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呤呤~”早上五点三十分,闹钟准时响起,墨翟飞快地穿好衣服来到了客厅。看见父亲墨无山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等自己,“爸,等会儿昂,我先洗把脸。”

  良久,墨翟来到餐桌旁吃早餐。

  墨翟已经初三了,现在是下半学期的四月份,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去参加中考了。现在的学业很重,各科虽然都已经结课了,需要复习背诵的知识点很多,更何况墨翟所在的班级是实验班。

  实验班,实验中学为鼓励学生进步而设立的特殊班级,集结了全校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实验班与普通班最大的不同在于任课教师以及学生所做的试题。

  为实验班的学生教课的老师是教龄超过二十年教出过众多考上了镇重点高中的优秀教师。普通班老师讲课一个知识点只要学生们都会了,这个知识点就过去了,开始讲解下一个,普通班的试题都是普通历年中考试题。实验班老师在讲解完知识点后会再次往深了挖,挖出许多高出初中学习范围的知识,而实验班的试题每道都是和中考最后一道大题同等难度的(同学们都知道的哈,考试往往都是最后一道大题往死了难)。

  总而言之,实验班比普通班好。另外,学校会根据学生的期中期末考试的成绩排名进行一些调整。这样,即使是普通班的学生也有机会去实验班,而实验班的学生也有可能降到实验班,从而带动所有学生的学习热情和积极性。

  另外,墨翟这一界的初三年级组分为十六个班级,这十六个班成古埃及金子塔形排列。最顶端的是甲一实验班,有一个班级;低一层的是两个甲二实验班;再低一层为四个乙班;最底层的是九个普通班。从上到下班级的人数依次增加。而墨翟就在金字塔塔顶,班里每个学期都有老同学离开,并伴随着新同学的加入。墨翟曾经用一句话描述过这一人员替更的现象,“学校这政策得拆散了多少对闹着玩儿的小情侣啊!”

  竞争很激烈,所有人都忧心忡忡,所以,即使今天是周六学校放假,我们还是看到墨翟像平常一样五点半起床,收拾准备想要去上学。墨翟早早地到班级去自习,这已经成了墨翟所在甲一实验班的普遍现象了,即使是周末也不例外。学校周末有老师值班,且班里每位同学都配有班级门锁的钥匙,所以倒不用担心进不去。(不得不说现在初中好累,狼狗现在上高中早上才六点整多点儿才起床,当然了,这是因为狼狗不爱学习的缘故。)

  就在墨翟大口吃着切片面包时,墨无山开口了:“小翟啊,过两天爸爸要出趟远门,你从家别遥哪乱跑昂,我告诉隔壁你小王叔叔了,你有什么事儿就去找他。还有,咱家存折和银行卡都被我放在卧室枕套里了,你要缺钱就自己去银行取点儿,密码是你的生日。”

  “哦,我知道了。”墨翟丝毫不在意地说道,因为父亲以前也因为工作原因好几天甚至好几周不在家过,他已经习惯了,“不就是出去跳大神儿吗,说得和交代后事似的。”

  “这回事儿有点儿麻烦,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你别担心,另外,我书房里的那些本书你可别再给我扔垃圾箱里了,时常翻翻看看,你以后会用上的。”

  “哦,我知道了。不就几本书吗,还当成宝贝似的。”墨翟一把将剩下的面包全部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说道:“虎了,舞要富航学了(好了,我要去上学了)。”墨翟抓起沙发上的书包去学校了。

  “咳~”墨无山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向阳台,看着刚走出居民楼单元门口的墨翟,大喊道:“慢点走,别着急,在学校学习别太累了,要劳逸结合。”

  “知道啦!”墨翟回应道,并抬头冲着父亲挥了挥手。

  可能是因为东方才刚露鱼肚白天还太暗的缘故,墨翟并没有看见父亲脸庞上留下的两行热泪。

  墨翟兴高采烈地来到学校门口,看着这自己待了近三年的学校,感叹道:“咳~这三年终于快结束了,以后再怎么说也不进实验班了,太累了。”

  “墨翟,一晚上不见,你脸皮可又厚了。还'以后再怎么说也不进实验班了',说得就和上了高中后你能进得去似的,除非你不去实验高中。”一男比墨翟高了半个头的男生从后面拍了拍墨翟的肩膀,调侃地说道,看上去和墨翟关系很好的样子。

  “切,王钰泽,你这是嫉妒我上回考试成绩比你高,还有,离我远点儿,我取向很正常。哈哈~”墨翟连头都没回,光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王钰泽,墨翟的同桌,像被下了诅咒似的,每回考试成绩都比墨翟第一点儿,因此在前些日子又一次考试结束了的这几天对墨翟很不爽,说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不过,不爽归不爽,两人其实是很要好的朋友。实验班按成绩高低排座位,两人因成绩一直都差不多,从初一入学起到现在已经做了进三年的同桌了。

  “哎?墨子(子读作轻声,不是三声),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天儿好像亮得有点晚啊?!”王钰泽看着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的天空,语气有点儿惊讶地问道。

  BJ酷'匠xr网K唯SD一√正~版Dz,☆p其#…他都0是~^盗X版IF

  一般情况下,在红峰市,四月份的早上六点多太阳已经升出了地平线,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是很少见到的。

  “嗯?”墨翟听到后抬头看了看天,然后打趣道:“可能今天太阳睡懒觉了吧。”墨翟搂着王钰泽的肩膀,“走吧今天还有好多习题要做呢。”

  “哎~上学真累啊。一想起昨天晚上放学时老师们发的那十来张卷子我就心颤啊!”

  “谁说不是啊,你没看见于长泽那胖子看到后吓得直接就坐到地上了。哈哈哈~”

  “他个胆小鬼,哈哈哈~”

  两人嬉闹着走进教学楼,谁也没有看见,头顶上有东西一闪而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