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上,她是带着忐忑不安的心以及抱着赴死的精神抵达了目的地的。

  车子在一座别墅门前停下,她被“请”了进去。

  姜琪予环顾四周,心想:“绑架不是应该选择在荒山野岭吗?怎么是宝马车又是别墅的?而且这两个人虽然模样是吓人了点,但也没怎么她。”她看了看那两个体型彪悍的壮汉,咕噜一下咽咽口水,凶神恶煞的给谁看呢?

  可是有谁能告诉她,她招谁惹谁了吗?她突发奇想,这些人该不会是人贩子吧?

  在她继续想入非非的时候,就被两个壮汉左右一人一个拎小鸡似的拎进去了,速度极其之快,快到她不知道自己脚下到底踩了几阶阶梯,拐了几个拐角,甚至穿过了多少条走廊时,她已经被带到一个书房,见到了那个曾经在脑海中只留了七秒记忆的人。

  唐凯!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比之第一次看他西装革履的样子,现在只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西裤就把他修长健硕的体魄衬托得很完美,透过光层隐约还可以见到他上身的肌肉,再看看那完美的五官。

  天呀!哈喇子流下来了有木有?

  他倚在办公桌的边上,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为他整个欣长的身躯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他看着窗外的景色沉默思索,许是阳光强烈了些,他的样子看起来才没有那么冷冰冰。

  唐凯偏头看她,眉头一皱,这女人居然看他看得入了迷。

  他咳嗽一声,姜琪予立马回神,呃,擦擦口水。

  被粗鲁地推搡一下之后,紧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姜琪予站定2秒,微微握拳,上前质问他,“你到底是谁?”

  他气定神闲地看她一眼,淡淡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地是我知道你是谁,还知道你是可以帮我完成任务的人。”

  笃定,自信。

  “完成任务?”好吧,她唯一可以联系到完成任务,又是女性的一个词,那就是特工,会不会像美国剧场的黑寡妇那种呀,动作炫酷无比,超帅的。

  :c最%新K章节f;上zw酷‘匠k网‘C

  哇咳咳,她要当特工!

  唐凯霎时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过是说完成任务,她想到哪里去了?

  “我想找你合作。”他说。

  她这才从天马行空中及时悬崖勒马,咳咳~严肃!此刻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这位,唐先生,我们好像不熟吧?”觉得这开场白还可以,她又接着说,“你说找我合作?有你这么对待合作伙伴的吗?”她想用声音来掩饰自己的害怕。

  他仿佛能够识破她是在虚张声势,睨她一眼,“冷静,等我说明情况之后你就不会这么害怕了。”

  她恼羞成怒,“害怕?我从来就没怕过。”

  唐凯看着她逞强,面上无异,心里却有了打算。

  他从桌上拿起一张A4纸照本宣科,“姜琪予,26岁,CT广告公司工作、收入低、兴趣无、爱好……(钱)。家庭成员只有父母、妹妹,哦,还有一个朋友。”那个朋友的来历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姜琪予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居然调查她!

  最后他总结道,“没亮点。”

  她气得跳脚,“你调查我也就算了,干嘛连我的家人和朋友都牵扯进去?”

  他理所当然地说道,“计划需要。”

  呼呼!简直不可理喻!

  “去你的计划,我不稀罕!”姜琪予啐他一口,转身就走,开门,被人拦下了。

  身后传来他冷冰冰的话,“姜小姐,我劝你先听听我的计划再走。”

  姜琪予转身看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就想抡拳揍他,“不听!”

  “退下!”唐凯示意门口那两个人退下,然后对她说,“坐。”

  姜琪予抬脚踢那张旋转椅,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他走到她面前,“我希望你能跟我签一份协议,假扮我的未婚妻,一年的期限,一千万。”

  一千万?

  她眼睛睁得老大,唐凯想象着她此刻两眼冒着钱袋子的表情,嗤笑了一声,果然是拜金女。

  “呵呵,你想用钱收买我?没门!”她还很清醒。

  这天下掉馅饼,不是拳头就是陷阱呀!

  他高傲地抬起下巴,“当然,我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姜琪予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他。

  “我要你帮我照顾一个人。”

  她好笑,“我好好的白领不当,要去当保姆,你认为我会干吗?难道你是认为我有当保姆的气质?”

  “哼,白领?就你那几千块,你认为可以和我开出的条件比?还是说你是在欲拒还迎?”

  真是败给他的自信、自恋、自负!

  姜琪予气得两颊鼓鼓,“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不劳你操心。就算我过得风餐露宿,我也不会做这种事。还有,我跟你这种人有什么好欲拒还迎的,说得自己很吸引人一样,呸!下次要求人的话,拜托你别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学会平等待人,这才是你首先要做的事。”

  唐凯终于有些愠色,这个女人居然能够挑起他的情绪!

  “女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凑近她脸颊呵气。

  她一颤,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管他哪里听过!

  “你算什么呀!哈,扮高冷是吧?别以为像小说里说的那样,是高冷的都是男神,你,就是一个男神经病。”

  姑娘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走出去,三步并作两步走,隔着门板冲那两名壮汉吼道,“开门!”

  他们不开,她气得踢门,“嘶~”果然冲动是魔鬼呀,她忘了她没穿鞋。

  唐凯叫了一声,门开了。她单脚跳出了书房,用力一拉门,那沉重的红木板门重重地发出一声闷响。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姑娘我算是见识到了‘有钱任性’。”她站在别墅外愤愤不平地骂几句。

  此刻她真想抛却淑女的行头,来一出泼妇骂街的把戏,可是多年的修养告诉她,不能这么自毁形象。

  啊~嘶~痛死我了。MD,她想宰他的心都有了。

  回头看看唐大BOSS,一副意味不明的样子,打从第一眼看她进来,他就被她那双赤足给吸引了,呵,她居然打赤脚来。

  更出奇地是,他有些关心她的脚会不会很疼?

  哼,有意思。

  他居然起了坏心思了,哟嗬!

  如果她认为他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她,那他就不叫唐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