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死亡棋局(六)

  “我觉得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按照等级划分成小组,然后每个小组再推选出一个候选者吧,这样只要张寅宝可以通过比赛免受惩罚,我们可以根据他的描述更加快速的选出最后的出战者。”王轶楠自动无视了于长泽的自吹自擂。

  “嗯,这个办法可行,最起码我们以后一天多之内不会因为上一个人比赛时间过长而没有时间选择下一个参加比赛的人员了,我同意。”墨翟点头赞同道。

  “不过好像那个叫控偶师的并没有说没有选出比赛人员会怎么样吧,你们这么着急忙慌的制定参赛的规则制度是干什么?”王钰泽挠了挠脑袋。

  “嗯,的确没说,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们不选他就不会选呢,如果我们没有选出比赛的人,他直接随机挑一个怎么办,如果那个被随机挑中的倒霉蛋输了需要接受惩罚怎么办?又或者发生更恐怖的是了怎么办?我们不知道那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必须要利用好他让我们自己挑选比赛人员的这个机会。”王轶楠严肃的说道。

  王钰泽歪着脑袋想了想,“哎?怎么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有种前途漫漫、命运多舛、自己小命背捏在别人手里的感觉。”

  “应该不会吧,怎么说他们也是想要挑选锻炼出自己以后的手下吧,只要我们表现的好点儿,他们应该不会真的对咱们做什么不利的事情。”刘磊坐在一旁无聊,加入了讨论,“哎,你们记不记得那个控偶师说只要咱们能在这次考验中活下来,那个他的主人就会赐予咱们神器奇的力量唉,你说会不会我们也可以变得和那个控偶师一样强大?”刘磊满脸憧憬的样子。

  “所以呢,你要给他当奴仆了?”墨翟问道,眼神里满是鄙夷。

  “看那个黑斗篷应该很厉害权利很大的样子,如果也可以变得和控偶师那么厉害的话,当奴隶也不是不可以。最起码在咱们这些普通人面前,那个控偶师简直就是神啊!”看样子刘磊是先前被控偶师打得有心里阴影,所以对于控偶师的力量怀有敬畏但却又有些贪婪。

  “也是唉,能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也不错的。”

  “嗯,谁说不是呢,那样我们就可以不用再受约束了。”

  听到刘磊的话后,许多同学也开始yy起自己有超能力后的生活了。

  “看来虽然遇到危机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样慌乱,不过,还真有些人无可救药啊!”墨翟如是在心里想着。

  将画面转回到张寅宝的身上,此时的张寅宝很轻松,虽然在一开始因为估计不足确实是被这只鸟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越往后张寅宝发现原来小黄鸟也并没有多么厉害,虽然“重炮”、“马后背包”(也有叫作“马后炮”的)等各种套路都会,但是用的却并不是多么的熟练,以张寅宝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吊打它的。

  就这样,时间慢慢来到了八点整,距离张寅宝参加比赛已经过去了五十分钟。

  “好了,本萌鸟认输了。”小黄鸟放下了叼在嘴里的棋子,“不过,在你离开之前我需要警告你几件事。”

  …………

  “啊,张寅宝,你比完了,怎么样,赢了没?”于长泽看见张寅宝站起身朝自己等人走了过来。

  “比完了,还好,就一开始的时候有点紧张,毕竟输掉时有惩罚的。”张寅宝回想起了与自己下棋的小萌鸟,“不过后来就好了。我一共赢了三盘。”

  “哦,既然这样,那你能不能和我说一下和你比赛那人的具体实力。”王轶楠说道,关于对手实力的情报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只要知道张寅宝赢了不会接受惩罚就好了,剩下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嘛。

  “人?哦!呃,还行吧,和我相比还差了几个档次。不过它一般的套路都比较熟悉也会用,就是感觉用的不熟练、没有用活,而是那种想用哪个套路时就死命想办法布局用出来,比较死板,不会变通。”张寅宝又挠着头发想了想,补充道:“不过它马玩儿的确实挺好的‘跳连环’、‘卧槽’(这真的不是在说脏话骂人,在狼狗老家这里,将马跳到敌方“象”的上一个格将军就称作“卧槽”)‘挂角’(jia三声,算是方言吧)‘抽車’都用得不错。”

  “你可不可以大概估计一下对手的实力?”王轶楠想要得到的是一个比较确切的答案,而不是这种模糊的“还行吧”,所以继续追问道。

  “我只和咱班很少的人切磋过,所以不是太熟悉大家的实力。不过,它应该和墨翟差不多吧,嗯~应该比墨翟弱一些。”张寅宝缓缓说道。

  “哦?既然如此,”王轶楠看了墨翟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大伙,“我们现在需要找一个比墨翟高一个档次的棋手去参加比赛。你们谁去?”说着,王轶楠把墨翟往前一推,让他扎眼得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

  H酷匠&网z&唯}一y《正&:版e:,其他都\I是o盗‘版☆

  “喂喂,说的准确一点儿行不,是比我实力高一个档次,不是比我高一个档次,你这样说会有歧义的,你这么做是想借助站出来的人数多少来贬低我的棋艺、讽刺我的一文不值,还是想借助贬低我的棋艺、将我衬托得一文不值来为他们鼓舞士气、增强自信心啊?!”墨翟心里很是郁闷,他先前还以为王轶楠瞅他一眼是想让他去参加比赛呢,谁知道直接拿他当作分界线了。

  王轶楠话声落后,二十多个人直接站了出来,并且站出来的人数还在增加。

  墨翟都快哭了,“你们这些人真的确定自己棋艺比我要高强吗,那我这些年玩象棋是玩到狗身上去了吗!”

  王钰泽幸灾乐祸地拍了拍墨翟的肩膀,“您节哀啊,生命还是要继续的。不如我念首诗鼓舞你一下吧。听好了,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啊!”

  “滚你丫的。”墨翟一脚将王钰泽踹开了。

  然后,王钰泽淡定的站到了那堆自认为比墨翟强的人群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