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翟等人顺着顺着田胜男的手指看去,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在……在帘子后面。”田胜男颤声说道。

  刘磊走上了前,想要掀开帘子。自从控偶师出现后的这几个小时,他在班级内的威严荡然无存。刘磊觉得此时正是他表现的时候。

  “啊~”刘磊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后马上跑开了,躲到了所有人的后面。

  王钰泽摇了摇头说道:“拜托,你是个大老爷们儿啊,怎么叫的和小姑娘似的。”说着,他将帘子剥开了一个小缝,看清了里面的情形后,也大叫了一声逃走了。

  这使得同学们更加的恐慌,都以为那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回由墨翟亲自上前,一把扯开了帘子,以让所有人都能看清楚。

  “吸~”墨翟深吸了一口凉气,而站在他身后的同学们心里也是分惊恐,甚至有人被吓得哭了出来。

  酷匠cC网1首y发{u

  毕竟他们还是一群初中生,眼前的景象也只有在电影里才见过。

  浴缸内是一具浑身****的女性的尸体,只不过和一般的尸体不太一样:女尸的四肢以及头颅都被从躯干上砍了下来,手掌脚掌上的手指脚趾也被砍落,零散地分散在浴缸底部。女尸头颅上的眼睛被挖了出来,鼻子耳朵被砍掉了,整个下巴被从头颅上分离下来,放在了女尸的左手里。牙齿被一颗颗掰断,舌头被揪断,甚至连头发及其所连着的头皮都……(呃,好像有点儿恶心了哈!)

  墨翟仔细观察着女尸残缺的脸,发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去把所有人都聚集起来,看看除了去参加比赛的张寅宝外还少了谁。”墨翟转头对王钰泽说道。

  “好。”

  王钰泽走了,墨翟又看了看女尸身上的伤口,不敢久留,和众人一起退了出去。

  “嘿嘿~”一个阴险的笑声在众人走后响起。

  …………

  “看看你们的周围,少了谁?”王轶楠大声且严肃地说道,有同学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被人用一种丝毫没有被他们发现的方式杀死了,只是一个很严重很可怕的事情,不过同学们没有因此而慌乱不知所措已经很难得了,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从发现自己被扔在这个空间后就已经做好会被杀死的思想准备了。

  众人左看右看,仔细回忆着自班的成员组成。

  “学习委员,没有少人,咱们班同学都在这里。”体委周仕奇站出来说道。

  “丞相,你确定一个人都没少?”墨翟再次问道。

  周仕奇,实验中学初三年级甲一班体育委员,但运动方面并没有多好,是一个稍微有点儿矮且很胖的男生,在初三下半学期开学时换了个名,改叫周程项,而“周仕奇”这个名字就已经成为户口本上的曾用名了。不过班里的同学还是习惯叫他的原名或者叫他“丞相”(名字的谐音)。

  “确定,咱班没有少人。”周仕奇再次肯定地说道。

  墨翟沉默了,既然没有人员缺失,那浴室里的那具女尸是谁呢?并且,为什么我会对那张脸感觉到那么熟悉呢?

  “好了,既然如此,暂时大家还是不要在为这件事烦恼了,我觉得我们需要先选出几个候选人出来,如果张寅宝可以赢得两盘及以上,那么我们就需要根据他对对手的评价来抉择下一场需要让谁上。”王轶楠顿了顿,咽了口唾沫,又继续说道:“不过一局比赛最多只能进一个小时,而我们所能支配的用来选择比赛人员的时间则是用一个小时减去上一人的比赛用时。”或许是渴了,王轶楠停了下来,到冰箱那儿拿了瓶水,一口气喝下了一半后又继续说道:“所以,因为比赛结束时间的不确定,我觉得我们需要提前选择出下一场的参赛人员。”

  “嗯,有道理。”令墨翟很奇怪的是王钰泽竟然第一个表示赞同,他那每次考试都比自己少一两分的脑子能反应的这么快吗?!“虽然没怎么听懂,但是看你这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我觉得应该不会错,就算错了,批卷老师也会给个辛苦分的。”

  好嘛,原来重点在这里啊!

  “谁说的,我开学第一次月考时整张政治卷子我都写满了,所有题全都做了。我练过书法你们是知道的,就这么一张绝对完美的卷子为什么老师给我判零分?”王钰泽刚说完就立马有人反驳道,是一个高壮胖的名叫于长泽的男生。

  “拜托您老那回虽然从头到尾全填上了,但一个都没对好吗!”知道内情的尹鑫立刻揭露了真相。

  “那照王钰泽说的,怎么也应该给我个辛苦分啊,要知道哪怕就给我五分我也不用从甲班掉下去了,你知道我是费了多大劲儿才又回来的吗!”看来于长泽的怨念很深啊。

  “……”这回尹鑫沉默了。

  “或许就是因为你全都答上了,批卷老师给你从头判到尾最后却发现一个没对所以才没给辛苦分吧。”墨翟分析道。

  “嗯,大概是你把老师气着了。”尹鑫补充道。

  “喂喂,咱能先选出下一局的人来吗?这可过去一半时间了!”王轶楠打断了几人的“闲聊”。

  “这怎么选啊?”于长泽抱怨道,“没有张寅宝的直观判断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选择。”

  王轶楠双手抱在胸前,“虽然我不会下棋,但是我觉得你们棋手应该也有一个划分实力的标准吧,我看到我表弟玩网页棋类游戏时还分等级来着。”

  “呃,是吗?”于长泽神情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尹鑫又拆塔道:“看这表情变化是想好了借口了吗?”

  于长泽一把抓住比体型他小了不知道多少号的尹鑫的领子,将他提溜到了一个角落放下后又自己走了回来说道:“你也知道高手在民间嘛,而我这种民间高手对于官方给出的那种等级划分是不太熟悉的,所以,呵呵。”

  王轶楠:“……”

  而王钰泽的注意力此时却没有在这件事上面,他低声对墨翟说道”:“刚才,为什么我好像看见了拳皇里的大铁锤和小猴子?”

  “呃,你这是幻觉,哪有猴子,明明只有一个大铁锤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