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一大早地,姜小愚童鞋诚惶诚恐地跟着向晋进了办公室,从头到尾,她低着头,徒留两只大眼睛盯着地板上向晋走来走去晃动着的身影。(注:“小愚”是姜琪予的外号)

  每一步都跟踩着她心尖儿似的,颤呀!

  不一会儿,他站定在她面前,“小愚呀。”

  她一愣,不能吧?老向怎么突然变了腔调?刚刚不是还一副风雨欲来的节奏吗?

  她头更低了,态度更是恭敬,“向总,您吩咐。”

  向晋点点头,好像很满意她的表现,“小愚呀,你在公司做得还习惯吧?”

  她眼珠子滴溜转几圈,琢磨着该怎么答好呢?他都这么问了,该不会真要把她辞了吧?好不容易混到了主管的位置,她为了留下来,认怂都可以呀。

  苍天呀!大地呀!我姜琪予自认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始终坚持团结友爱、尊老爱幼,遵守社会和谐准则,如来佛祖、观音娘娘,保佑呀!

  过会儿,向老板语重心长地说,“小愚呀,你都知道公司现在发展遇到瓶颈,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可公司的平台又太小了,恐怕~”他居高临下地看她一眼,做出一副痛定思痛的样子,“我看~”

  姜小愚一听,立马表忠诚,“向总,无论公司将来发展如何,请您一定要留我下来与公司共进退,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秒的。”

  她还没说,生是公司的人,死是公司的鬼。

  向晋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可是……”

  姜小愚再次坚定道,“向总,您别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

  向老板老泪纵横呀,一只肥手搭在她的小肩上,“太好了,小愚呀,公司真没看错你,你能这么想我就安心了。”

  她用小仓鼠的无辜表情看着他,what?话锋转得太快了,她还没明白他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敢情他刚刚是在试探她?“向总,你……不是要炒、我、吗?”

  向晋一本正经道,“开玩笑,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我怎么舍得炒你!既然如此,你要再接再厉,为公司再创佳绩。”

  “哦哦~”啊~果然冲动是魔鬼呀!内心无数次咆哮~

  “早知道就趁机跟他提工资,败笔啊!”一出办公室,她跺跺腿脚,拳头拍的啪啪响,悔不当初吖!

  *

  自从唐氏招兵买马的消息传出之后,姜琪予的同事有大部分抱着跃跃一试的心态去了唐氏应聘,剩下的那部分工作自然得由他们分担,结果就是,她积劳成病,住院了。

  “你让我怎么说你好。”陶思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说她。

  真心觉得自己是丫头命,当然,只是对姜琪予才会这样。

  “那就不说好了。”她此刻平躺在床上,单脚屈膝,另一只细腿架在上面,被子被踢到另一边,双手垫着后脑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默默地吐槽一句,“眼前的前景就是我生活的写照,一片空白呀。”

  “我再说一次,找个男人来照顾你,我可没命陪你折腾。”

  “知道了,这事可遇不可求,钓鱼还要耐心呢!何况是钓金龟婿?”她驳了一句。

  “叫你驳我!”她把削好的苹果直接塞进她嘴里。

  咬一下,香脆可口,“恩……好吃!诶,你说男人的吻有比这味道香吗?要是没有,干脆吃苹果得了。”

  陶思莹长叹,“我真是操着老妈子的心。”

  她调侃,“哈哈,不好意思,妈,是女儿的错。”

  她觑她一眼,嫌弃道,“小样儿,吃你的苹果去。”

  “哈哈。”

  看着神经麻痹,七窍不通的女人,陶思莹表示,她真的要放弃姜琪予了。

  “别呀!咋这么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呢?”姜琪予戏谑道。

  好吧,陶思莹再度表示,她真的真的要放弃她了。

  *

  “是你!”今天好不容易开开心心地来办出院手续,结果却碰到不想见的人。

  这眼前站着的可不就是那天晚上一扔就是5000块的暴发户,想想那口气又蹭地回来了,撞了人连句诚恳的道歉都没有就跑路了。

  “是你?你在这里干嘛?”司机一想,该不会那天被撞了之后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她瞪他,“你能来,我不能来?”

  司机看着她,半天忘了要付款,直到护士不耐烦催他,“这账还结不结呀!”

  “要要要。”他掏钱的动作很迅速,好像急着离开似的。

  “你心虚什么?”姜琪予眯着眸子质问他。

  “我没有心虚啊,我付完了,你请便。”他利索地把一大堆单据收起来,转身要走。

  姜琪予长腿一迈挡住他的去路,他无奈,放低语气,“小姐,请让让。”

  “不许走,你还没跟我道歉呢。”

  “哦,这样啊,那我说行了吧?对不起,小姐!请问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她下巴一抬,“不够诚意。”

  $!酷+`匠1网F唯》一=◎正h版,M其他都●是k盗3版●_

  “拜托,小姐,我现在很着急,我再不回去,我们家BOSS就得炒我鱿鱼了,你行行好,让让哈。”

  “好不容易让我逮住你一回,你还想走?”她才不管什么BOSS,就算天皇老子来了都不让。

  “那5000块还不够吗?得,我来帮你付款。”他只想快速快决,转身对收银员道,“把她的也结了。”哎,算他倒霉,回去再找唐总报销好了。

  “诶,我说。”她的本意不是这样的。

  “小姐,你怎么回事啊?刚刚又是你拦着人家的,现在他都帮你付款了,你还吵吵嚷嚷的,这里是医院好吗?”收银员斥她。

  “呵呵,拜拜!”王司机向她招招手,逮着空隙溜之大吉了。

  “混蛋。”她一急骂了出来。

  “唰唰唰…”旁边几十号病患齐齐看向她。

  “……”丢死人了,居然又被那小子摆一道。

  *

  “唐总。”王助理回到病房,想着跟唐凯汇报刚刚的情况。

  “恩。”他正在假寐。

  “唐总,额。”

  “说。”

  “是,唐总。我刚刚在楼下遇到那天晚上被撞的那个女人了。”

  唐凯倏地就睁开眼睛,目光如炬,“人呢?”

  “刚刚走了。”王助理心里琢磨着要不要跟他说说刚刚发生的事,“唐总,那个,那位小姐好像生病住院了,刚刚在楼下她还缠着我要求赔偿的事,我就……”

  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走了的时候心里会有些失落。可是,下一秒听到她还因为上次的事情敲诈他,清冷的眸子又添了几分寒意。

  他就说,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她,哪怕是像一点点都不可能。

  可是,他心里又有种想认识她的冲动。

  “你去查一下她。”最后他说道。

  “唐总,您是要?”

  “只管查便是。”

  “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