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凭空而来的巨石不偏不倚地砸向王室仪仗之中一顶高大金色宝顶的轿子,所有人都像是石化了一般目瞪口呆的眼见着悲剧即将到来,因为这巨石实在来得突然又急切,任谁都无法反应过来去拯救那轿子,就连小狐妖吉苍都觉得措手不及。

  没想到的是山南涂家族长涂娇娇竟然在千钧一发的关头一索长鞭挥舞过来,场边之力道虽不及巨石强悍却也就此将巨石撞偏了方向,那巨石擦着轿子的边缘“轰”地一声落到地上,瞬间化为碎石散砂。与此同时大街上熙熙攘攘围观王室典仪的人们终于反应过来这巨石出现的太过诡异,于是人潮开始涌动起来,每个人都个个惊慌失措想要逃窜保命,而偏偏王室的仪仗又有重兵守卫根本无法穿越,平民百姓之间开始相互拥挤推搡踩踏,转眼之间已经有了伤亡,哭嚎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大街上骤然乱成了一锅滚粥。

  “有蹊跷!”利鸢说道,此时倒是已经忘记自己仍在卜原结实的胸前依偎。

  “是的,而且……看来这局面要失控了”卜原附和道,一边伸手打出几张咒符,一滴鲜血自咬破的指间弹出,法术施展开来,一道金色的结界开始慢慢生起。利鸢连忙效仿卜原,祭出咒符施展法术,一道紫色的结界与卜原的金色结界合在一起,将仪仗跟人群隔离起来,尽管两人的法术道行尚浅,这一次救人的关键时刻却发挥得超乎寻常的好。

  说话间,晴朗无云的天空像是下起了巨石的雨,几十块巨石密密麻麻的向着仪仗之间的宝顶轿子砸落下来,涂娇娇当机立断翻手打出一把晶莹的宝珠分散开飞向每一顶轿子,珠子遇轿立即化成为一道紫金色的结界,只听她一声令下:“山南勇士随我杀敌!”——护卫在仪仗队伍最前和最后的涂家弟子们已然列阵、施法,施展出各自的法术和武器向天空掉落的巨石反击过去,一时间巨石在半空炸裂成砂石飞散道利鸢二人的结界上又被反弹回去落在地面,沙尘飞舞,杀气腾腾。

  “这小娘们,还挺有本事!”吉苍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们跟前。

  利鸢突然想起自己还在与卜原胸并着胸,立马闪身退出一步来,却发现小狐妖吉苍一副神色轻松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由得怒从中来——“这么多无辜百姓突然遭受灭顶之灾,你竟然还笑得出来?!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本来就不是人啊。”

  “你……”利鸢一时语塞。

  卜原淡淡笑道:“吉苍兄弟即便非我族类,我看却肯定不是冷血无情之辈。”

  听此一言,吉苍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作为一个一向野性自由的狐妖而言,他的确是不觉得这街上的众人灭不灭顶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他其实更多的是好奇那些巨石到底是什么来头以及娇滴滴的涂娇娇竟然会有如此强悍的本事,然而听到卜原的话,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好像的确是做错了什么,仿佛他的确就像卜原说得那样似的,他内心觉得自己真的不是冷血无情之辈,可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时想又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再想了,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大咧咧的样子。

  “哼!小爷我在昆仑山中那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这样的场面算个毛毛球啊!”

  此刻结界之内,那涂娇娇正带领一众山南涂家的弟子奋力战斗,原来在巨石纷纷落下的同时一群无名妖徒从砂石间幻身而出目标直指保卫圈最中心那顶最高大最华丽的轿子——那正是国王所乘之御辇。

  众人纷乱逃命,三个少年则兴味十足的看起热闹来。

  利鸢道:“果然……有妖气。”

  卜原道:“想不通,山南涂家之实力,怎会轻易让妖道攻击进来呢?”

  吉苍道:“切……妖就一定很弱吗?”

  更3_新最E快*6上Bf酷:匠Vm网E

  关于卜原想不通的问题,涂娇娇在战斗当中也在暗自思量,因为她发现袭击而来的一众妖徒实力参差不齐,不想是什么厉害角色,反倒更像是临时组成的草台班子,而他们的目标却是非常统一,都是冲着国王的御辇而来。按理说每次王室出行都会有山南涂家的弟子施法防御妖邪,一般的妖类根本进不来,更何况现如今京都妖祸正乱的时期必然是格外的加强了防御法咒的。莫非……是有内鬼?那么到底又是何人在这之中为妖徒暗中铺垫?这个内鬼到底是人还是妖?或者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伙人?这个内鬼是出自宫廷还是山南涂家?涂娇娇一边挥舞蛟龙般的长鞭将与之对战的妖徒打得形神俱灭,一边保卫在国王的御辇之外,此刻她其实已经胜券在握,偷袭的妖徒已经被杀得所剩无几,而每顶轿辇也都已经被她的结界牢牢护住,轿子里的人其实已经安全无忧。

  涂娇娇转头看向卜原和利鸢,看出是他们设下了隔离结界保护了大街上的平民,心中生出几分欣赏,虽然她能够感觉出这结界并不十分强大,但却已经足够证明出这两个少年的资质和修为已经高于常人,至少已经高于大部分涂家的弟子了。而两人身边站立的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少年却让她颇为诧异,因为自己在看到他时竟然有几分耳红脸热。正在此时,涂娇娇突然感知到一股法力悄悄地袭来,正待察看,突然一个身影闪出一把撕开了国王轿辇外面的结界。涂娇娇一掌打将过去,对方身手敏捷摇身躲避过去,这才看清:竟然是一个凤眼妖媚的红发女子!她竟然能够轻易破掉自己的结界?

  而这红发女子却并不正面接招,接连躲避开涂娇娇的法力攻击之后,突然伸出长长的利爪将御辇的门击碎——一个头戴王冠身裹厚重皮裘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涂娇娇惊呼:“皇上,小心!”

  利鸢低声叹道:“原来皇上是这样子。”

  此刻那媚眼红发女已然带着利爪扑杀过去,只见那中年男子面色平静毫无惊色,直待那女子近到身前之时,一把利剑自皮裘之下刺出,径直穿透红发女子的身体。红发女子凄厉大叫,中年男子却并不拔出宝剑而是自下而上用力剖切起那女子的身体,鲜红的血伴随着妖光闪动顺着宝剑汩汩流动。然而此时那中年男子的皮裘之中突然有物体涌动起来——一个神情稚嫩华服精致的孩童伸出头来往外面看起来。

  卜原惊道:“有个孩子!”

  吉苍惊道:“狐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