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涂玄朱转过身来对着远处的胡老七说道:“老七,咱们赶紧走,这里很不妥。”话音未落,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两张银色咒符,递给胡老七一张,交待他跟自己一样将咒符按在胸口,然后拿出一张紫色金字的咒符捻在指间开始念起法术来,一道细微的青烟带着抵达点点的火星从紫符一端生出来,那金色的符咒瞬间闪亮起来并开始燃烧。

  “这是我家传的咒符,用一张少一张了,不过能用得上,也算适得其所。”

  胡老七心血澎湃又满怀感激地注视着施展法术的涂玄朱,突然想到自己新死的妹妹以及青堡外那群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突然有点纠结起来自己此刻跟着涂玄朱离开是否太过自私没有义气,未及想太多就看到涂玄朱的法术随着指间的紫符的燃烧一点点开始发生了作用,那咒符燃火而成的灰尘闪着金色光芒旋转着像是螺旋的线在两人身边缠绕着,像是一道金色的结界正在生成,眼见就要成功离开这里了!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照射过来,像是一阵狂风吹来竟然将那金色的咒符的尘冲了个散,那马上即将成形的螺旋结界瞬间功亏一篑。

  “想逃?想得美!”白光一闪竟然聚合成人形,竟是玲珑!

  “你竟然逃得出拘妖网?!”

  “姑奶奶我又不是妖,拘妖网?奈我何!”玲珑女冷笑的一刹那竟然美艳无比,“该教训你了,小子!”伸手两柄银刃在手,玲珑女立时杀向涂玄朱。涂玄朱应势倒地,一个激灵翻滚躲避到一旁,胡老七也上手帮忙,玲珑女的杀气不减反增,下手狠辣竟似全然不顾胡老七的生死。涂玄朱原以为玲珑女会顾忌胡老七好歹也是她的任务总不见得真的要了胡老七的性命,但是见到此刻仿佛不见血不罢休的玲珑女,他实在不能不考虑胡老七的安危,毕竟他当他是兄弟。

  胡老七本就不是玲珑女的对手,眼见此刻已经落得下风,再不出手恐怕他就人头落地了,涂玄朱伸手挥出一记长鞭,正是三百年前涂娇娇常用在手边的那条黑色长鞭。长鞭如蛟,缠住玲珑女的手臂将她从胡老七的身边拉开,孰不知玲珑女早在等待涂玄朱为救胡老七出手这一刻,玲珑女借力涂玄朱的长鞭顺势一柄银刃直刺向他的心口,涂玄朱慌乱之中一把用手握住玲珑女的手腕奋力抵制,正是到了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口。存亡不过一息之间,涂玄朱对付玲珑女根本就毫无胜算,仰仗得无非就是反应快和小聪明罢了,这个生死攸关的当口他却是完全没有招架的时间,此刻脑子竟是一片空白。

  一道白光不知何处而起倏然爆烈而出——玲珑只感到自己的整个身心像是瞬间被浸入到阴凉清冽的溪水之中,又忽而感到自己正沐浴在和煦暖阳的笼罩之中,一股浑厚的阳刚之力喷薄而出将她往远处大力的推开。她的内心突然升起一种极端恐惧的焦躁,她想赶快摆脱想要马上逃离,然而涂玄朱却正用力抓着她的手腕,这让她觉得自己特别的无力,恐惧的情绪竟然越发强烈到了极点以至于她感觉到自己的躯体和灵魂正在被撕扯被分离……玲珑突然下意识地、无法控制地大声尖叫起来,发了疯似的尖叫和挣扎,而这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

  上一刻涂玄朱还头脑空白奋力求生而不能,下一刻他就被玲珑女莫名疯癫的尖叫声吓得差点丢了魂儿,所幸他反应够快,趁此异变之间早已从玲珑女的手下溜走并且做好了重新迎战的准备——要知道,涂玄朱虽然道法不如山南时代的祖先们那么高深,但是他离家出走时候却是打包偷走了家里大量的咒符灵器,打不过的时候保命逃跑应该不成问题。

  涂玄朱留意到自己逃脱开玲珑之时,一只三珠串成的手钏从玲珑的手腕脱落在地,那珠子莹润晶亮,发出淡淡的柔和的金色光芒。而玲珑女在两人分开的瞬间,竟然停止了疯癫与尖叫,但是她整个人看上去头发散乱神色委顿,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险恶的浩劫一样。这个时候的玲珑竟然看上去有些可爱,因为显得很真实——涂玄朱默默地想到,同时又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小流氓!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还不赶紧趁她尚未缓过劲儿的时候,赶紧带上胡老七溜之大吉!

  涂玄朱赶紧向远处的胡老七跑过去,却看到此时的胡老七正一脸惊骇的看着自己的身后,话说这胡老七也并不个胆小怕事之辈怎么会如此表情?他连忙转过身来,一边退到胡老七身边一边向前方看过去,只见那原本只有一扇玄铁窄门的已是甬道尽头的墙壁此时正妖气弥漫浓云升腾,一个个只有后背生有翅膀的只有眼白的黑衣像是黑色的飞鸟一样从中飞出来向他们冲刺过来,然而奇怪的是这些飞出来的黑衣士兵及至他们跟前不远处便自动化为黑色的影子隐没而去……“吱嘎吱嘎~”的声音传过来,有些刺耳和晦涩,浓黑的妖雾渐渐散去,甬道的尽头现出一扇正在缓缓打开的巨大的石门,门的里面黑洞洞看不到任何事物。

  涂玄朱心想:看来这次还真不好脱身,不如进去探他一探,早好过这一番的一惊一乍……看了一眼身边的胡老七,正碰上胡老七也看向他。

  胡老七不愧是好兄弟,一个眼神就会意到他的意思,只听他说道:“玄朱兄,不如闯他一闯!这样的青堡我从未见过,但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的机会。”

  “好!”

  此时那甬道尽头的大门已经全开,一股黑烟像是游动的黑纱无声而出将玲珑女包裹在内带进室内,一盏长明灯应声亮起,随即一盏接一盏的灯迅速亮起来,使那个出现的神秘的屋子亮如白昼,仿佛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而摆出了欢迎的姿态,却看不到里面有任何人的气息。

  胡老七拍拍兄弟的肩膀放胆走了进去,虽然危机伺伏,但是逃离出去的那一丝希望的吸引力更加巨大,所以哪怕是妖洞魔窟他胡老七也照进不误,涂玄朱紧随其后进入室内,一阵黑烟在他们身后无声地进来,石门轻轻关闭的一刹身后甬道那一盏盏出现在墙壁上的长明灯瞬间熄灭不见,甬道消失不见。

  两人在亮如白昼的室内打量,只见这件屋子像是议事的中厅,甚是宽敞。涂玄朱环顾这大厅的前后左右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出入口,这是一间类似密室一般的独室,唯一奇怪的是这独室的顶上悬挂着十一只荧荧飘动的灯笼,既不是照明又不是装饰。独室的尽头靠墙置一面不大但绘有松林明月的图样颇为古朴的屏风,,正中主位上是一张单人的坐榻和小几,没有任何人,除了立在屏风一侧的玲珑女。

  看"正版a《章节;5上j酷LS匠网

  “这里是老狐狸每次见我们的地方。”胡老七说道,“每次他都是坐在这里,问我们过得好不好”

  “问你们好不好?”

  “是的,”胡老七恨恨道,“我们当然过得不好,因为他的下一句话就是命令他的爪牙用鞭子抽我们,抽每一个人……”

  “岂有此理!”

  涂玄朱突然觉得身后有异,立刻警戒转身,只见一个高大的戴着面具的黑袍人不知何时开始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这个老狐狸!”胡老七愤然叫道。

  黑袍人不理会胡老七的叫骂,只是轻挥衣袖,一只串有三颗暗黑色珠子的手钏便像是有灵性似的飞向玲珑女的手腕,玲珑女瞬间恢复了神采。只见那黑袍人转身面向涂玄朱,竟然跪地行起了大礼。

  只听他说道:“主人,您终于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