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翟等人走进张嫣雨的房间,虽然已经来过了一回但是再次看到床上躺着的自己的同学的被肢解的尸体,他们还是感到一阵后怕,或许,在未来的某一时刻,自己也会同她一样,不明不白的死在某个地方,甚至是更惨,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墨翟走到我是的窗口检查可能存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虽然觉得是鬼魂杀人并且这里是在四楼,但是大致查看一下还是很必要的。

  但这一看可不得了了,墨翟在窗台上发现了一些少量的黑色粉末,粉末并不是灰尘,而更倾向于某些东西燃烧后产生的灰烬。

  “宝哥,过来看看这个。”墨翟冲张寅宝一挥手,他可不认为单凭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从这堆粉末中看出什么。

  “怎么了?”张寅宝走了过来,看到窗台上的粉末后,用食指蘸了一点放到鼻口闻了闻,“确实有股燃烧过的气味,你的猜测应该是对的,这些东西是燃烧后的产物。”

  墨翟看了看半开着的窗户,脸上露出了思考的深色,一会才说道:“或许,下面会有着与这些类似的东西。”

  “嗯,有可能,等会我们下去看看吧。”张寅宝推开窗户,朝下面望了望。

  “喂,或许你们应该来看看这个,我觉得会很有帮助。”王轶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墨翟两人来到了王轶楠所在的床边。

  最G新}/章…)节)上“酷dj匠网I.

  王轶楠一手指着张嫣雨的尸体一手掐着腰说道:“看看这个吧。”

  两人顺着王轶楠所指的方向看去,张嫣雨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这把他们俩吓了一跳,不过也可以从中看出,张嫣雨死前一定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你们可以去试着处在她的角度,来看看到底是哪个地方有问题。”王轶楠建议道。

  张寅宝将张嫣雨的尸体往旁边挪了挪,嘴里还小声嘀咕着:“有怪莫怪,有怪莫怪……”然后自己躺在了原先张嫣雨尸体所在的位置,照着张嫣雨死前多看的方向看去,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接着,墨翟也上去试了一次,“果然有问题。”

  “哎,墨子,你们有没有发现张嫣雨尸体上的伤口十分的整起,就像是用锋利器具切割下来的一样。这一点与一楼浴室内我们所发现的女性尸体上的伤口处所呈现出来的参差不齐并不一样。”于长泽一只手捏着下巴分析道。

  “嗯,这一点我也注意到了。”张寅宝点头赞同道,然后很快又觉得有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儿,“我去,你是怎么说出这么一大段精确的分析的,而且还丫的与前文作比较了,你语文学的不错啊。”

  “那当然,俺就是靠着语文才能在从甲一班掉到甲二后再升上来的。咳咳,不说这些,我的父亲是一名医生,从小教我怎样用手里的刀解剖各种生物,所以对于伤口俺可是有着十分毒辣而专业的见解的。”于长泽十分自豪地说道。

  “呃,听上去怎么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你确定你爸是医生而不是科学家?怎么越听越容易想象到一个邪恶博士正在为小动物做切片的场景。”墨翟双手交叉在胸前成环抱状,看上去就好像有多冷似的。

  “净胡思乱想,以后少看点儿小说。”张寅宝十分严肃地训斥了墨翟一回,然后继续说道:“话说肥波你父亲是医生那你长大后为什么不做医生啊?”

  “哦?你怎么知道我长大不想做医生的!?其实我比较文静,我更喜欢做一名网络作家或者漫画家或者音乐家。”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伙夫,看你这样也不可能是个当医生的命,当然更没当大款的命。”

  “不一定吧,你看像镇关西,他好像就不是伙夫也不是大款啊,体型还是那么的胖,有可能肥波以后能成为第二个镇关西呢。”墨翟插嘴道。

  “哦?是吗?镇关西很厉害吗,他是做什么的?”看样子这货是没看过《水浒》啊!

  王轶楠听到后也过来插了一嘴,“哦,镇关西啊,水浒传内被鲁智深……哦,不,当时他还没出家呢,被鲁达鲁提辖三拳打死的一个挺有名的胖子,职业是屠夫还是卖肉的来,时间太长,有些记不住了。哎?话说现在是聊这个的时候吗?赶紧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好不好!”

  “哦哦,好的。”墨翟使劲儿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杀死张嫣雨的凶手和杀死浴室内那名女尸的凶手很有可能是两个人。”

  “嗯,很有可能。”张寅宝走到窗口处,从裤兜里掏出一张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白纸,将窗台上的疑似某物品燃烧后产生的灰烬的黑色粉末收了起来,递给了王轶楠,“你先收好这个,看样子这间卧室内也没有过多的线索了,我和墨翟先去一趟古堡外。”

  “哦?去外面干什么?”

  “我们怀疑对着这件我是窗口的下面的土地上会找到一些与这些黑色粉末类似的东西,所以想下去查看一下。”

  “哦,那你们小心点,不如多带几个人吧,可能外面也会有危险,多几个人去也多份力量多番照应。”

  “嗯。咱们下去吧。”

  …………

  几人刚来到楼下,马上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

  “怎么样,查出什么了吗?”

  “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我们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吗?会有危险吗?我现在好困。”

  看见眼前的场景,墨翟低声对旁边的张寅宝说道:“他们还真把咱们当侦探了。我觉得就像咱们这样的,别说柯南福尔摩斯了,就连毛利小五郎那样的都比不上,好歹人家见识过的凶杀案比咱多,经验比咱丰富。”

  “呵呵。”

  王轶楠此时站了出来,“好了,大家都安静一下。我们此趟上楼虽说有些收获,但并不能找出凶手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是我们当中的某一个人,所以,请大家不要再怀疑自己身边的同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