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懒得和你争,不过,也不知道这天气一会儿会不会变的更糟糕,现在就已经有点儿冷了。”墨翟抱怨道,不过无论怎么听、听几遍这句话好像都有很大的毛病。

  “天气无常,变糟糕是肯定的,但或许不会持续太久。”张寅宝安慰道。

  “哦,那就好,只不过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会被雨淋着。”墨翟的声音里有点惋惜。

  “哎,天要下雨谁也拦不住,好好在屋里呆着吧,或许,可以躲过去,毕竟这座古堡从表面上看上去还是很安全的。我们可以暂时将这里当做避难所。”

  “话说,这比赛应该快结束了吧,都过去好长时间了。”墨翟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是九点零三分,比赛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三分钟,还有七分钟如果比赛不能结束,那么刘雯莉将成为第一个接受惩罚的人。毕竟都是同学,所以墨翟等人现在还是很着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焦急地等待着。

  时间来到了九点零九分墨翟很着急,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终于,在还有三十秒的时候,刘雯莉站了起来,看向同学们。

  墨翟心里是很欢喜的,但是在下一刻……

  只见刘雯莉惊恐的看着众人,张嘴说着什么,但是墨翟等人却没有听见一点声音。紧接着,刘雯莉身体上的毛孔渗出了丝丝血液。

  或许是对于眼前的一幕太过于震惊和恐惧,包括墨翟和张寅宝在内的所有人都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一个人向前。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刘雯莉渐渐的变成了一个血人,直到最后,她倒在了地上,死了。

  这是同学们才反应了过来,许多女生惊叫着扑在旁边人的怀里。

  没办法,刘雯莉的死相实在是太过恐怖了。刘雯莉体内的血液通过毛孔全部渗了出来,流到了地上。而她本人的身体也因为体内血液的大量流失而逐渐干瘪,皮肤变得褶皱,但是这还没有完。在刘雯莉体内的血液流光后,体内的,脂肪以及肉也顺着毛孔挤了出来,到她死的时候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皮包骨。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墨翟瞬间明白了张寅宝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为什么张寅宝多次警告自己不要直接明说出来,同时让他明白的,还有先前背后感到的那一阵刺骨的冷风。原本他还以为这只是因为张寅宝瞪自己而产生的本能反应呢,现在细细想来,可能事情根本不是这样。

  看到这里,可能大伙都明白了。但是,为了凑一下字数,我还是解释一下前文。

  最初,墨翟想要张寅宝仔细解释一下“最后的结果”以及“合适的时机”的意思,但张寅宝却并没有说,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更是用眼神警告自己不要在说下去。这时墨翟便已经知道或许事情有些不简单,但他还并没有往更深层面想,只是认为张寅宝现在有些忌讳而已。但紧接着,在两人假装打架滚倒在一起时,墨翟低声问张寅宝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张寅宝并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他不要直接明说出来。

  接下来,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最初墨翟并没有在意张寅宝的警告,直接询问说道“你比赛时”,但还没说完便被张寅宝瞪了一眼。

  墨翟这才想起张寅宝的警告,之后两人的对话虽然很不正常,就和俩精神病似的,但却句句都藏有潜台词两人便通过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直到刚才刘雯莉离奇死亡时墨翟才明白张寅宝所说的“科学解释不了的”“超出人类认知的”东西是指的什么。

  此时的张寅宝看着眼前的场景,内心有些恍惚,现在,小黄鸟在他比赛结束是所说的那些话不断的在他的脑海内回荡着。

  时间回溯到晚上八点整,张寅宝比赛结束时。

  “好了,本萌鸟认输了。”小黄鸟放下了叼在嘴里的棋子,“不过,在你离开之前我需要警告你几件事。”

  “第一,你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景象出去之后都不能告诉你的同学,否则,你还有那个知道了他所本不应该这么早知道的东西的人都会在一个小时内死去。”

  “第二,不准对外面的人提起有关于本萌鸟的事情,否则,同上一条一样,你和那些过早知道这些信息的人都会在半小时内死去。”

  “第三,不得具体的描述出本萌鸟的棋艺水平,否则,你会立刻死去。”

  “呃,打断一下,大致描述出来可以吗?”

  “可以,但不能具体说出。违反的后果我说过了。”

  “另外,看在你是第一个获胜且赢了三盘的人,本萌鸟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两条至关重要的信息。”

  “首先,你也看到了,这座古堡内是存在着鬼魂的。”

  “什么?!你是说……那些东西都……都是真的!”

  “当然了,你现在看到的景象才是这座古堡的真正样貌,至于你原先所看到的什么金碧辉煌啦之类的都是幻象罢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想要逃出古堡去,再也不回到这个地方,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根本没有用,更何况,谁告诉你古堡外面就一定没有更可怕的东西了?所以,你还是好好在古堡里呆着吧。”

  “其次,不要因为我比赛输给了你而就感到沾沾自喜,这只是暂时的。因为按照规定,第一个人是最简单的,而随着比赛次数的增强,难度会越来越大,你能够应赢了我只是因为你恰巧是第一个比赛之人而已。否则,要是你再往后几十名,咱俩之间的比赛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

  酷…匠网A$正G版首{*发/

  “最后,本萌鸟再次警告你一句,不要将以上的任何一条信息说出去。不要以为控偶师给你们的什么任务上写着赢三局可以在三小时内不受到任何伤害你还真就可以钻我的空子,这不可能,本萌鸟不受控偶师管辖。他根本就约束不了我。不过,只要你们不触犯本萌鸟的底线,让你们根据自己赢得盘数而相应的获得安全时间也不是不可以。”

  “好了,本萌鸟就说到这里,你可以走了。”小黄鸟说着挥了一下翅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