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端坐在高位之上的萧氏萧儒贞处身于花团锦簇之中有意无意的将眼光扫向台下不远处的梅小月,只见那梅小月果真是如她自己所言华衣美服珠光宝气的“盛装”来到了她的栖凤居里赴宴,捎带连那个一向喜欢扮作男儿状的野丫头利鸢也被打扮得柔美婉约颇具大家闺秀的风范,尽管此时某少女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梅小月一副烟视媚行的样子仿佛谁都不值得她去在意,一心只钟意于当下手头那盏绛红如血般醇厚的桂花蜜酒,宴会尚未过半就已经豪饮下了数杯,此刻她的双颊微红如绯,眉眼若水含春,却不是醉,偶尔她抿嘴微微一点笑意,不经意抬头仰视之间双目如星芒般透亮清澈,那目光似乎已经穿越到了遥不可及的远方——绝代佳人之风姿也不过如此吧!

  而她偏偏——偏偏不把一丝目光投射到这一边!其实梅小月这贱妇明明知道本宫正在关注她吧!萧儒贞心底一阵冷笑,面上却极力将那怒意镇压回去,看来这下作的舞女果然是个难得一遇的好对手啊!十几年了,她竟然还有本事在这府里卖弄风情!

  当发现你时刻关注的敌人好像并不是对等的程度重视你的时候,恐怕任谁都会感到一些愤怒吧?因为这似乎意味着轻视和挑衅——至少这么多年来萧儒贞是如此认为的。

  当年利远道突然将梅小月带回侯府纳为妾室之时便对她宠爱有加,即便在萧氏看来当梅小月欲拒还迎故作冰冷的时候他仍旧对她百依百顺爱不释手,这完全跟之前那两个甫一进门就被冷在一旁的妾室不同,诚然那两个也不过是其他朝臣为了巴结他这个国王妹夫而献贡的玩物。而梅小月却是他自己从外面带回来的——纵然是个野女子,必定是用情极深才会宠溺无度吧?以至于几乎连她这个正室夫人都不愿多看上一眼了,可是凭什么?就凭她梅小月不过是个前朝歌乐宫里的低贱舞女?

  “这个狐媚子!”

  萧儒贞实在不愿意去回想那些前尘旧事,可是又总是不由自主地会常常想起,实在是因为那狐媚子的梅小月每每总在她的眼前晃,像只夏天的苍蝇,打又打不死,赶也赶不走,除了添堵就是添堵。有的时候,萧儒贞甚至会想:这贱人是不是她命中注定要应付一辈子的对手?然而她的心里又实在不能甘心……好在这些年,宁国侯也渐渐对梅小月冷了下来,并且更多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这一双儿女身上。可是,梅小月这贱人好像却偏没有死掉争宠之心,一有机会就在侯爷的面前发骚勾引,就像今天。

  萧儒贞看着身边英武的儿子和娇美的女儿,她的思绪不由得有点伤感起来——女儿利婉华年方十七已是婚配的年纪了,要是大王子尚在定会迎娶自己女儿为王妃的,毕竟那是她一手带大的侄子呢。当初大王子萧毓兴出生时遭遇难产导致大嫂血崩而逝之后,彼时还是前朝镇国将军的哥哥感于鹣鲽情深而定下绝不再娶的誓言,因此是她这个年纪轻轻就在将军府里当家主政的姑母含辛茹苦地将萧炎的长子毓兴从襁褓婴孩培养成了驰骋疆场的少将军,可惜……毓兴在哥哥刚登基不久便殁在了歌乐宫,可怜他那时还不及江儿这般年岁,不过才十五岁。

  “那个不祥之地……歌乐宫。”

  听说梅小月这贱妇如今还时常会偷偷前去那个前朝的废宫……萧儒贞不觉怒色又起,一道利刃般的眼光射向梅小月,心底仍是恨。不料,这一次却正碰上梅小月恰好看过来的目光——对视间,梅小月笑得意味深长,萧儒贞冷得不动声色。

  最后还是正室夫人率先开了口——“小月,进府多年了,我看你竟丝毫都没有老呢,怪不得侯爷以前那般宠你。”

  “有姐姐在,小月怎敢先老?”

  萧儒贞嘴角微翘仿佛有些笑容,突然出人意料的立起身来仪态雍容地踱至梅小月的桌台,梅小月连忙起身以礼相迎,连带此时因为假装大家闺秀而浑身正不自在的利鸢也紧跟着站起来。没想到的是,萧儒贞竟然亲昵地拉起了利鸢的手——这一意想不到的举动让利鸢惊吓得差点就要昏过去了,脑中简直是一片空白,因为她很清楚地知道的这位嫡母打小就对自己是有多么的厌恶。

  梅小月预感到萧儒贞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正要出言躲避,却看到萧氏突然转身对宁国侯利远道温柔的讲了起来:“远道你看,鸢儿也越发出落成美人了呢,仔细瞧着竟跟小月年轻时候的美貌不相上下吧?”言语打量之中满含惊喜激动之色,仿佛见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高台主桌上的利远道虽然依旧英武健壮,但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他已年过五十光景岁月的斑斑痕迹,实际上他与国王萧炎年龄相仿,而萧炎的外表却比他要年轻许多。此刻他正把酒独饮,对于女人们的这些明争暗斗是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如果不是萧儒贞主动呼唤他,他甚至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今夜赴会的人中还有自己的二女儿利鸢。

  利远道顺着萧儒贞说话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发现自己的庶女利鸢一副闺秀淑女的模样立在那里,细细看去那容貌也的确有几分梅小月当年的影子,尤其是那股眉宇间隐隐透出的英气……其实他一直更喜欢娇艳温柔的女人,就好像年轻时候的萧儒贞那个样子。

  “嗯……鸢儿的确也长成小美人了。”利远道笑得很慈爱,毕竟利鸢也是他的骨血。

  “其实……王兄最是喜欢这样伶俐清爽的女子呢”萧儒贞语态软糯,温柔如水,“远道你也知道的吧?”

  利远道年轻时即与萧炎同袍,后又力助萧炎称帝,两人一向颇为交好,因此利远道娶了萧炎唯一的妹妹,而萧炎登基之后更是视利远道为心腹臂膀。所以自然,萧炎的好恶口味恐怕这全天下也只有他利远道最为清楚了。

  梅小月:“姐姐,鸢儿还小,尚未定性……”

  萧儒贞:“我记得小月你入府时也才是十七岁吧?可是厉害得很呢。”

  众妻妾正期盼着领略梅萧二人的唇枪舌战之时,梅小月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直接上前将自己的女儿从萧儒贞的手上夺回来,俯在萧氏的耳边正色道:“你们家的那些肮脏勾当,何必非要将我们牵扯进去呢?我只不过想安静的过我自己的日子,二十年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说罢,牵着利鸢的手就往门口走去,不再去理会这宴会上的任何人,而利远道却也是自顾饮酒毫不在意。

  利婉华一直静静地观察着来龙始末,心中泛起一丝不悦,忍不住低声对哥哥利江说道:“父亲果真是对梅姨娘这般宠爱吗?我看她也太放肆了!”利江无声地笑笑,不置可否。

  A最新.n章◇节J9上酷匠网*I

  “站住!”

  梅小月止步却没有回头,她知道今天可能无法躲避了,但她仍然不想认输和认命。利鸢忍不住回望,只见到风韵犹存的萧儒贞此时正静静立在一场华丽盛筵的中心,熠熠闪动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勾画出几分曾经娇媚的轮廓,此刻她静穆如寺庙里骄傲的神明,眼睛里发射出迫人的光采。

  “这一次,怕是由不得你了!开宴之前已经来了圣旨,你的鸢儿已被圣上才选入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