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冲进密室的济苍和利鸢被涂玄朱避水符里释放出来的狂风暴雨浇了个当头彩——实际上人家利鸢反应快一个防御结界打出来成功化险为夷,倒霉的只有济苍一个。绝世美男狐一副湿身诱惑的模样,默默地转头瞪了那死婆娘一眼,心说虽然事出突然可是你的结界就不能连我也罩住吗?何况人家还受了伤了呢……岂料却看到那婆娘在那里装无辜眨巴眼睛,顿时气结无语,然而更过分的是利鸢的结界没有罩住他反而将那只变身之后的巨大肥猫罩得严严实实!此时那该死的肥猫还在冲着他吐舌头呢……并且,这该死的狂风暴雨依然还在不停地瓢泼到他的身上!真是……透心凉啊!

  “他个娘的!……”

  济苍帅气地甩甩头发,伸出一只手往脸上抹了一把,随即站定了身姿,而那湿透衣衫里若隐若现的厚实的胸脯也挺拔出来,放眼望去一种带着邪气张狂又端正坚定的别样风姿迎面袭来,尽管是在这狂风暴雨淋漓之间却仍然难以湮没这样绝世魅惑的光采,甚至于这种气息过于强烈竟使得那袭过来的风雨无法近身。身旁的利鸢见此一幕直觉得脸颊燥热心跳加速,心想三百年的修为这下算是完了……不过真是三百多年没见到过这狐狸勾人了,没想到还是这么……而他们对面远处的玲珑早已看得目瞪口呆,浑身酥软,差一点就要主动扑上前去跪舔了,连涂玄朱都有点口干舌燥。正在此时却突然听到鱼妖老泥鳅号啕大哭起来,被狐妖迷惑之中的诸人瞬间如梦初醒,往老泥鳅这边看过来,只见这原本就滑稽喜感的老头子此刻正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小手抱着自己的大肚子放声大哭,最奇妙的是他眼中流出来的眼泪遗落到空中的瞬间就化成了晶莹剔透的白色宝石——涂玄朱捡起一颗察看,发现竟然真的是宝石!从前只听过鲛人泣泪化为明珠,没想到这泥鳅鱼妖的眼泪也能化作宝石。

  济苍突然突然发现,这老头十分面熟——“乌老大!”

  老头子闻得此言,连忙把腮边的石头巴拉开,身子灵敏地从地上蹦起来就跳到水里去扑倒在济苍的怀里——“兄弟!你可是来了……乌老大差点就叫涂娇娇打得一命呜呼了呢。”

  涂玄朱:“兄弟?”

  利鸢:“乌老大?”

  济苍:“涂娇娇?”

  玲珑:“什么状况?”

  狸奴:“哇呜……”

  此刻,众人心中俱是满满的问号,场面一时尴尬无语。

  利鸢忽然大声喝道:“乌龙!还不敢快放开狐狸精,你是要勒死他吗?这么久不见,还这么爱哭!”

  “乌龙?他竟然叫乌龙!哈哈哈哈……”得知了这个老泥鳅的姓字名号后,涂玄朱和玲珑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泥鳅听到了利鸢命令般的口气,这才放开了紧紧抱着的济苍,却仍拉住济苍的手不放开,歪过头来对利鸢说道:“你这个丫头也坏得很!……咦,这是个什么?猫!”一见利鸢身边蹲坐一只巨大的肥猫上,老头子陡然受到惊吓,立时摇身变回原形遁入水中……那狸奴见此情景倒也吓了一跳,镇定后鄙视地白了一眼水下那条蠢萌的黑色大泥鳅,轻轻一跃随即缩小成小猫模样窜到利鸢怀里不再搭理别人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利鸢看着相傍而立的涂玄朱和玲珑女,“胡老七呢?”

  “他在这里”涂玄朱从怀里掏出搜仙袋将纸片人胡老七倒出来,随即一道咒符燃起,纸片人瞬间焚烧殆尽,原来的胡老七一下子变了回来,同时涂玄朱也催动了法术将避水符收起,那大雨滂沱积成的水深成海也随之被吸入到避水符当中,于是那条巨大的黑色泥鳅也在水干了的时候又变回来。这个时候的密室竟然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只是多除了一个巨大的出口,而那出口之外仍然是黑洞洞的看不见任何状况……

  庆幸的是几个人的心底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点信任和好感,于是敌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相互的交流。涂玄朱简单的讲了一下如何遇到老泥鳅乌龙,又讲了一些青堡的情况以及黑袍人的奇异举动,同时也正式介绍了已经化敌为友的玲珑,而胡老七也从利鸢口中得知他们已经将小蝶的后事处理完毕以及那一众少年兄弟也处于利鸢建立的巨大结界当中安全无虞。只有老泥鳅乌龙有些懵逼,因为这个三百年的物是人非对他来说实在有点突然,虽然他自己的年龄已经快要超过千年了。

  “那……你是怎么受伤的呢,济苍前辈?”涂玄朱突然主动对济苍表示出尊敬和关切,这让济苍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欣然接受也不是,继续傲娇也不是,虽然自己心里其实已经将他当做卜原看待了,可是毕竟人家还是绝世强力魅狐妖呢,怎能轻易落了价……

  “哦……嗯……你刚才说得青堡有问题,因为跟我们经历得不一样。”

  济苍和利鸢忙完了胡小蝶的后事之后,为幸存的少年们都进行了诊断,发现他们果然都是一样缺少一魂一魄却不知道原因为何,而少年们所在的地方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然而利鸢和济苍却又能自由出入。

  “看来要想就他们逃离此地,根源在别处”利鸢在从外界带了大量的食物和建材返回来的时候跟济苍商量起来,“或许,真的很有必要去那个神秘的青堡里去看一看。”

  济苍反而是气定神闲悠然从容,“你的探灵鸟不是还没回来吗?这就说明他们现在都还没什么危险。”此刻他正在兴致勃勃的指挥着少年们搭建起房屋,一边风度翩翩的炫耀着自己宛若造物主一般的成就感,一边还屡屡嘲笑利鸢像个汉子只能当作买菜和运输的伙计,而他自己心情好的时候竟然还能在简易的厨房里做出一道道色香味俱佳的菜肴来,甚至他还教会了少年们如何种萝卜和地瓜……这一切,让少年们不知不觉的就跟济苍热络起来甚至是崇拜起来。

  “丑丫头,你呀……其实就是个汉子!”

  “切……”

  “连炒菜都不会,你说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没嫁出去的?……哦,你女红也很差劲的……”

  “切……”

  “哎呦……果然是……我看是没人愿意要你呀……”

  “滚!……”

  “哎呦……你说你这三百多年都干什么去了?除了搞了这么只破猫……”

  “哇呜!……”

  “你看本大仙……天文地理无所不精,会建房子会种萝卜会炒菜……人还长得超级帅!”

  “闭嘴!你他娘个骚狐狸,我忍你很久了!”利鸢挥起长索盘龙丝向那得瑟了好几天的狐狸精招呼过去,“哼……你还有脸跟我夸耀天文地理炒菜绣花无所不通?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不就是用你那个不要脸的“读心术”偷来的么?”

  只见那盘龙丝灵力催动开来像是万千犀利的触手,时而编制出天罗地网让济苍无处可躲,时而分散成密集涌动的灵力如枪如火,恨不能将济苍浑身穿孔打成漏子。

  酷K匠n网首发#i

  “哎呦……三百多年功夫有长进啊!”

  “你个男女妖魔统统都睡的骚狐狸!看我今天不教训你个服帖,我就不姓利!”

  “所有人都想跟我睡,那也是因为我有魅力嘛……你可就……”

  “你……我杀了你!”

  三百多年没见了,这几日两人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的那种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少年岁月,因此也是你一言我一语,追追打打分外欢乐。正胡闹间,突然一列金色的探灵鸟凌空飞至,定在利鸢身旁旋转不止,利鸢平伸手掌发出一团灵气,探灵鸟们瞬间化为一片金色的灵力幻影,原来那幻影中看到的正是涂玄朱、胡老七和玲珑女走在青堡中的场景,及至玲珑与涂玄朱冲突后灵力大伤,突然出现一团浓厚的黑烟像是发现了探灵鸟的窥探似的迅速遮挡住了所有画面……至此,进入青堡的三人再无任何影踪。两人大惊,只觉这黑烟出现得莫名的诡异,担心此时涂玄朱和胡老七已经遭遇什么不测,尤其这涂玄朱还是找寻了三百多年才出现的卜原的转世。

  两人决定马上进入青堡一探究竟,于是在为少年们设下了强力的安全结界之后,将金色的探灵鸟施放出来,只见那探灵鸟在空中盘旋少顷,忽然化作一道夺目的金光像是撕裂了天空一般开出了一道耀眼的光之门,门后直通向探灵鸟到达过的青堡。利鸢一声令下,狸奴转瞬变身巨兽,身生巨大的两翼肉翅,四脚腾起五彩火焰云,两人共骑上狸奴背进入光之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