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城之鱼妖的眼泪

  那黑色的巨鱼头不大有四根长长的大须,背部黑圆带有星斑,白色的肚子很大呈扁片状,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此时正在盯着面前的两人看。

  “咦……是条泥鳅吧?”玲珑突然指着大鱼说道,“你看,这个颜色、肚子还有这个须。”

  N看Hh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这下涂玄朱也来了兴趣,也凑过去看,发现的确是条泥鳅,只不过是超级巨大的那种。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吃过的美味,就随口说道:“这么大的泥鳅不知道好不好吃……我小时候玩的时候吃过瓦片烤泥鳅,特别好吃!是我一位一起长大的哥哥弄的……”

  玲珑正要搭腔,突然看到那巨大的泥鳅张着血盆之后向涂玄朱袭击过去,连忙拿出宝镜出手相救,一道白色的神光射向巨型泥鳅,那泥鳅瞬间被冰封起来动弹不得。原来这手中的宝镜不只是开妖道这一种用途,竟然还能将攻击中的对手瞬间冰封住,这一点让涂玄朱颇为震动,幸好之前逃跑的时候玲珑没有对他们施出这一招。

  “要不……咱们烤泥鳅吃怎么样?”涂玄朱讨好的说道,心想自己反正一时半会也逃离不了还不如趁机跟玲珑套套关系,以后说不定还能打打好感牌呢。

  “你敢!”一个陌生的声音吼叫起来,那泥鳅身上的封冰应声而碎,一个身着青黑锦缎长袍的老头怒气冲冲的出现在涂玄朱和玲珑女的面前,吓了两人一个冷不防。细打量之下,涂玄朱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头外表长得甚是喜感,因为他长了一颗小小的圆脑袋,却有一个很大的圆肚子,再加上光头、长胡须和小小的圆眼睛,一种与生俱来的浓浓的滑稽杂耍丑角伶人的气质。两人稍作会意,已经知道这必定是刚才那条巨大的泥鳅,果真是异相丛生,必有妖孽。只是,这老泥鳅的周身上下里里外外除了喜感和滑稽,竟无半点可怕和危险的气场。

  “你这放肆的小子是谁?快给我报上名来!”老泥鳅指着涂玄朱的鼻尖恶狠狠地骂道,一种仿佛你不听话他分分钟就会将你碎尸万段的架势,但是他紧接着就发现面前的两个少年竟是丝毫都没有害怕的样子。果然,还是没有人害怕自己,这次竟然连两个毛孩子都没有镇住——老泥鳅内心暗自叫苦。

  “你你你……快说快说快说!”老泥鳅又让自己看起来更凶狠一些。

  “呵呵……”涂玄朱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甚是可亲,“这位老人家,你是泥鳅变的,对吧?”

  “哼……”

  涂玄朱感觉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喜感滑稽的泥鳅老头了,因为觉得他像是孩童一样的单纯无心机。虽然涂玄朱自从离家出走之后见到也收服过许许多多邪恶的的各色小妖怪让他对妖辈满是戒心,但是他这一次是真的感觉得到老泥鳅并不是坏妖,更何况现在既然已经跟玲珑算是半个坦诚的朋友了,再多一个也无妨,于是他决定老老实实的回答一下老泥鳅的提问。

  “好吧……正式介绍一下,我叫玄朱”涂玄朱微微一揖,又介绍同伴给他认识,“这位姑娘名叫玲珑,跟你一样,也是在下刚才结识的朋友。”

  “朋友……哼!”老泥鳅虽然态度上仍然端着架子,但是语气上其实已经缓和了很多,同时他的提问突然得到了满足让他一时不知道在作何反应,不知道是该继续凶狠狠的呢?还是显出本性跟他愉快的聊天呢?何况,人家都说了当自己是朋友……

  “你说我们是朋友,我就非要是你的朋友么?”老泥鳅还是有点嘴犟,突然他想起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这是什么地方?涂家那个恐怖的臭婆娘到哪里去了?”

  玲珑说:“这里是青堡。”

  涂玄朱说:“这里目前只有我们三个。”

  “可是……涂家的臭婆娘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次是两个人一起说。

  “还能是谁?就是山南涂家的那个臭婆娘啊”,老泥鳅咋咋呼呼的讲起来,“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涂娇娇!人魔妖三界都是出了名的坏啊!”

  “涂娇娇是谁?”

  “是我们家的族长……不过是三百年前了。”

  这下涂玄朱大致明了了,看来这老泥鳅是在三百年前被自己的祖宗辈的那一位在家族除魔录上记载的最后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族长涂娇娇收进到避水符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避水符在祖先手中法力巨大而在自己手中只是个装神弄鬼的小玩意,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老泥鳅能够在避水符里被囚禁三百多年而没有神飞魄散化成水,但是能够有机会结识三百年前经历过山南涂家除魔第一世家鼎盛时期的幸存者,无论如何都只能说是一种奇缘。

  作为山南涂家的后人,涂玄朱常常感于如今的破落而不自觉地怀念当年的鼎盛风光,对于祖先他其实是崇拜的,在他第一次翻开自家除魔录的时候就开始崇拜了,尤其是涂娇娇。一方面是因为涂娇娇是有资格记录在家族除魔录上的最后一位法力修为登峰造极的英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涂娇娇是整个除魔录里唯一的一位女子,这让幼年丧母的他格外感到抚慰和力量。可以说,涂娇娇就是他的偶像。

  可是现在竟然听到一个三百年前与自己偶像打过交道的老妖怪用“臭婆娘”来评价她,涂玄朱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服,于是打算多跟老泥鳅聊一下看能否掏出更多三百年前最真实的情况,不止是涂娇娇,还有那个时候的黄金时代的山南涂家。而实际上,根本不用他专门去套话,在他沉默思想的时间里,全无心机的老泥鳅早已经跟一旁的玲珑女说了起来。

  老泥鳅此时仍然不知自己在避水符里被囚禁了三百多年,只当是自己侥幸逃脱了山南涂家的桎梏,如今见到玲珑女娇俏可爱于是也就打开了话匣子。只听他心有余悸的讲道:“我跟你说啊,这个涂娇娇真的是特别恐怖!也不知道她对我们妖界怎么有那么大的仇恨,不管是大妖小妖但凡是落到她的手里都是有去无回,你要是碰到她可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我那天也没有惹到她嘛,只不过是要送青童回歌乐宫,谁知刚刚走到洞庭湖就遇上她,竟然对我不依不饶,招招狠辣,她那个幽冥百合的长索……太可怕了!连我兄弟都没有打赢她的把握呢,我又哪是她的对手?最气人的是,青童还是个小孩子呢,她都不放过,于是我就愤怒了,我质问她:是不是因为卜原不喜欢她所以才这么变态?那是卜原的问题嘛,又不是我们……结果我就被她打败了……”

  “卜原……又是谁呢?”涂玄朱记起这个名字仿佛在那一男一女的口中听到过,不觉产生了莫大的好奇,而且这一些列的事情仿佛越来越复杂但又好像有好多千丝万缕的散乱的关联,关键是这些关联和复杂似乎已经涉及到了自己。这到底是一潭什么样的浑水!

  猛然间,他注意到大量的黑烟莫名出现并且从密室的四周迅速地往一个方向聚拢,像是黑压压的士兵在迅速的集合,黑烟迅速聚成一团,一股带有浓重血腥味的妖气顿时弥漫开来。老泥鳅下意识地往玲珑身后躲藏,涂玄朱和玲珑也戒备起来,因为此刻的气氛充满了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

  忽然一阵耀眼的灵光爆炸开来,随着灵符翻飞,那聚集起来抵抗的黑烟溃不成军,竟吱哇乱叫着四散逃窜,密室赫然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开口,两个人影冲了进来,正是手持长剑的狐妖济苍和骑在巨大狸奴身上的利鸢。此刻的两人有些衣衫不整,身上脸上都挂着斑斑的黑色血迹,其中济苍的肩膀还正在留着鲜血。两人甫一冲进密室,就被一阵狂风暴雨迎面袭上,透心凉啊!利鸢赶忙打出一个防御结界出来,这才要看清里面是何情景,岂料这时突然听到一个人号啕大哭起来——正是鱼妖老泥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