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满嘴粗言狂语,像什么样子!”

  梅小月款款而来,越发显得自己的女儿像个汉子,不过她的眼里却满满都是宠溺,嘴上还是要批评一下这个丫头,毕竟是个大家闺秀嘛,太不成体统了。被母亲骂上几句,利鸢倒是受用得很,这时候已经放开苏醒过来的小莲,呵呵呵笑着上前抱紧母亲把整张脸都黏了上去。

  眼前的母女温情一幕,让卜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是一个同样具有优雅高贵气质的女人,虽然在他成长的这二十年里她始终荆钗布衣。可惜的是,他的母亲如今已经不在人世……卜原想起这些时不由得心里酸酸的,他瞥过脸去避免被人看到此刻自己满面的哀伤,却注意到吉苍正笑嘻嘻的看着利鸢对自己的母亲撒娇卖乖。

  梅小月其实早已注意到利鸢带过来的这两个仪表不凡的少年男子,心中虽然有些责怪女儿的鲁莽,但也觉得一向英气洒脱的女儿认准了得朋友必然也不会是什么奸恶之人,于是在开口询问之前就已经接受了他们。

  梅小月推开身旁的女儿,笑道:“在客人面前也这么没大没小!还不快介绍我认识一下?”

  “这个是吉苍,他是个狐……胡人……”

  “胡人?看着倒是的确俊俏不凡。”

  “这个……”利鸢有一点点忸怩,“是卜原大哥。”

  “也是个英俊的公子啊!”梅小月温暖的笑起来,心里突然对眼前这个高大的少年生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隐约觉得特别像一个过去遇到的人,可是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像哪一个。不过,看着这两个俊美少年和自己英姿飒爽的女儿站在一起,梅小月的心情特别的好,于是也就张罗起来。

  “小莲,去吩咐下咱们院里的厨子好生准备着,今晚我和二小姐要宴请贵客。”

  最新2章8,节。B上n酷f;匠J^网}

  “是,夫人。”苏醒过来的小莲听了吩咐之后麻溜地离开他们去准备晚宴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偷偷向吉苍含情脉脉的瞟上几眼。

  “你们几个,陪我坐下弹弹琴可好?”梅小月笑吟吟的邀请卜原和吉苍在亭中坐下,奉上早已准备好的茶点之后自己则继续抚弄起瑶琴来。

  “卜原大哥可厉害了!他跟我一样都是会法术的……”利鸢刚一坐下就急急忙忙地对梅小月讲起他们在京都大街上的事情,其实言语之中大多都是对卜原的赞美之词。梅小月微笑着听自己女儿天真烂漫的叽叽喳喳,一边又抚起琴来,那琴声温柔缱绻又带些明媚的气质,让坐在湖心小亭中的卜原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舒爽,而吉苍则是早已迷上了那满桌子从未品尝过的美味点心了。

  梅小月无意中将目光扫到吉苍身上,正巧碰到吉苍野性邪魅的目光,不觉心头急速动荡,心知自己无意之间竟然中了少年的魅惑,连忙运起灵力接着琴声乐晕挥发出去无声息地抵御住了那狐妖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妖媚之术,心道:这少年好厉害!

  这时正听到利鸢讲到小王子突然出现,一直平静自若的梅小月突然轻轻叹了一句:“当初谁能想得到,陛下之后竟然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此时清风拂过,撩起她耳鬓几丝垂下的长发,那表情像是已经陷入了回忆……

  “有人来了”小狐妖吉苍的耳朵特别的灵敏,远远地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的过来。

  果不其然,不多时一个身着艳丽的大丫鬟走进湖心亭来。一见到她的到来,利鸢的表情充满了厌恶,只见那丫鬟略微施礼之后开门见山的对梅小月讲到:“梅姨娘好雅兴,我们夫人一向都对人夸讲说梅姨娘您才艺动人,天下无双。”

  梅小月笑道:“有什么话直接讲好啦”

  丫鬟也不客气,道:“还是梅姨娘爽快!侯爷说是府中今天有大喜之事,我们夫人邀您和二小姐今夜来栖凤居赴宴。”

  利鸢突然插过一句来:“你们夫人竟然亲自排自己的大丫鬟过来,好大的阵仗呀!”

  丫鬟也并不生气,回答得底气十足:“二小姐此言不妥,我们夫人可是您的嫡母。”

  “哼……”

  “鸢儿!”梅小月喝止住利鸢,含笑对那丫鬟说道:“真是劳烦芷萝你了,回去告诉夫人,今晚我定将盛装出席以承姐姐的美意。”

  那个名叫芷萝的丫鬟得到答复之后就告辞离去了,小亭里只看到利鸢一个人把情绪都写在了脸上,而卜原则有些不知该作如何反应,吉苍仍然一心在品味桌上的茶点。梅小月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不再弹琴站起身来。

  “看来,今晚我是不能好好陪两位公子好好吃顿饭了”梅小月对卜原和吉苍表示歉意,“不过我听鸢儿说了已经将二位安排在紫雨轩了,一会我会吩咐下人将饭食送至二位公子的房间,请不要客气,今夜先好好休息一下。”

  吉苍:“今晚也有这样美味的点心吗?”

  “……”

  尽管卜原还是有些心急的想知道离魂珠的更多来历,但是考虑到利鸢要跟随梅小月去侯府正室夫人所在的栖凤居参加晚宴,也不便再开口询问,于是也便就此暂时在候府住了下来。及至跟随仆人来到紫雨轩才发现,这里倒是一片格外幽静和美丽的居所,整个小院并不大却开满了紫色的丁香,淡雅的清香阵阵袭来。而他跟吉苍的房间则正好分在东西两间厢房。

  是夜,正当卜原在床榻上辗转不眠思量王室、山南涂家和离魂珠的种种之时,小狐妖吉苍已经飞身立于侯府最高的的阁楼的顶端放眼望去,寻找那个身处王宫之内神秘王妃的准确方向,而利鸢则正处于栖凤居内看着自己父亲宁国侯的一众姬妾在正室夫人萧氏的面前妆模作样倩笑欢颜。

  此时上座在宁国侯利远道身边的正是他的正妻萧氏,在旁边的是萧氏的一儿一女,长子利江和长女利婉华。远远看去,那萧氏衣着华贵之下体态丰腴雍容大气,看起来丝毫不把其他的莺莺燕燕放在眼里。

  实际上,她也的确具有足够傲视其他姬妾的资本,因为她不仅是唯一一个为宁国侯育有男丁的夫人,更重要的是她的出身——她是当今国王的亲妹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