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十字路口,一辆黑色的宾利疾驰而来,下一秒,一道撕心裂肺的急刹划破了这片宁静的长空,随即,一名女子应声倒地。

  “唐总,出事了!”司机的额角挂着细汗,颤声叫后座的男人。

  男子面无表情,吐字简短,“5分钟,快速快决。”

  司机下车,就看到了女子披头散发的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模样甚是骇人。

  姜琪予艰难地撑起身子,刚刚擦破的胳膊腿都还流着血,一碰就很痛。

  真是祸不单行!

  就在2个小时前...

  姜琪予战战兢兢地回拨了陶思莹的第5通电话,她直接就吼,“姜琪予!你死去哪了?我说过超过2通就是大事,现在已经是大大大事了。”

  “对不起。”她最擅长用无辜来对付陶思莹了。

  果然,她稍稍收敛一下激昂的情绪,“你快回来,家里遭贼了。”

  “賊?”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嘲弄道,“今天愚人节吗?”

  “……”陶思莹想,她要是再不反应过来,她就无需再忍了!

  “真的?”她轻挑秀眉,小心翼翼地问。

  “你说呢!赶紧滚回来,咱们的现金还有两部笔记本都被卷走了,耀辉现在都去报警了。”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姜琪予一天之内得到两条震惊的消息:一个是公司即将裁员,另一个就是她遭小偷了。

  “哦。”挂断电话,她并未选择回家,今晚她还要家教呢,索性不去理会内心的纠结和痛苦,径直进了小区。

  现在,刚要回家却又遇到这种破事!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司机弱弱地叫她好几声。

  她站起来拍拍脑袋,等意识清醒点的时候才看清眼前站着一个男子,又看了眼身侧的那辆车。

  她瞬间想起自己被撞一事!

  司机差点喜极而泣,“太好了,你没事。”

  她靠近那个司机,抬眸瞪他,“就是你撞我的?”

  “对不起,是我,不过……”司机想要解释,她就破口而出,“撞了人还想狡辩,我告诉你,这事我跟你没完,咱们报警解决!”

  司机无奈,车上的男子发话了,“要钱就说,给就是。”

  这年头碰瓷党太多,不是为了钱是什么?

  随着声源寻过去,她才发现原来车上还有人。她“pia”一声,拍了一下车窗,对着那只开四分之一的缝隙挑衅,“钱?你以为什么事都可以用钱解决吗?”

  “聒噪。”男子闭上眼睛,不悦道。

  司机连忙拉开她,“小姐,这样,我们赔偿你医疗费,你让我们走,我们真赶时间。”说着,他利索地从西服里袋掏出一叠厚钞,“小姐,这里是五千块,就当作是对你的补偿。”

  姜琪予斜他一眼,很不屑他们这种暴发户的行为,可是他又硬塞给她,“喂~我不要。”

  司机结束动作,男子又命令道,“开车。”

  “可恶!”她气得跺脚,“你当我碰瓷的?给了钱就了事!”

  最后,他赏给她一句经典台词,“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弯腰抻着脖子朝车厢探去,借着路灯的光线看到了一张精雕细琢的侧脸,饱满的天庭、睿智的罗马鼻、紧抿的薄唇、坚毅的下巴。她的第一反应是目瞪口呆!

  忽然,他的睫毛轻颤一下,而后打开双眼,她一怔,心虚地撇过脸,面上悄悄地红起来。

  他耐着性子,冷声道,“开车。”

  司机嗫嚅几下,不敢怠慢,赶紧启动车子。她愤慨地捶打一下他的车窗,终于,他舍得拿正眼瞧她一下,只是一瞥,就令他整个人血脉喷张,这……不是淑华吗?

  就在他喊停的时候,手机响了~

  “哥,伯母的病情现在稳定了,你别着急,路上注意安全。”是唐尧的声音。

  紧绷的脸庞随着送气慢慢地松懈下来,沉声道,“恩,记得要加派人手照顾好她。”

  唐尧正经道,“哥你放心,我会吩咐医院照顾好伯母的。”

  “恩。”挂断电话,他的思绪再次飘到刚刚那个女子身上。

  那双明媚的大眼睛…清澈中又带着一丝惊慌和委屈。

  *

  狭窄的弄巷,一抹倩影正上上下下地蹦达着,这大雨过后,地上就形成了一小滩一小滩的水洼,所以她不得不跳到干净的地方,可是脚上还有伤,一跳起来就很笨重很吃力。

  “该死的暴发户!我诅咒你们开车撞电线杆!”她嘀咕一句,消失在巷尾。

  回到家一看,遍地狼藉。

  陶思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着他,完全无视她的伤,她瘪瘪嘴,“我想赚多一点弥补一下被偷的遗憾嘛。”

  陶思莹长叹一口气,“那现在怎么办?欣予就要开学了。”她是无所谓,反正她老爹有钱,但是姜琪予不一样,她得照顾家里。

  她思来想去,决定用那笔“赔偿金”,反正这是她应得的,她不是圣母,有钱不花白不花。

  酷匠f;网正版首|发xY

  但是,她还不够……

  这个时候死党就是再生父母呀,陶思莹拍拍胸脯,“让我来。”

  “谢谢!我会分期付款的。”她双手合十表示感激,就差眼珠子冒着星星倾慕一番了。

  陶思莹眯着危险的丹凤眼,牙齿磨得霍霍作响,牙关一咬,“该死的小偷,让姑奶奶抓到的话,绝对饶不了他。”

  “没错,饶不了他。”她附和道。

  看着她失落的模样,陶思莹心疼她,“诶,你的伤怎么回事?”

  “没事,今天不小心摔一跤擦破了皮,过几天就好。”她要是说被撞的,陶思莹肯定不会放过那家伙。

  “依我看,你该找个男人替你挡挡风雨。”

  “恩,我考虑考虑。”她搪塞,末了还傲娇道,“我要找就找很有钱的,一般的小样儿我还看不上。”

  提到有钱人,一想到刚才,她对有钱人顿时也没了兴趣。

  陶思莹嗤她,“切,那些有钱人那么肤浅,你怎么看得上,实在点,找个务实的经济男。”

  “你那么肤浅,我不也看上了吗?来,妞,给爷笑一个。”她单指支起陶思莹的下巴,挑逗她。

  “我肤浅,哼,那是你有眼光好不啦!”

  “是是是,所以美丽又仗义的陶小姐,明天开始我就按照你这个标准吊凯子总行了吧?”

  “哈哈,吊凯子,这话说的不错,那傲娇的姜小姐,明天开始我等你好消息哦。”

  “是,哈哈。”

  “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求追书、求解封、求打赏!啦啦啦~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