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还好,可后来有一天晚上,村长那老头儿做了个梦,哦这是他自己说的。他说梦见自己来到了一个白朦朦的地方,面前有一个一身黑衣服的老头,那黑衣老头就对村长说:‘你明天先别挖路,我们一大家子都在那儿住着,你先停几天,容我这一大家子搬搬家,等我们都搬走了你再挖。’然后,村长就醒了,可他以为这只是个梦,没当真,第二天照挖不误啊。”

  “然后呢?村长死了?”

  “那倒没有,第二天刚一铲子挖下去,哦,对了,那时候村里没钱雇车,只能村民们自己动手挖。刚一铲子下去,结果就挖出了个洞,然后一堆一堆的蛇从洞里边往外爬,爬出了一大片,大概有几百条吧。”

  “那堆蛇领头的是一条黑蛇,其他的蛇都围着它在路上盘着,赶都赶不走。这是我亲看看见的,我当时还小,那一大堆蛇把我给吓坏了。”

  “后来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说是请了个香头(类似于相师吧)才给请走的。”

  “切,肯定是假的,有可能是碰巧挖到蛇窝了呗,至于那个村长说的梦,也肯定事编出来的。”

  “切,你不信,不信我跟你说一个我亲身经历过的。”

  “得了吧,黑蛇这个你也说自己亲身经历过。”

  “没有,这个不一样,这个我真亲眼看到了。听着奥。”张寅宝又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还是我小时候,晚上我爷爷开着三轮车带我回家,那是天特别黑。走着走着,路上碰着几个人把我们给拦下了,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的人说想要我们带他们一程,。我爷爷好心,碰巧又顺道,就拉上他们几个人了。”

  “我爷爷我俩将那几个人送到了村东头刘老头家,那几个人下车时过意不去,给了我爷爷几张老毛头。我们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奶奶收拾房间时发现有一踏冥币问我爷爷,我爷爷以为是昨晚那帮人给的,心想不给钱可以,他和刘老头也挺熟的,但别给死钱啊,这多不吉利。我爷爷去刘老头家找,可刘老头说昨晚他家没有来过人。”

  “我爷爷不信,说昨晚明明拉到你们家下的车,一个黑衣服的,剩下的都穿白衣服,一共八九个人呢。刘老头说他家昨晚确实没来过人,不过他家母猪却生下了九头,小猪崽儿,正好一头黑的八头白的。”

  “墨子,你说那几个人是不是鬼?”张寅宝问道。

  “呵……呵呵,这个故事一点儿都不吓人。”

  “哎,你咋不信呢,我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行了吧。好无聊啊,原本就够无聊的了,听完你讲故事我更无聊了。”墨翟双手交叉在后脑勺,半躺在沙发上。

  “啊~”一阵尖叫声打破了沉寂。

  “怎么回事?”正在打牌的于长泽等人抬头问道。

  、$酷◇S匠网@正I版Y6首!…发@N

  “走,听声音是在楼上。”张寅宝抢先跑了上去,墨翟紧随其后,紧接着打牌那几人也扔下牌跑了上去,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留下李嘉欣和另外一名需要参加比赛的女生留在了一楼客厅等待。

  张寅宝等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查找了过去,最后停留在四楼尽头的一个房间内。

  墨翟等人进屋时只见一名女生瘫坐在地上捂头大哭,这是住在隔壁的梁慧茵,而这一间卧室的主人此时正躺在床上,完全无视了进屋的众人,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不过眼神还算不错的墨翟切知道那人已经死了。

  被子掉落到底上,可以清晰的看见浑身上下只穿着内衣的张嫣雨躺在床上,四肢以及颈处的床单被染成了红色,又是一具被肢解的尸体。

  随着尖叫声以及墨翟等人查房(?)时所发出的动静,同学们陆陆续续地醒了过来,聚集在张嫣雨房间的门口。

  “看起来,今晚我们是没办法睡个好觉了。”王轶楠来到梁慧茵身边,将后者扶了起来,带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安抚情绪去了。

  就在王轶楠两人刚走,又一阵尖叫声传了过来。

  “在下面!”张寅宝和墨翟对视了一眼,在拥堵在走廊的人群中扒拉出了一条通道,飞速地跑向楼下。

  最终,两人来到了一楼客厅,借助月光看清了蹲坐在地上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两名女生。

  “怎么了?哎,这里的灯怎么灭了。”墨翟疑惑地说道。

  听见墨翟的声音,两名女生抬起头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张寅宝看到两名女生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开口询问道。

  李嘉欣拢了拢有些散乱的头发,说道:“刚才你们听到有尖叫声跑了上去,我和李莉娜留在客厅,就在我们俩正在讨论猜测楼上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客厅里的灯突然灭了,然后,我感觉身后有人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转身望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双会发光的绿色的眼睛。”

  “嗯嗯,我也看到了。”李莉娜也开口肯定道。

  “除了那双眼睛外你们还看到了什么?”张寅宝问道。

  “没了,当时客厅的灯灭了,周围环境太暗,只能看清那双眼睛。哦,除此之外,我好像看见那双眼睛的主人身形像是一个人类。”李嘉欣回答道。

  “嗯嗯,我觉得好像是个女人。”李莉娜补充道。

  “哦?女人吗?”张寅宝粗,扶住下巴,低声念道。

  “啪嚓”墨翟将挂灯开关打开了,看着瞬间恢复光亮的客厅,墨翟笑道:“看来并没有坏,只是有人将开关给关掉了。”

  “好了,我们等下面人多点在上去吧,负责我怀疑一会儿还会出问题,还是等会吧,等下来一半多人我们再上去。哎,墨子,把所有一楼灯都打开。”

  “哦,好的。”

  “我听你们刚说要再上去,上面发生什么了?”李嘉欣走到张寅宝身旁问道。

  “哦,上面啊,咱班张嫣雨死了。”张寅宝有些沉痛地说道。

  “啊!”听到这一消息的两名女生尖叫了起来,然后或许是因为恐惧,又或许是因为为同学的死而感到伤悲,两人放声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这大晚上的吓人不!”张寅宝说道。

  不一会儿,楼上的同学们下来了一部分,王轶楠也扶着神情有些呆滞的梁慧茵走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