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死亡棋局(七)

  最终,这一次推选出来的参加象棋比赛的是一个名字叫做刘雯莉的女生,然后墨翟就沉默的坐到沙发上去看棋谱去了。

  在距离刘雯莉参加比赛前一分钟,张寅宝找到了她,“记住,一会儿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要惊慌,那些东西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你只要专心下棋就可以了,不要去在意周围的环境。”

  张寅宝的语气十分严肃,搞得刘文丽一愣一愣的,“好……好的,我明白了。”

  “嗯,去吧,就坐在靠近茶几的沙发那里就可以了。”

  刘雯莉走开了,墨翟朝张寅宝走了过来,“怎么,难道去参加比赛还会有什么危险吗?看你嘱咐这嘱咐那的。”

  “危险的确是有,不过那是在下棋输了的情况下,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只不过,它会想尽办法干扰你比赛是的心态。”

  “干扰心态?”墨翟很惊讶也很奇怪。

  “没错,干扰心态。”张寅宝点了点头。

  “这怎么干扰啊?”墨翟疑惑地看着张寅宝。

  “呃……”张寅宝刚想要开口,却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还有,墨子,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提醒你一件事情,这个比赛,你可以参加也可以不参加,但是,不同的做法导致的结果也会不同。另外,如果你要想去参加象棋比赛的话,尽量选择一个比较合适的时机再去。”

  “不同的结果?合适的时机?这都什么啊!解释清楚一点儿可以不。”墨翟苦恼地挠了挠头,这两句话好费脑子啊!

  “嗯?墨子,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张寅宝却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所说的话似的。

  但是,墨翟坚信自己在刚才的一瞬间分明看到了在黑鬼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警告的意味,瞬间明了,“哦,没什么,你说刘雯莉能够获胜吗?”墨翟十分笨拙地转移了话题。

  张寅宝见墨翟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心里松了一口气,“应该可以吧,毕竟她比你这个臭棋篓子可强多了。”

  “靠,死黑子,你欠揍了是吧。”墨翟挽了挽袖子。

  “来啊,我怕你。”张寅宝鄙视的说道,无论从身高还是体型上他都比墨翟强一点儿,墨翟敢挑衅他。

  “怎地,当我不敢走你啊,看拳。”墨翟一记天马流星拳打了过去。糊在了张寅宝的左脸上。

  张寅宝也不甘示弱,同样也一拳回应了过去,两人倒地滚在了一起。

  当众人发现并把两人拉开始,墨翟和张寅宝早就已经鼻青脸肿了。

  酷@匠r网+正版、~首"发)}

  “你俩咋打起来了?”王轶楠厉声问道,“现在我们都被扔在了这个地方,大火相依为命,你们俩怎么能打架呢。我告诉你俩,等咱们活着回去,你们两个没人写一万字检讨交给班主任老师,写不深刻重写。”

  墨翟听见一“万字后”连忙说道:“呃,王轶楠你误会了,我俩就是闹着玩呢,没打架,我这种好学生怎么可能打架呢?你误会了,我就是和黑鬼同学,呃……那个……”墨翟看向张寅宝。

  张寅宝伸手搂住墨翟的脖子,“我们是在比比谁……呃,力气大,对,我们就是在比比谁力气大,想我们俩关系这么好、这么铁的兄弟怎么可能打架呢,你一定是看错了。”

  “没错,王轶楠你看错了。我和黑鬼关系可好了,走,宝哥,咱俩去切磋一下棋艺。”墨翟顺势往下说道。

  “好,走,我就喜欢和墨子你下棋啊。啊哈哈~”张寅宝和墨翟说笑这离开了。

  “呃,虽然感觉他们俩看上去很友好,但是怎么看怎么像是装出来的。”王钰泽说道,不过他的声音有点儿大,还未走远的张寅宝和墨翟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意思:以后必须找机会揍这货一顿。

  然后,“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王钰泽抹了抹鼻子,转头说道:“喂,王轶楠,厨房有红糖和姜吗,我好像感冒了。(王钰泽的目的是想要沏点红糖水喝,在狼狗老家乡这,有时候感冒打喷嚏会沏一碗红糖水,放不放姜片随便,然后趁热喝,喝完把自己扔被窝里一捂,就留一个脑袋在外面,其余地方不能露一丝缝,直到浑身被汗液湿透。呃,还有,前提你睡的是农村的晚上需要烧柴的土炕)”

  “好像有,我去帮你找找吧。”

  “好的,谢谢。”

  墨翟和张寅宝坐在客厅干等着刘雯莉比赛结束,两人好像是害怕王轶楠再让他俩写万字检讨,此时正努力展示俩人之间深厚的友情,亲切友好地聊着天。

  “你比赛时”刚说完这几个字,墨翟和张寅宝同时感觉身后吹过一阵冷风,吹得两人毛骨悚然的。

  张寅宝狠狠地瞪了墨翟一眼。

  墨翟无奈地笑了笑,但眼神却不像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啊,今天天气真好啊,就是感觉风大了点儿,吹得我有点冷。”墨翟紧了紧衣服。

  “哼,贱人就是矫情,这就冷了,看吧,可能一会还回下雨呢!”张寅宝满脸鄙视地说道。

  “切,下雨而已,那有什么可怕的,俺爹说了,多淋淋雨可以长大个。”

  “就你那瘦,个长的高有什么用,那么瘦,腰都还赶不上人家大腿粗。”

  “那又怎样,再壮实还能刀枪不入了?!”

  “当然,你们看电视上有些人就特别结实耐打,那简直就是铜头铁骨啊!”

  “那腰是不是豆腐腰?”

  “你当人家是狼啊?怎么可能是豆腐腰,我觉得像咱们这样的现在是到不了那种程度。”

  “那又能怎样,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身体再好,一砖撂倒。这就和晚清末年似的,人多有什么用,个人的功夫再好又有什么用,在大型战争中,还是枪支炮弹的伤害更大。”

  “不是的,世界上总有单用科技解释不了的东西,如果科技能够解释一切,那为什么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宗教信徒,那些人都是傻子吗?不,不是的。有没有神我不知道,但是总有些超出我们人类认知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