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得此言,涂玄朱正舒爽着的心瞬间低沉下来——自己真是太无能啊!给了胡老七这么大的希望,最终却仍然没有逃出这区区斗大的密室,而此时胡老七冷不防地一句天真烂漫的话语直像是一柄扎在心头上的小尖刀,让他无论如何都安逸不起来了。

  涂玄朱低头看了看那纸片小人胡老七,终于还是没有马上将他变回原形,心下却拿定主意无论如何都必须带着胡老七逃出去,虽然此时却毫无头绪。他看了看不远处的玲珑女,发现她也正看向自己,此时的她已经不再狼狈,青丝如漆白衣胜雪。不知为何,涂玄朱发现自己每次看到玲珑女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的看到她美丽的那一面,是巧合吗?还是有什么古怪?涂玄朱不自觉地变得敏感和多疑起来。当然,无论如何这青堡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地方都着实值得仔细琢磨和研究,涂玄朱坚信那逃离的机会一定就在这些他还尚未捕捉到的地方。一念至此,他反倒不那么着急逃跑的事情了,现在需要做的应该是好好跟这位美貌强悍的小美妞耍上一耍了。

  “哎!你叫玲珑是吧?”涂玄朱向远处结界中的玲珑喊话。

  “哇~打雷了!”

  “……”涂玄朱立时语塞,只好抓住胡老七塞进怀中的搜仙袋之中,这样一来胡老七只要安心呆在里面睡上一大觉就好了,否则这种变身术可能会对他产生不利的影响。

  这个时候远处的玲珑女忽然“呵呵呵”地想起来,坐在地上的涂玄朱单手支起下巴看过去时不禁有一点心神荡漾之感,这哪里是之前那个冷冰强悍的丫头,分明就是邻家纯洁无邪初长成的小妹妹啊!他心下赶快骂了一句“个娘的!”回过神儿来,心里有些痒痒的,似乎正要开起了花朵儿一样。

  涂玄朱帅帅地向玲珑女招招手,“小妹妹,要不要过来避避雨啊?”

  “小妹妹……”玲珑气得都快笑出声来了,心想:“我出生的时候,你爹恐怕都还不知女人是什么滋味呢。”当然,她还是欣然接受了人家少年帅气的邀请,因为她对他也同样是充满了好奇,尽管她知道这个小子肚子里花花肠子多得很,但是那强烈的贪探索欲就像是磁石一样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玲珑翩然如仙,落座在涂玄朱的身旁,两人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的近距离接触,此刻正是两两相望的一刻,一个聪敏俊逸,一个钟灵毓秀,如若不知两人是敌非友的话,见过的人大都会忍不住啧啧称赞他们是好一对天造地设小儿女呢。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要杀早就杀了。何况……这么美的人儿怎会如此血腥?我断不能相信。”

  玲珑玉颊微红,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道:“看你小子年纪不大,心思可倒是老成……”

  “哈哈……”涂玄朱也爽朗的笑起来,“那也是要看对谁,是吧?”

  避水灵符还在运转,密室内的滂沱大雨仍在哗啦啦的下着,而这碧玉大伞之下的气氛竟然开始缓和起来,两人都放松下来。说到底,其实他们两个人本不相识也并无仇怨,甚至连对方姓谁名谁都不甚了解,虽非友,也不见得非是敌嘛。两人都没有主动说口,却似乎心有灵犀似的相互默许了这一点。涂玄朱甚至有过一丝念头认为如果玲珑是自己的搭档的划或许会更有默契,而玲珑则是觉得这个身份神秘莫测的小子看来也并不坏。

  “你到底是谁?你既知我叫玲珑,是否也该报个名号过来?”

  “在下涂玄朱,京都人氏。”

  “……你知道我问的可不止这些,那黑袍为何称呼你主人?”

  终于谈到了正题,涂玄朱开始严肃起来,玲珑的疑问也正是他所不解的地方。此时玲珑开口询问,显然说明玲珑虽与黑袍人同为一伙但实际也并不见得相互知根知底。玲珑想知道的看来有很多,但他涂玄朱想知道比她还要更多。

  “你问的,也正是我所想问的。我不知道黑袍人为何称我主人,而且我对他半点情况都无法了解到,实在也不能去推测这其中的脉络。”涂玄朱如实相告,又问道:“这黑袍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

  玲珑本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八卦心,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涂玄朱将回一军,不过观察到涂玄朱的确一付诚实无害的样子,也觉得说一下黑袍人的底细倒也无妨,于是开口讲起来。

  “其实这黑袍人我也并不十分熟悉,只是偶尔会在青城的各处遇到他。要说跟他多的交际,也只有在这青堡之中,每月一次都是派我去将胡老七一伙人带进来见他。”

  c4看正Q#版`章g^节上☆r酷匠;网

  “那……他是只有在这里才会以面具示人吗?”

  “那倒不是。印象里,他一直就是戴着面具。我曾经怀疑过,我每次见到的黑袍人是否一定就是同一个人。”

  “你是说……黑袍人不止一个?”

  “或许,这毕竟只是我潜意识里的猜测,而我见过只有这一个。”

  “那你可知黑袍人为何如此对待胡老七他们?”

  “这个……我却是真的知道一点……不过,你问了我这么多,也该轮到我问你了吧?”

  “你……好吧,看你如此美貌动人,你尽管问,我定知无不言。”

  玲珑心里有些开心,顿时觉得有点喜欢这个小子了,虽然狡猾多端,却也不失爽快大方,正要开口,忽听到一个重物落水的声音……“咕咚!”

  两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那水里确有一个黑乎乎的巨大的东西正在窜动,莫非是条鱼?玲珑看了一眼涂玄朱,发现涂玄朱也是不置可否地对他摇摇头。这就奇了怪了,你自己的灵器会出现什么情况你都不知道?

  “到底怎么回事!”玲珑低声喝道。

  “我真不知道,不过……”涂玄朱也感到蹊跷,稍微冷静下来分析道,“我这个碧玉伞啊,正名叫做避水符,在我们家那也就是个小玩意……其实它不仅可以释放出风雷雨电,还可以将毒物洪水全部吸入在内。所以我判断这肯定是上一次用来抵御大水时候连同这大鱼也一并收了进来。”

  “哦……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玲珑又恢复了笑颜,“不过你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用的?”

  “上一次……”涂玄朱猛地醒过神来,因为他忽然想到,这避水符尘封涂家密室不下百年,那么上一次使用到底是何是何地呢?按理说,像这样的活物哪怕是几天前被吸收入内的,现在也早该化成一滩水了……

  正思量间眼前妖光闪现,一条黑色的大鱼腾空而起,卷起的巨大的水浪像是被利剑劈成了两半,犹如黑色的蛟龙般霸气侧漏,血口大张着向伞下的二人探过头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