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宫?

  萧儒贞的一句话如同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中都生气了涟漪。

  梅小月猛地回过身来,无暇去理会其他姬妾假意的恭贺之语,只是睁大了一双眼睛看向萧儒贞,看上去像是为了确信自己听到的这话到底是真还是假,而此刻后者已经转身并在大丫鬟芷萝的搀扶下优雅地走向主桌返回去以至于当下梅小月并没有看清楚她此时此刻的表情……而那表情实际上并没有旁人想当然以为的那么充满冷漠和胜利之后快意。

  恰恰相反,萧儒贞此刻的内心并不比其他人更好受,之所以当众说出圣旨之事不过是为了打压一下梅小月的气焰,而实际上她自己对这件事也是充满了疑惑,当然她绝不是因为顾念利鸢这个庶女突然被选入宫的其中蹊跷,真实的原因是:她发现那道圣旨分明是出自萱贵妃之手,但上面却又同时明白无误的盖着哥哥萧炎的御印。正是这一点极为反常,因为萧儒贞非常了解自己的哥哥,萧炎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大权旁落他人之手的,哪怕是细小琐碎的事务,更何况是动用玉玺下圣旨这样的事情。萧儒贞此刻怀疑甚至王宫里可能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不由得一颗心担忧起起哥哥来。

  这时候利远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着梅小月贺道:“鸢儿能有幸入宫伴侍君侧,是天大的喜事啊!”

  萧儒贞没有再说话,倒是利婉华乖巧的站了出来满脸欢喜的说道:“爹爹说得极是!圣上正当年富力强,身边却只有一个萱贵妃,此番鸢儿妹妹能入宫伴驾,再加上咱们宁国府跟宫里的关系,妹妹的前途一片光明呢。”

  “婉华说得正是”,利江举杯说道:“父亲,不如咱们共饮一杯为鸢妹妹贺喜如何?”

  梅小月自始至终都没有张口说一句话,只是刚才在转身的一瞬表现出了片刻的惊讶和忧急,之后便神色冷了下来。梅小月这样的反应让关注她的几个人都摸不找头脑,只见她一张脸上平静无波同时却不理会高桌之上那父子三人的热闹,仿佛他们都不存在似的,这多少让三人都有些尴尬——利江的性格颇似其父,因此也是一副胸中自有丘壑并不介意的样子,而利婉华则是吃上了些味道。

  梅小月神色如常地挽住自己女儿的手臂一言不发地将她带离了萧儒贞的栖凤居,留给众人一个飘逸淡然的背影……此时的众人仿佛是看戏看到半中腰突然戛然而止,心中大多有些如鲠在喉咽不下又吐不出的感觉。

  酷匠?网正y版A首发

  利鸢的心中其实稍稍有些乱了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可以名状的原因,实际上进宫会怎样凶险她并没有想到,潜意识里也并未觉得对这个她从小长到大却不怎么受关注的侯府有多少留恋,她甚至在某一刹那还这样想到:或许入宫之后她的生命会改变成另一种全新的样子,那可能也不错呢。只是……只是仍然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乱,有些不甘不愿,直到那一刻——那一刻她看到了自己母亲眼角流出的泪珠,她这才醒悟到:原来自己是不舍,对母亲的不舍。

  月光如水银般倾泻下来,照在母亲的半边身子上,利鸢就这么看着那眼泪带着光亮静静地经过母亲那长长的睫毛从那弧形的脸颊上滑落。一向男儿性情的利鸢突然感觉到自己愁肠百转起来,那一种天生的小女儿的性子幽幽地显露出来,此刻她突然有种冲动想要抛舍下任何的东西,什么法术什么狐妖什么卜原哥哥什么离魂珠……都统统不要了,她只想好好地跟自己的母亲在一起平平静静地过日子。

  利鸢:“母亲——你流泪了。”

  “是的。”

  利鸢:“母亲,你别哭。我即便进了宫,也绝不会吃亏的。”

  “鸢儿,你放心,娘亲绝对不会让你进宫的!”梅小月停下脚步,温柔的看着自己女儿的脸庞,说道,“娘亲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不多时,母女二人就回到了梅小月所居住的位于侯府西侧地势稍高的追月阁,旁边正是卜原和吉苍临时居住的紫雨轩。

  说起这个“追月阁”其实并不是阁楼,而是一处融山林静谧秀美为一体的宅院,还是当年宁国侯利远道因为梅小月喜欢清净雅致而在她入府那年特意建造,连名字都取作“追月”以示他利远道对她梅小月的情深不二,这种种的风流往事就那么摆在眼前,也无怪乎正室萧儒贞一直以来对她耿耿于怀,只是后来利远道对她渐渐冷了下来,这追月阁便也因为这份原本的清净而让梅小月乐得自在安然。

  回到自己房中的梅小月思绪辗转,终于下了决定,只听她呢喃自语道:“二十年了……没想到还是要求你帮忙,不知道这个当年的约定可否仍然有效……”

  梅小月的神色略有一丝的哀伤却又转瞬即逝,只见她拿出一方颜色陈旧的小小漆盒从中取出一个金紫双色编织而成的吉祥结,轻啜开自己手指点上一滴朱红的血印,然后将那绳结放在烛火中点燃——那吉祥结遇火即燃,扑啦一下化为一道金光飞速而去,消失在无边的夜空里。

  就在同一时间,小狐妖吉苍已经站在了王宫高大的城墙之上正在放眼搜寻,只见那诺大的王宫之内此刻是一片静寂然而却又有浓重的妖气四散弥漫,一时之间竟然让小狐妖难以分辨出他所要找的那位神秘王妃的具体位置,这不禁让他产生一丝怀疑,毕竟他是一路靠着自己的嗅觉闻着那神秘娘们的风骚味追踪来到的王宫,却因为突然出现的妖气在王宫里迷失了方向!于是他果断决定去寻找一下那妖气弥散的源头,至少目前为止这是最容易寻找到的地方。

  一念既定,他挥动灵力在王宫的上空飞了飞翔徘徊——这其实是他从蛾子妖那里“读心”之后获得到妖能本领。追寻分辨着那浓烈的妖气,他缓缓来到王宫花园的后部,时而他竟也能嗅到几分那风骚娘们的气味料想那娘们似乎也就在不远之处了,最后他落在了王宫后花园一处山地的半坡处。

  此时的月光在静寂的黑夜里异常的白亮,吉苍注意到眼前是一处清雅古朴的院落,门前生有一株粗壮高大的玉兰树看上去不下百年之龄了,早已过了花期的的玉兰树上正满枝头灼灼地开着巨大的白色花朵,那花朵白得在黑夜里闪闪地发着光,而那浓重的妖气正与室内的灯光一起源源不断地透出窗棂四散而去。吉苍远远就听到那室内正传来一种略带压抑而又痛苦的呻吟之声,于是飞身轻探到窗前往里偷偷查看。

  只见到那室内灯火明亮,一个清俊的青年男子此刻正浑身赤裸被压在桌几之上,那压抑痛苦之声原来就是出自他的口中……小狐妖突然觉得浑身有些燥热,忍不住又仔细往里看去,正见到那男子呻吟着将此刻微红的脸庞转动过来,竟然是他见过的人——这不正是白天里法力高强英勇救主的国师涂青阳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