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了班级门口,墨翟发现已经有很多人都已经在学习了,他也不甘落后,入座专心学习。

  过了很长时间,铃声响起,这是学校高层为了鼓励墨翟他们班学习特意设置的。墨翟停止了在题海中的征战,站起身,看着窗户外学校的景色,操场上和以往的周末一样空无一人,因为今天是周六,全校除了值班教师、门卫和他们甲一班的学生外没有一个人。不过,看着窗外的操场,墨翟总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但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哎,墨子,几点了?”王钰泽的声音在墨翟耳边响起,语气中带有一点儿困惑。

  墨翟无语了,你自己不是有手表吗?墨翟抬起左手看了一眼,丝毫不在意地说道:“七点五十二分,按平常上学刚下早自习,怎么了?”墨翟问完这一句后瞳孔猛得一缩,他终于知道自己先前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

  还没等墨翟张嘴,王钰泽就已经将问题所在说出来了,“墨子,咱们进校时东方天上刚有点儿亮是吧?”王钰泽的声音有些颤抖。

  墨翟此时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此时的一幕,“不要多想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天文原因。回座吧,第一节课的预备铃快要响了,还有很多习题要做呢。”墨翟逃也似的拉着王钰泽远离窗口回到了座位。

  ………

  与此同时,墨翟家

  墨无山站在阳台看着缓缓升起的晨阳,略带庆幸地说道:“还好还好,新的一天来临了,情况还不算太……”

  墨无山原本十分轻松的表情僵住了,“还是……还是来临了……吗?!”

  墨无山看着儿子墨翟所在学校的方向,眼睛瞬间湿润了,哽咽地说道:“还是躲不过去吗,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够躲过去么?”

  良久,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墨无山在路人震惊的目光中从六楼自家阳台一跃而下,安稳着地后仅仅是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与此同时,华国东海中间一方圆大约一万里的小山,山中有一巨树,高数千丈,直径数百丈,与大山相互依扶,向根处望去,两者同跟而生。树顶有一只大鸟,九色毛。在距大鸟十多米远的另一树枝顶端,站立着一衣衫褴褛的老僧,老僧看着西边,目光仿佛穿透了一切。

  “昙隐老头儿,别看了,看也没有用,我们阻止不了的。”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那九色巨鸟开口说人话了。

  被巨鸟称呼为昙隐的老僧看了一眼巨鸟,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之后便不再言语,依旧看向西边仿佛从未动过一般。

  将视线转回到墨无山身上,此时他已经来到了距墨翟学校不足一千米处,但却不再前进,就站在那儿,眺望着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的实验中学。

  约过了五六分钟,墨无山一步跨出,周围以及天上的景色瞬间变得扭曲不定,不一会儿,原本日出东方的美好景色全部消失,此时墨无山再看向周围,天空呈现出凌晨的墨蓝色,仅东方有一点亮光。

  也就是墨无山来了,否则还真鲜有人能发现这里的情况。实验中学的老校址位于镇中心,但在前几年因为年久失修废弃了,而墨翟现在所在的新校址新建还不满三年,周围罕有人烟,除了老师、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外很少有人来。

  墨无山看向前方,突然开口说道:“出来吧,这是你的领域我还没进来前你应该就已经感应到了。”

  “嘎嘎嘎~不错不错,这么些年了,你的修为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我很欣慰啊。”森然的笑声从墨无山目光所向处传来,紧随其后,一个将自己全身都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下的人影出现了,“怎么样,看到我这一身装束很惊讶吗?!嘎嘎嘎~”黑影的声音十分嘶哑,让人听不出是男还是女。

  “惊讶?不不不,我一点儿都不惊讶。平时越老实的人入魔后会走向一个完全相反的极端,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墨无山摇了摇头,“好了,你知道我的来意,你只要告诉我答案就好了。”墨无山的声音很是冷漠,与为墨翟讲故事的时候相比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如果我说不行呢?”

  “如果那样,我会杀了你。”墨无山的声音更冷了,语气里充满了杀气,好像随时会暴走一样。

  “哦?杀了我?!啊嘎嘎嘎~墨无山,你以为你还是原本的墨无山吗,你以为我还是原本那个任人戏耍的……咳咳,我不想谈起往事,墨无山,我告诉你,我给你三十秒时间考虑,要么,你臣服于我,我放了里面那些学生,要么,滚~”黑影不容置疑地说道。

  “那,便战吧!”墨无山的身上爆发出空前强大的气势,右手前伸,同时,在黑影头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掌猛然拍下。

  “嘎嘎嘎~不自量力。”黑影邪恶地一笑,左手伸出斗篷向天虚空一抓,轻易便击碎了那从天而降的巨掌,同时,斗篷下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声。

  墨无山迅速捂住双耳,但就在这时,黑影伸手对准墨无山一抓,墨无山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黑影面前。

  “你都已经说了,这里是我的领域,你觉得在这里你有可能是我的对手吗?你们这些余孽从来都是如此得自大愚昧,现在怎么样,这三界都是我的。啊嘎嘎嘎~”黑影丧心病狂地说道:“去我的虚无牢狱内和他们作伴去吧,啊嘎嘎嘎~”

  墨无山消失了。

  “好了,现在该去会会那些小家伙了。啊嘎嘎嘎~”黑影笑着,身影逐渐变淡,最后消失了。

  ,m酷#匠网永&^久I免费0看$小说'M

  实验中学初三甲一班教室

  墨翟拿着笔看着面前课桌上摆放着的习题,心里却一直在想着窗外的天,不时得就会透过窗户察看。也因此从上课到现在一道题都没有做完。

  随着时间的推移,班里越来越多的人察觉到了窗外的不对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