过。

  老夫人诧异,“联谊会?他……他怎么会?他可是连重要场合都很少露面的。”

  汗,“额……他应该是被拉过去参加的。因为我看他板着脸。嘿嘿。”

  就那张冰块脸,她想忘记都难。

  “哦哦。那你们就这样看对眼啦?”老夫人有些好奇。

  姜琪予使出了看家本领,怎么说人家也是策划部的,这点剧情也是容易编,只要把时空合理地套一下,那些前面他们发生的事情就硬生生成了活剧本啦!

  听完之后,老太太抓住了一个重点,“那这么说,你连小凯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姜小愚暗叫不好,忽悠道,“其实,我觉得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地是我们两个人相爱。”

  这话说得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不过胡说八道而已,反正有一天掰了也不关她的事。

  “哦……那……小愚,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在哪里住?他们知道你和小凯的关系吗?”

  啊?糟!她快顶不顺啦!

  “我父母都是教师,已经退休了,现在住在老家。我和唐凯的事情,我打算等这阵子忙完就回去跟他们说。”

  反正一年也是一阵子,呵呵,就拖着呗。

  “这样说来,你们是私定终身?”老夫人思想不至于那么OUT,不过她是觉得太草率。

  狂汗,“额……其实,我们有跟父母打过预防针的。”

  “恩恩。怎么说你们现在是未婚夫妻关系,这做父母的也有权利知道子女的情况。”

  “呵呵,是啊!”她心里有些愧疚,看得出来,老夫人对她也真的很友好,“阿姨,吃个苹果吧?”

  “恩。”

  于是,她就华丽丽地转移了话题,聚精会神地削起苹果。

  老夫人问,“对了,你为什么叫小愚呢?”

  她笑笑,“小愚是我爸给我取的,他说我在生活中大大咧咧,粗心大意的,工作起来又雷厉风行,有条不紊,这种看起来缺心眼的憨态实际上隐藏着大智,大智若愚,所以叫我小愚。”

  老夫人赞赏,“取得好!”

  “哈哈…”她也发至内心地笑出来。

  照顾老夫人的时候,她心里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自己的家人,还有院长妈妈,所以她自然地就会把内心隐藏的孝道一并用在老夫人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