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顷,两人就到达了涂玄朱等人突然消失在黑烟弥漫之中的地方,身后的光门消失,探灵鸟在两人眼前不停地盘旋以及毫无头绪的寻找,因为这里除了一堵连缝隙都几乎看不出来的青砖墙之外别无他物。怎么回事?

  酷匠网`永久免h1费看B小fG说j

  利鸢看了一下绝世美男,见他专注之中并无慌张,自己的心中也不由地稳当下来,甚至有些高兴,因为终于知道这三百多年来彼此没有见面的修行已经让这个狂放邪魅的狐妖变得沉稳有度,端正冷静……或许“端正”二字并不恰当,就在刚才他不还是放浪得一如当初吗?却听到济苍低低的声音:“来了……”

  是的,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利鸢自己也已经感觉到了一股缓缓靠近的刺骨凉意正无声无息的袭来,就连身边的狸奴也忍不住红着四只眼睛躁动得低吼起来。不觉间,妖气横行,黑烟袅袅环绕而生,然而却有没有任何可以见到的能与之抵抗的人、兽或者其他成形的东西,这样的状况反倒更易让人心生恐惧,因为来自未知的危险往往可能就是最致命的一击。

  黑烟如雾又轻似柔纱,冰凉凉的绕着济苍的身体、济苍的手臂、济苍的脖颈、济苍的脸……像是什么人的长长的头发正在撩拨着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心……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在济苍的记忆中爆炸开来,是她!难道是她?这种感觉竟然与三百年前的遇到的那次极其相似,同样都是这种冰冷无息而又柔媚入骨的妖气漫延,就像是长发……那次是她的长发,乌黑的长发垂下冰凉凉地触碰着他的锁骨与他的颈,然后突然勒紧……忽感到颈间一紧,那黑烟不知何时已经化成一双硬如钢铁的手,此刻已然紧紧扼住他的脖子!

  利鸢见状立刻伸出援手,盘龙丝如一条韧长的利剑直刺向那掐住济苍脖子的手,一道灵力灌入长剑硬碰硬地击中那双手,顿时妖光一闪,那双手应声而灭。一股强大而深厚的妖气突然暴涨,只见那济苍长发猎猎如风中旌旗,此刻白眉冷如锋雪,蓝瞳厉如闪电,双手妖力已然聚集向着利鸢身后打将过去……利鸢心头一暖,毕竟是亲密战斗过的小伙伴啊!危急时刻仍然能够顾念你的安危,主动施你援手毫不犹豫。

  原来那黑烟在利鸢一击得手的瞬间突然涌出来一队队背生双翅如黑色飞鸟般的黑衣人,不论眼前是何人何物挥刀便砍,济苍身形如电,早已冲上前去与他们厮杀起来。而利鸢也并没有闲着,因为那黑烟竟然无处不在,那黑衣人像是泉眼冒出来的水似的源源不绝的涌现出来,她挥舞着一根长索盘龙丝施展着三百年来修行后精进的法术奋勇御敌,那狸奴也加入了战团……那黑衣人个个都是没有眼白,面无表情,仿佛是马戏班子里的木偶傀儡,砍杀起来虽然机械却异常凶猛,然而纵然两人一兽战斗力高强,仍然抵不过千千万万涌出的黑衣人,不一会他们便身陷重围之中,举步难行,眼看不敌……利鸢一把咒符甩了出去,盘龙丝随着法力的灌入登时化为万千天罗地网一般的触手将一圈黑衣人瞬间消灭掉,一个略大一点的空间现了出来,两人终于突破黑衣人的凶狠砍杀汇合到一起。

  “哎哟……这一招还不错啊~~干嘛不早点使?”

  “我哪想到有这般凶险……我看怎么是越杀越多呢”

  是啊,竟是越杀越多……眼看两人一兽已经渐渐被围得密不透风插翅难逃了,济苍的思绪却有点飘了,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可是无论如何又不可能是她!那是三百年前他独自夜闯王宫时候遇到的情景,跟现在的状况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可是怎么可能?三百年前的那个人早该已经化为了白骨尘埃,更何况她死的时候很多人都亲眼见到过,这些见证人中就有此刻身边的利鸢。

  济苍突然感觉心中闪过一丝像是谜底的东西,却又没有捕捉得到,只是有一种感觉,这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仿佛都是为他济苍而设的一个局,一个谜局。不管这局的最终真相是什么,他一定要去揭开那个谜底!尽管修行了三百多年,但是他济苍仍旧是个主动出击的人,不,是主动出击的妖,不管什么时候都绝对忍受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眼见黑衣人越逼越近,包围圈也越来越小,仿佛又一次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此刻只听到利鸢一边施法设置着防御结界,一边奋力挥舞着盘龙丝竭力抵抗的声音,还有狸奴越发焦躁的嘶吼。

  “狐狸精!还不动手?我看你应该有了把握~”

  果真,知济苍者,利鸢也。

  “丫头,还记得火蜘蛛吗?”

  怎么能忘记火蜘蛛?那是三百年前他们一行四人刚刚进入冰原时候的第一次遇险,她和青童差点就葬身到了那火蜘蛛的肚腹之中。那天为了找到进入天池的入口,济苍、卜原各自去了不同方向,而她则带着青童误打误撞进入了火蜘蛛的巢穴。那个时候还是青童先发现了憧憧的鬼影悄无声息的来袭,那鬼影正如此刻重重围杀过来的黑衣人,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那些鬼灵都是火蜘蛛在背后用蛛丝操纵控制……蛛丝操纵!利鸢一个激灵:难道济苍是这个意思?难道这杀不绝灭不尽的黑衣人实际上都是被人在背后操空控?

  片刻的思量之后,利鸢当机立断,挥出一把金红色的咒符向那围成一圈的黑衣人直击过去,随即咬破自己的中指逼出几滴自己的血液化到咒符之中。咒符遇血而发,骤然间变化成半扇门板那么大,像是蠕动着舒展开的巨大的花朵,冶艳的妖光闪动着像是嗜血的妖灵张开了尖利的牙齿,不一会儿突然化成了千万颗粉碎如尘埃似的灵光穿越出那层层的黑衣人墙向四周飞散而去,与此同时那黑衣人的背后竟然现出了密密麻麻的一条条极细极细的长丝……果然!

  再看济苍不知何事已经手持一柄银白如月的长刀,正飞砍那长丝的源头——只见那个方向黑烟滚滚,被济苍一刀劈下,瞬间妖光攒动,尖利的鬼哭之声顿时响起,那重围于前的黑衣人墙顿时烟消云散。

  一把柳木细腰美人梳落到地上,断成两段,而四周又变回了安静、沉闷、毫无破绽的青砖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