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未判、天地未开之初,名曰混沌之世。那时没有日月天地、风云雷雨、山川草木、飞禽走兽以及鱼鳖昆虫。太阳和月亮没有光亮,世间没有阴阳之分,天地为一体,没有清浊之分,昏昏韧韧,故曰混沌。”

  “混沌者,乃无极也。无极不分阴阳;无极而生太极,始分阴阳。”

  “天地开辟,轻浮清澈之气经过一万八百年,上浮成为天空,天的精华凝结为日月星辰。沉重污浊之气也经过一万八百年凝结成为地。”

  “天地一元之数,共计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元分为十二会,按十二地支排列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每一个字分管一万八百年。”

  “天在子会形成,用了一万八百年。地在丑会形成,用了一万八百年。人在寅会形成,用了一万八百年。当十二个字均都过去后,天地乾坤又会归于为混沌。天地”

  “爸,你能别没回我让你讲故事哄我睡觉的时候你都拿本《三字经》在那念[释义]吗,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我都快会背了。”

  墨翟(di二声),一普通初中生。今年十五岁,2002年阴历4月21号生人。与春秋时期墨家创始人墨子同名,但两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多大了,还让老爹我给你讲睡前故事,你当你还是小学生啊!”墨翟的父亲墨无山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气急败坏地说道,“多向你老爸我学学,多学点儿知识,这些以后你肯定能用的到。”

  “什么呀,竟瞎说,老爸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是去落后迷信地区跳大神儿的,欺骗手段还不如集市上摆摊算卦的骗子呢。这些都是旧社会的迷信,而现在是科技时代,你每天念叨的那些东西我一中学生能用上啥呀!”墨翟略带不屑地说道,“你看看前几年疯传那什么玛雅人的末日预言,说什么2012年是世界末日,现在这都2016年了,末日咋还没来?!无山啊,不是我说你……”

  “嗯?我刚给你点儿阳光你小子就灿烂了是吧,看我不收拾你。”墨无山说着便伸手去挠墨翟的痒痒。

  “啊,哈哈~哈哈~爸,我……哈哈~我错了,哈哈~爸,饶命啊……”墨翟从小到大除了蜘蛛和一种方言叫作草爬子的昆虫之外就怕痒。

  “好了,别闹了,睡觉吧,明早你还得去上学呢。”两父子嬉笑打闹了一会儿,父亲墨无山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已经快到晚上十点了。

  墨无山关了灯走出墨翟的房间,经过客厅来到了阳台,抬头看着星空。

  良久,墨无山叹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要来了吗?”

  墨无山墨翟父子的家居住在华国北部与内陆国汗鞑国接壤的内汗鞑自治区红峰市宝山区平庄镇。地方比较偏远,但交通倒也很方便。

  墨翟的母亲在生墨翟时难产大出血,没能够抢救过来,去世了。从墨翟记事起便是父亲墨无山一直陪伴着他,而母亲只能在照片上才能看到。

  _R酷p匠网唯}…一V正f版◇,其他都S%是V盗C9版:

  也正因如此,父亲墨无山十分宠爱儿子,连睡前故事都从小到大一直没有断过,他觉得,儿子已经缺少母爱了,不能让他连父爱也缺少。至于墨翟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均都已经在前两年去世了。说起这事墨翟很奇怪,四位老人去世得都很……呃,怎么形容呢,四位老人都是在2013年阳历春节过后去世的。

  墨无山的工作姑且算是个体吧。就是一个香头。

  解释一下,在红峰市存在着这样一群相师,他们从不像华国其他地方相师似的去集市上摆摊。而是过着自己的生活,并不去宣扬。这些相师在墨翟所在的地方被人们称呼为香头,也叫作阴阳仙。说是仙,其实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他们同样都只是凡人。

  墨无山的工作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那种,家里过得很是清贫。但墨无山很欣慰,儿子学习很努力,考上了镇上的重点中学实验中学。知道这一消息的那天,墨父十分难得的大方了一回带着儿子去小餐馆吃了顿饭,要了四个菜,三荤一素。

  墨无山看着天上明显比多年以前黯淡了许多的星空,眼神里流露出无尽的哀伤,“阿芳啊,我没用,可能无法再保护我们的儿子了。”

  “墨哥,又欣赏夜色呐!”右侧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墨无山的自言自语。

  墨无山转头看去,是邻居小王,一个卖蔬菜的小贩,两人都喜欢在晚上的时候来阳台观夜景,一来二去的也就认识了。

  “嗯,是呀,孩子睡了,我出来待会儿。”墨无山收拾好情绪,微笑着说道。

  “唉~墨哥你一个人带孩子也的确挺不容易的。这些年很辛苦吧?”

  “恩,还行吧。不说这些了,看今晚天上的星星有些啊!”

  “还不是山上工厂给弄的,前两年我来这儿的时候空气可好了。”一说起这个,小王很生气。

  墨无山无奈地笑了笑,随即说道:“也不一定就是人家的错。”墨无山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小王,过一阵子我可能要出趟远门儿,我儿子就交给你帮忙照顾了啊。”

  “墨哥,你放心吧,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咱兄弟俩你跟我客气个啥?!你是我哥,那小翟就是我侄子,把他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小王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了,不说了,我去睡觉了。”墨无山转身走回屋内,几秒后又折了回来,“小王,我走了你可看着点儿小翟,千万别让那小兔崽子把我的那些书给扔喽,上回他给撇垃圾桶里我可好不容易给全都找回来的。”墨无山提醒道。

  “放心吧墨哥,我会看着他的。”小王笑道,好有趣的爷俩。

  墨无山躺在床上,看着自己与老婆翟(zhai二声)芳在一起照的照片,“希望有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