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狐疑地看着女人脸上泛起的两朵小红花,轻蹙眉头。姜琪予的视线则一瞬不瞬地看着被唐凯牵着的手,似乎舍不得移开眼睛。

  唐凯俯身看了她一眼,对着她的发顶,下了结论“花痴。”

  她抬眸笑脸盈盈地对上唐凯,悠悠道,“唐先生,好像是你一直牵着我的手不放,你这是在占我便宜。”

  谁愿意被一个陌生男人一路上从公司到医院牵着手,接受路人诡异的注目礼,还记得刚刚医院大厅里那两个小护士看着他们的时候还嚼舌头呢!

  他下意识松开手,脸上浮现一丝尴尬,随即开脱道,“如果不是你总想逃,我会这样?”

  啊~这厮居然避重就轻,居然这么大义凛然~“哼!”某男撇一撇衣袖,径直走进病房。

  留下她在风中凌乱。

  “唐总。”

  “肖院。”

  姜琪予尾随其后进去房间里,便听到了唐凯正和一名医生在交谈,大概是在谈论病人的病情。

  开门,迎面而来的是10几号医生正围着病床在看诊,其中不乏传说中只见照片不见人的院长级别人士,还有几位大名远扬的专科专家,人手一份病历,再看看其身上带着的各种听诊之类的仪器。

  其中为首的一位被称作肖院的中年医生说道,“唐总,老夫人这次的心脏搭桥手术做得非常成功,您可以放心了。”

  彷佛心灵感应一般,唐凯接收到了姜琪予疑问的眼神,侧目一视,继而微不可察地转向肖院,淡淡道,“嗯。”

  许是对于这位老总不温不火的性格有了了解,毕竟也认识几十年了,肖院不见怪也不谄媚地道明情况,“不过,虽然病情得到控制,说到底,这还是身体的问题,可是这心病终究是需要心药医,老夫人最近做梦频繁,兴许是这心理太缺乏安全感,恕我直言,您还是得多陪陪老人家。”

  “恩,有劳肖院了。”唐凯微微点头应道。

  肖院看看唐凯,再对着唐凯右边站着的女子看了看,温润的脸庞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客气,那我先走了,有事尽管找我。”

  “嗯!”

  于是,浩浩荡荡的十几号人物就纷纷退出病房,留下唐凯还有姜琪予,另外就是一个看护。

  而姜琪予则雷打不动地定住在原地,太多太多疑问了,这人什么身份?为什么刚刚那位男子对他的称呼那么诡异?为什么一个病人能得到这种优待?

  想必猜中了她心中所想,唐凯眉宇轻蹙,低吼一声才让她回神。

  “经常发呆?”记得刚刚他牵着她的手时,她也这样发呆的。

  眼前放大的俊颜让她来不及思索,眨巴眨巴眼睛,突出一个单音节,“哦?”

  没得到回应,就看到他往病床靠近,随之她也跟了上去。一看,床上躺着一个接近花甲的妇人,他们的身影照在她身上,正好她就醒了。想必这唐老夫人年轻时也是美女,即便此刻面色不佳,还略显苍白憔悴,但是却抹不掉她姣好的五官,硕大的眼眸闪着些许少见的光芒,人说生病了眼睛会暗淡无光,但恰恰相反,姜琪予觉得那双眼睛好像带着某种强烈的认知,仿佛一眼就可以戳穿人心。

  l看正版章节K上c酷p{匠网k/

  “妈。”唐凯轻唤一句。

  老太太转悠着眼眸,里头盛满水莹润泽的晶莹。

  良久,姜琪予听见一把微弱的声音,确认道,“小凯?”

  “嗯。是我。我回来了。”

  “嗯,我听唐尧说了,他刚刚才走。上次我做完手术一直昏迷不醒,都没见到你。”

  “唐尧?”姜琪予嘀咕了句,咀嚼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

  老太太一看,淡漠的眸色突然泛起云涌,“淑华?”

  唐凯一听整个身躯僵硬一下,随后又恢复平时淡然的模样。

  未曾想到会吸引她的注意,姜琪予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的样子让老太太立马否决,“呵,看来我是睡太久了。”

  “阿姨,我叫姜琪予。”懵懂过后,她反应过来,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

  老太太的眼神在唐凯和姜琪予之间逡巡,彷佛在无声地询问道。

  “妈,她不是。”是解释,也是提醒,提醒自己“她不是”。

  姜琪予想他们之间也不过才见过1、2次面,朋友算不上,但是唐凯怎么着也会说他是她客户吧,显然这也不对,如果只是客户关系那干嘛带过来医院,难道在医院谈生意?

  正在纠结的姜琪予正想用眼神求助唐凯,却不想,这厮不按常理出牌,只听见唐凯挺身屹立如神祗般郑重宣告,“妈,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

  未婚妻?

  噢买尬!

  这下任谁都傻眼了!

  “什么?!”姜琪予的下巴都贴在地面上了,两眼瞪得大大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那一抹身影正罩在她的头上,如当头一棒,瞬间天昏地暗。

  老太太一脸充满疑惑,刚刚苍白的脸色此刻不知道是因为惊喜还是惊吓而显得有些“滋润”,继而用犀利的眸光发射一种“解释清楚”的讯号。

  “是我在美国认识的,之前我们的关系未稳定所以也没急着告诉你。这次我把她也带回来了。妈,我已经没事了,你也别再替我担心。”唐凯淡定自若地解释,好像这是真的一样。

  这人做事情都不用打草稿的吗?美国认识的?天知道她对美国才认识多少?知道有一个地方叫纽约算不算?

  “这?!”唐母半信半疑,转而凝望着她,“姜小姐?”

  额?那种让人看着渗得慌的眼神,令姜琪予不自觉地咽了几口口水。

  “还愣着干嘛?!过来!”唐凯见姜琪予半天没反应,使了个眼色,命令般地把她叫到病床跟前。

  老太太再度用质疑的眼神打量着她,长得倒是清纯秀丽,恩,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可是怎么看都跟自己儿子不搭,感觉就不是同一路的人。

  见她还纹丝未动,唐凯微微涨了涨鼻孔,想必这是要发飙的节奏。

  “呵呵”姜琪予哭笑不得的样子很滑稽,挪着细碎的步子走过去。不过凭着一贯HOLD住全场的气魄,她故作轻松淡定地回答,“是,是啊,阿姨,唐凯跟我说了您的情况,我着急的不得了,非要回来看看您不可,他这不就带我回来了吗?”老人家身体不好,不要惹她,姑且先答应着,反正只要不答应是未婚妻就行了吧?骗一骗地域而已,反正以后有机会也会去的。

  唐凯有一瞬间的失神,早知道这女人这么爽快答应,就不搞那么多鬼主意,听小王说什么慢慢来。

  老太太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唐凯,发现他的眸光正盯着姜琪予,那里面有说不出的“柔情”,这动摇的心思也稍稍按了下来,自动屏蔽姜琪予的不自在,只当她是害羞的表现,“那怎么不早说呢?也好让我高兴高兴吖!”老太太有些小激动,但碍于病情又不好过激。

  唐凯回眸正色道,“妈,是我不好,以后我们会抽空多来陪你,你就安心养身体。”说着转身看了一眼姜琪予,目光犀利,邪魅地一笑,“你说对吗?”

  哼哼,她能说不对吗?都用那种可以杀死人不偿命的眼神威胁她了。

  “这怎么好意思?姜小姐才刚来就要麻烦她。”老太太不好意思地说道,斜睨看了一眼姜琪予,有些期待她的回答。

  做戏吗?哼,谁不会?!

  “额,不会,不会。我本来就应该早点来看您,因为工作忙,所以就耽搁了。以后我会经常来看您的。”姜琪予呆萌的笑脸立即融化了老太太冷漠的心,看她大大方方地答应,嘴角更不自觉地加大弧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