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鸢轻拂去自己额头的汗,看向那个白眉蓝眼的狐妖斗士,心中很是欢喜,突然调皮心起,于是便对济苍说嚷嚷道:“哎呦呦……咱们的狐大仙也出汗了呢~要不要本美女亲自跟你擦一擦呀?”

  济苍无语,用那蓝莹莹的眼睛狠狠的白过去一眼,说道:“美少女姐姐,?您都三百多岁了……”蓝色的眼眸如宝石般闪耀,竟然也是分外的迷人。

  “呸!本姑娘水嫩着呢!”利鸢微黑的面皮微微有些红晕,“但是,你是怎么发现刚才这阵仗跟火蜘蛛有关的?”

  “其实跟火蜘蛛没有半点关系。”

  “什么?那你……”

  “只怕跟一个女人有关”济苍看着利鸢,此刻他已经恢复成正常的翩翩公子模样,“说起来,你也认识。”

  “呵呵呵呵……小郎君,原来你还记得奴家……”一个女人的声音嘤嘤的笑了,幽幽地不知从何处传来。

  果然是她!……那个三百年前曾经住在王宫里的妖妃。

  济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正是一个气息温润的午后,她高坐在王室大典行进中的凤仪之内透过珠帘隐现出凝脂般白皙的长颈和花朵般娇嫩的脸庞,这让他对她充满了研究的兴趣和热切的关注。正当他认为典礼队伍的仪仗要经过远去的时候,那珠帘之后的女子仿佛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一般突然转过头来——一张清纯秀气而又略带妩媚的脸上一双丹凤眼眸却像是一潭幽深莫测的水,正碰上济苍兴味灼灼的眼睛。那女子似有若无地浅浅一笑,那深潭的眼眸突然生出了风情摇曳的钩子……只一刹那,仪仗远去,喧嚣散尽,好像谁都没有看到。

  那天是他在蛾妖祭坛里结识了卜原和利鸢之后第一次进入京都,那时他还是那个魅惑的迷人的叫做吉苍的小狐妖。而那个眼神交汇的一刹那,此刻正像是一股幽兰的香气飘入了狐妖的心间,他知道的很,那是一种无言的约定……于是那天的夜里,他悄悄离开了利鸢在相府里给他安排的厢房独自潜入了王宫。而之后在王宫所遭遇的种种吊诡直接影响到了他之后的为妖之道,这自然都是后话。实际上在他们三人回到京都的这一天,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倒并不是这浩荡的王室典礼威仪之中那神秘女子的一瞥,因为那毕竟只有吉苍一个人跟人家对上了眼。

  那个时候三人仅仅是意气相投又加之刚刚才共患难过,所以一时之间结伴而行到了京都,但每个人的目的和心思相互却并不知悉,只不过凭着一种同是年少而感受到的彼此之间的信任。三人走在京都的热闹大街上,回头率格外的高,都是鲜活少年状,一个健硕俊朗,一个俊美风流,还有一个英姿飒爽。在卜原和吉苍满眼新奇的在街市上乱逛的时候,利鸢正一心盘算着非常希望两个新认识的小伙伴能够住在自己家里,因为她的家里的确有所容身之地,尽管她不过是个庶出,但好歹也是个侯府的千金小姐嘛。但是她也有难处,因为一个尚未出阁的女儿家贸然带领两个男子住进家中又着实有损清誉,尽管自己这个庶出女儿近来颇为得到父亲的垂青,但好歹她也还是个侯府的大家闺秀嘛。更何况,利鸢自己也清楚,自己对这两个男子多少都有那么点花痴的心思,万一把持不住……

  “唉——”

  卜原看到利鸢好好的突然叹气,就停了下来关切的向利鸢看过去,彼时恰好午后的阳光从卜原的一侧照耀过来,从利鸢的方向看去,高大俊逸的卜原正立在一轮金色光芒之中望着自己轻轻微笑,温厚、开朗又极其的英俊……利鸢直觉自己一阵眩晕,脸皮燥热,差点没晕过去。

  Uv最^新/i章Ok节;上酷匠~网?

  “其实利姑娘你不必烦忧我和吉苍兄弟没有栖身之处的事情”卜原说道,“其实我在来的路上已经跟他商量好了,把你安全送回家之后我们会住在城郊溪边那处无人的竹庐。”

  “竹庐……”

  “是的,就在进城的路上我们经过的那处。”卜原仍是那副谦谦温暖的笑容,仿佛什么事情都能被他一眼看穿的样子,“那个地方我留心看过了,就在溪头竹畔,虽然无人,但确是个干净又风雅的居所。”

  说话间,野性未驯的狐狸精早已跳脱混迹在热闹的人群当中,因为这个时候王室的典礼仪仗正开道过来,热闹的人群被分成两边。卜原和利鸢被人群挤在了一起,两人身体紧密的靠在一起,这让利鸢的心脏瞬间剧烈的跳动起来,因为她的脸正好碰到了卜原结实又富有弹性的胸膛上,正不知所措时,突然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道:“又见面了。”

  利鸢抬头看到,涂娇娇赫然骑在高头大马上正俯视着他们,一双媚眼里竟然少有的透出些许温和的颜色,原来是山南涂家在仪仗之前为王室开道,并且涂家族长亲自带队,可见此次典礼的人物非同小可,很有可能就是帝王和皇子嫔妃。此刻的卜原正用双臂环绕着人潮拥挤中的利鸢尽力保证她不受到伤害,只见他认出涂娇娇之后,也微微颔首淡然一笑向她见了个礼。

  真搞不懂,大街上人这么多,她怎么就能一眼认出我们来?利鸢心里已经对那个娇媚的涂娇娇翻了好几百遍的白眼了。

  而涂娇娇这时却注意到了卜原环抱之中“肌肤相亲”的利姑娘,竟然“呵呵”笑了一声,然后问道:“你就是传闻当中利远道那个庶出的女儿?”

  利鸢本就不喜欢她,此刻见她神色冰冷又居高临下地腔调,也便硬邦邦的答上一句:“是也不是,与你何干!”

  “哈哈~果然也是个铁嘴钢牙,还真不愧是梅小月生出来的”,涂娇娇转身策马离开,“你的朋友倒是不错!”

  “你……”利鸢有些恼怒,正要回嘴,人家早已经策马远去,不由得气愤起来,张口就骂了起来:“真他娘的贱人!有朝一日别……”突然想到卜原正在自己的身边,下意识的猛然止住了口。

  没想到卜原却说:“贱人自有天收!山南涂家于我也有恩怨家仇,有朝一日……定不手软。”

  这时突然人潮剧烈涌动起来,不远处的惊呼之声啧啧不觉,只见涂娇娇此刻依然腾空而起,那一条蛟龙般的黑色长鞭正挥舞向一块突如其来砸向仪仗正中一顶高大金色宝顶的巨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望说:

  端午假期要来了~~作为一个年轻的奶爸,还是要宅在家里照顾小宝宝的~~预计最快要下周一或二才能再更新了~~如果有真心喜欢此文的朋友,请慷慨评论打赏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