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乐宫之离魂珠

  小王子消失的一刹那,吉苍突然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淡之又淡的气味,很清很清的带些草木香的气味儿——吉苍突然意识到这种气味他并不是第一次嗅到,只不过上一次他并没有专门去留意。其实也就是在不久之前,他们三个刚刚从蛾子妖的露珠结界里脱险而出的时候,他就嗅到过这种气味,那个时候他看到一个一闪而过的白衣女子的身影,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女子发髻上的金步摇……

  再说这边厢,眼看小王子即将脱险却半路杀出了不速之客,涂青阳情急而怒,一个手咒震裂了卜原利鸢设下的结界追了出去,却没有看到任何小王子和那神秘来者的踪影,于是回头看到所有人正围拢在萧炎身边,貌似国王受伤严重,连忙奔至跟前鞍前马后,奇怪的是萧炎好像也只信任涂青阳一人的服侍。利鸢突然觉得这样的情景突然有些尴尬,因为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除了妖徒们的尸体就只有那三个看热闹的小伙伴了,此刻与国王一行人颇有点大眼瞪小眼的感觉,仿佛他们偷看到了什么机密隐私似的。毕竟遭遇到如此妖异的事件,他们三人的反应太不正常了,既不是逃跑躲避,也没有出手援助,竟然只是站在那里看热闹!

  王室仪仗迅速重整,离开的时候萧炎突然向轿子外面护卫的涂娇娇问了一句:“那三个是什么人?”

  涂娇娇一愣,随即马上应道:“回陛下,那女子是宁国侯利远道的庶女,身边的两个男子应该是她的同伴。”

  萧炎沉吟不语:“……”

  看着远去的众人,三个小伙伴也从惊变的气氛里冷静下来,同时三人也决定就此分别,正欲开口之间,突然一个宫里的小宦前来宣旨:“圣上口谕:宁国侯利远道之女利鸢救驾有功,特赐封五品诰命夫人,择吉日行正式加封之仪式。另,两名少年护民有功,勇气可嘉,将同时予以奖赏。”

  利鸢只听得有些懵,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似的,但同时也暗自有些自傲:这下可算为娘亲争脸了,最起码也可以煞煞其他几房那几个贱妇的气势。

  “利姑娘,从现在起您可就是咱大凉国的五品诰命夫人了,这几天请务必呆在府中不要远行,以便准备着在吉日里接受陛下的正式册封。这两位少年勇士,也请暂且安顿在宁国侯府中吧。”

  “谢谢公公,臣女明白了。”利鸢简直开心死了——这下再不用为了怎么开口邀请卜原和吉苍住到自己家里而绞脑汁了。

  前往侯府的路上,卜原一直在走神,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和没有解决的结局实在有好多他想不通的地方——为什么妖徒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冲破涂家的防御法咒?为什么战斗当中仿佛有神秘的力量在暗中相助?为什么突然出声的小王子竟然有那般异常威慑人心的气场?为什么王妃竟然暗藏他们邙山一派的法力?国王除了涂青阳之外似乎并不信任其他人,还有小王子到底是为何人掳走以及为何王子失踪他们却没有马上追查寻找?

  卜原百思不得其解,他看着身边正在跟利鸢打打闹闹的小狐妖吉苍,突然想起来死去的那只红色沙漠狐妖,于是脱口问道:“她为什么会冒死袭击国王呢?”

  利鸢随口应道:“离魂珠嘛”

  卜原:“离魂珠?”

  吉苍:“离魂珠是什么?”

  利鸢奇道:“难道吉苍你竟不是为了离魂珠而来的么?据说离魂珠可以无限的增强妖力,成仙成神都有可能。所以,近几个月来大量涌入京都的各方妖物,都是冲着离魂珠而来,。”

  吉苍:“……切!我可不是一般的妖,小爷我……”

  卜原的下一个问题却无意中打断了吉苍下面要说的话:“莫非离魂珠真在陛下的手上?”

  吉苍想说的话其实是:小爷我来京都是来寻找改变我命运的重要东西的,当然如果这东西真的就是离魂珠的话,小爷也绝对不会手软的。实际上,这句话自从咽下去之后就再没有说出来过了,而此时却是因为对卜原的兴趣更大一些,他甚至暗自在筹划着何时找个机会对卜原读读心……

  利鸢听到卜原的这一次目的性很强的问话心中产生一丝警惕,她注视着卜原,正色道:“卜原大哥,你不会也是……为离魂珠而来?”

  “是的。”卜原坦诚以对,“我正是为离魂珠而来京都。”

  利鸢心头直叫一阵凉,她万万没想到她心中温暖、正直、法力高强又帅气的卜原竟然同那些涌进京都来妄图抢夺离魂珠的妖物们一样的目的,她更是没想到卜原竟然还就这样坦坦荡荡、直截了当地承认了,而自己刚才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难道他也是如同妖孽们一样贪图离魂珠强大的力量?又或者他……是的,他肯定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想到卜原必定另有不得已的原因,利鸢的情绪又好了起来,觉得此时并不是深刻谈论离魂珠的时候,应该先把他们两个带回侯府安顿下来再说。

  “其实……我对离魂珠也并不了解啦”利鸢笑道,“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对离魂珠的事情了解甚多,要不我们一起去问问她吧?”

  却是吉苍充满了兴趣:“什么人?在哪里?”

  “切!……小爷你可不是一般的妖,干嘛这么积极?”

  “我们还是先回侯府住下,然后我再领你们去打听离魂珠的事,卜原大哥你说这样可好?”

  “那就叨扰利姑娘了。”

  不多久,三人来到一处高大华丽的府邸,只见那古朴高深的大门两侧卧着石狮,台阶之下还有青色的上马石,果真是侯府气派。利鸢大咧咧的推门就往里进,马上就有奴仆快步的迎出来,一见是她,张口笑道:“哎哟~~原来是二小姐。您可是回来了!四夫人正找您呢。”

  “我娘找我?”

  “是的,二小姐。四夫人现在在清心亭呢。这两位是?”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在这里借住几天,你赶快安排人去紫雨轩那边收拾出两间客房来。”

  利鸢吩咐完仆人就带领着卜原和吉苍一路穿过长廊小径,走过假山和花圃,终于来到一片清澈的小湖,眼前豁然开朗,迎面清风徐来。只见湖心有一角小亭,一个素色锦服的妇人正在抚琴,远远听来如溪水潺潺,甚是悠扬悦耳。

  利鸢步履轻快几步就过去,还未近到跟前就娇滴滴的喊了起来:“娘亲……”虽然这娇嗔出自一个青春活泼少女之口再正常不过,但是妙龄少女利鸢毕竟是个随时可能爆粗口的泼辣小汉子呀!

  于是,卜原但笑不语,吉苍已然白眼:“切……肉麻死!”

  酷&匠:、网mf唯uU一正#)版w),‘其“@他都√V是$盗I版O

  一个小丫头轻伶伶的跑了出来,轻声对利鸢埋怨道:“二小姐,你怎么才回来?你昨天一夜未归,夫人都急坏了。这两位是……”话音未落,小丫头突然鼻孔流血晕厥过去。

  利鸢:“小莲……”

  利鸢回头狠狠白了一眼吉苍,骂道:“骚狐狸,你不能收敛点嘛?!”

  吉苍好无辜:“……我只不过是看了她一眼……”

  “鸢儿,不得无礼!”

  说话间抚琴的那位夫人走了出来,只见她身着素锦华服,唇如绛染眉若翠黛,高挑白皙风韵犹存,高高梳起的发髻让她看上去既优雅又高贵。

  “娘……”

  这妇人自然就是利鸢的母亲,宁国侯利远道的第四房妾室梅小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