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人这一番举动着实吓坏了两个少年,就连冷眼旁观的玲珑也面露疑色,毕竟……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受到惊吓程度最大的一个莫过于胡老七了,这个少年与自己的伙伴曾经遭受着黑袍人无理由的羞辱和欺凌却苦于无法摆脱和逃离,这个神秘的黑袍人既让他痛恨又让他不得不惧怕,直到同龄人的涂玄朱突然的出现以及与他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兄弟,他们开始明确了自己想要改变这充满屈辱而又前路迷茫的命运,而今天他也似乎看到了这种成的可能性。可是就在之前的那一秒钟,黑袍人老狐狸对着涂玄朱五体投地的大礼和那一声“主人”,不得不让胡老七内心剧烈地恐惧起来,尤其是在他们一帮兄弟已经将涂玄朱视为了自己脱离苦海命运的唯一救命草的时候。涂玄朱原本就是他们前行的一盏明灯,而现在这盏灯似乎开始显露出了他光明背后的暗影……胡老七动摇了,同时心里又忍不住难受得想要流眼泪。

  涂玄朱其实并不是感到恐惧,而是感到疑惑,巨大的疑惑!从进入这间密室之前就感到疑惑,为什么这里竟然敢自己的旧宅一模一样?为什么这里给他的感觉竟然没有任何不安全,只有陈旧和熟悉的感觉?为什么这黑袍人会如此称呼自己?莫非这黑袍人与涂家有什么渊源?毕竟当年山南涂家盛极一时,不仅有门下弟子三千,更有许多的各路能人异士客居宅中。莫非……是那时候的人?如果猜得没错,那么……此番恐怕不那么容易对付。因为涂玄朱非常清楚,盛极一时的山南涂家其实早在三百年前的那场巨大的战役之后彻底败落,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些无人能解读的秘笈、无人会使的灵器法具和那一栋巨大的瞬间人去楼空的大宅子。如果是那时候的人……那么他是人是鬼?是妖是魔?还有一点:他所图何为?

  “主人?好大的帽子啊!”涂玄朱心里冷笑,正要仔细查看时发现此时伏地行礼的黑袍人已经自行站起身来,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具正对着他的双眼。

  “主人,请上座”

  涂玄朱看不到他面具之后的脸,却仍能强烈地感觉到那面具背后的一双眼睛正眼光烁烁地注视着自己,突然喝道:“把面具摘了!”

  黑袍人一怔,默默地看向涂玄朱,一种沁骨的凉意瞬间发散开来,一边的胡老七手臂上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而涂玄朱则感到那黑袍人虽然身体没有丝毫移动但是仿佛已经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地力量已经冲面而来并且开始在他的身边缠绕。

  “主人,你是不会喜欢看到面具背后那样子的……”

  “你既然口口声声叫我主人,那么你主人的话你敢不听?”

  “主人一定要看的话,”黑袍人慢悠悠、阴森森的回答道,“小人岂敢不从?只是小人担心主人看过之后会后悔……”黑袍人幽幽地半转过身去,一边伸手去摘下脸上的面具……胡老七和玲珑女此时分外的紧张,因为他们也从没见到过黑袍人的真正面目,在这个时刻他们似乎忘记掉了所有什么危险或诡异,竟然一心想看一看这个向来神秘莫测的老狐狸到底是什么样子。

  忽听涂玄朱一声清啸:“走!”

  胡老七猛地反应过来,立刻将两手相扣屏息闭目……只见涂玄朱挥手掷出一串燃烧的咒符像是猎人套马的缰绳,一轮光芒忽然将胡老七圈入其中,胡老七瞬间缩小成拳头大小并且薄如纸片。涂玄朱回手将燃烧的咒符联通化为纸片的胡老七收回自己身边,一张紫金咒符往心口一点,灵光骤现,顿时人影全无。

  黑袍人并不慌张,只是冷冷地吩咐玲珑女一句:“玲珑,开道!”

  玲珑女宝镜灵光一闪,一道白光像是打开了异界之门,黑袍人毫无声息地立时化作了一团飘渺无形的黑烟,像是万千条黑色的毒蛇在攒动,一部分迅速充满包围了整间密室,另一部分飘入了宝镜之门迅速消失不见。玲珑收起宝镜的时候,心里有种遗憾的感觉,好不容易有一次能看到黑袍人的真实面目竟然就这么错过了。毕竟,从她进入了青城之后就经常见到这个黑袍人,却从来不了解他的真实背景和本来面目,只知道他们共同为同一个主人而命令去做各种或无聊或残忍的事情。难道这个主人真的是那姓涂的小子?

  酷!I匠网唯一正$*版X,~其p他`…都q0是:|盗版~Z

  约莫半柱香的光景,密室的角落突然传来有人出现的声音,玲珑略瞥了一眼之后没作任何声张,只是掏出一把精致小梳子优雅地梳起了头发。因为这人的出现早在她的意料之中,而且她也完全有信心可有控制住局面,所以她也就可以气定神闲的梳梳头化化妆,虽然她内心是有一点点惊叹这人多少还是有点本事,竟然可以逃出去半柱香这么久。

  出现的人自然是刚才逃跑的涂玄朱。他原本想对黑袍人来一个出其不意,藉着他自己研习最拿手的逃跑法术和家传的自带灵力的咒符,逃得远远的,没想到不多久就把一股看不到的劲力挡了回来。纵然他这期间又多次施展家传法术,却毫无作用,除了回头路之外别无选择,于是无奈之下只得又一次退回到密室之中。涂玄朱这时的内心已经骂了不下一万个别人的娘了,却也自责自己生不逢时:家中空有山南涂家历代玄术所积累的秘笈而无懂道之人对他施以教导,否则也不会落到如此倒霉的境地。

  最倒霉的其实应该是胡老七,他此刻正变成纸片小人闷在涂玄朱怀里内心焦急徘徊呢。涂玄朱环顾四周,发现只有一个玲珑在那里慢悠悠的梳头发,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他同时又觉得这个时候的玲珑女多了些娇柔娴静我见犹怜。突然他心下一动,从腰袋中摸出一枚碧玉制成的小伞,加上一个咒念将它抛到空中,那碧玉小伞骤然变大化为一把一人高的旋转的大伞将涂玄朱笼罩在内,同时竟然有狂风暴雨顺着那旋转的力道飞射出去——气定神闲的玲珑女玩玩没想到会有如此状况,一阵狂风刮得青丝尽毁,随即又一瓢冰冷的疾雨灌顶而至。

  “敢在姑奶奶我的头上动土……你小子真是活腻了!”

  玲珑女差点要吐血了,但她现在对涂玄朱正充满好奇和疑惑,于是暂时压制住心头的怒火,只是取出宝镜轻轻一划便生出一道白色的结界将自己保护起来,静然不动。在经历了自己与他交手之后发生的离奇变化以及黑袍人对他诡异莫测的对待之后,玲珑其实是对这个小子颇为在意起来,一来想看看这个狡猾的小子到底还有什么能耐,二来也是想知道黑袍人到底有什么真实意图。反正自己跟黑袍人只不过算是“同事”而已,黑袍人的死活与她何干,倒不妨先看看他们会有如何发展,或许会对自己有利也说不定呢?

  顷刻间整个密室竟像是暴露在大雨滂沱的荒野,地面已经积水成河了,而只有大伞之下的涂玄朱此时立在一片干爽之地气定神闲的将纸片人胡老七从怀里的搜仙袋中倒出来并施展法术打算将他变回原样。其实这时候的涂玄朱心里正暗爽,用一个避水灵符将假模假势装淑女的玲珑女泼了个落汤鸡好一个畅快啊!

  正爽着,却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说话:“这不会是大海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