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们能到此处真的不是偶然,甚至涂家那小子也是如此。”济苍略一沉吟道出他刚才发现的异状,“我发现这里的这些孩子都不正常——他们都少了一魂一魄。”

  L《酷匠网8唯+一正7版.,。其他:都?是!√盗b版F\

  利鸢点点头表示认同,因为她也隐隐觉察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但此刻她只是对离开了胡老七之后有些手足无措的少年们充满了怜悯之心,因此决定先把他们好好的安顿下来再做他想,毕竟死去的胡小蝶也需要料理一下身后事。反倒是济苍被那神秘的玲珑女勾起了极大的好奇心,一心想去寻找她的踪迹,对此利鸢却很从容和平静,因为在那三人从神秘的铜镜大门消失的刹那,她已经施展法术追随了过去,消息应该很快就会送回来。却说玲珑女突然祭出铜镜法器打开了神秘之门将胡老七强行掳走的同时竟然连带着涂玄朱一起带上了,这是她完全没有预料过的结果。

  玲珑女将胡涂二人掳进镜门之后就不再对他们充满敌意和约束了,因为她清楚此刻的二人绝对无法逃走,而两人并排走在玲珑的身后,也是安静无语。实际上这样的结果也是玲珑计划之外的事。她原本的计划只是按照主人的命令将胡老七带进青堡,尽管她的内心对胡老七他们的命运和遭遇也有些许恻隐之心,但命令终归是命令,更多的事情她管不了也没有能力插手,反倒是意外被带进青堡的涂玄朱的安静和驯服让她总觉得哪里很奇怪。玲珑实在拗不过自己内心莫名而强烈的奇怪预感,于是总时不时偷偷去打量一下两个少年,却没有什么异样。三人在一种异常安静又有点尴尬的气氛里行进在镜门开出的那一片耀眼的白光里,眼前豁然一片阴凉袭来——已经进入了青堡。

  这时涂玄朱才开始打起精神来观察着这个传说中神秘又可怕的青堡,只见此时他们正步入一条四周皆为青砖砌成的光影阴暗的甬道,约莫只有几人宽,前方隐隐约约黑咕隆咚根本无法看清。然而奇怪的是,涂玄朱发现自己并没有之前胡老七和小蝶描述与他的那种绝望、压抑和恐怖的感觉,反倒有一种安全感。

  “是了,感觉像是走在涂家京都的旧宅里一样的感觉……”涂玄朱边走边想起自家在京都的旧宅子,那是一所青砖和木头混建的大房子,是他们涂家曾经显赫一时的标志。那所巨大的房子,当年曾有多少权贵王公进进出出,又有多少威风凛凛的山南捉妖士为之自豪……当然这些盛极一时的门庭若市、烈火烹油,涂玄朱是从未见到也从未感受过,因为他出生之时山南涂家早已没落到只剩下一具空壳的旧宅子了,而就连这旧宅子也在他幼年时便被他那个虚荣刻薄的后娘变卖给人了。但是,涂玄朱却依然记得孩提时代玩耍过的那个陈旧而巨大的宅子,因为——此刻他正在渐渐进入的青堡竟然给他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仿佛这青堡……就是山南涂家那个宅子!

  “不,不是……这绝对不是旧宅,我明明记得被二娘卖给一个官员做外宅了”涂玄朱尽力让自己从那无时无刻袭来的熟悉感之中脱身出来,却又会不自觉的去回想自己旧宅的模样——“其实,旧宅里也有一条这样的甬道,通往地下的一处法坛,那时候跟长右哥哥一起玩捉迷藏时候无意进入里面……不过,那甬道被前代长辈施过法术,每走一步就会在前方亮起一盏长明灯火……”眼前猛地一道光亮将他暂时从回忆里惊醒,看到的景象竟让他既惊讶又迷惑——前方墙壁上突然出现一盏长明的灯火,并且随着他们往前行进的步伐,每走一步便亮起一盏,跟老宅的长明灯一模一样!

  同时感到惊讶的当然还有胡老七和玲珑女,因为他们多次在青堡中穿行从来见到的都是阴暗、狭窄、绝望、压抑而又恐怖悚然的青砖墙。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你走在一个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沉重青砖的地方,没有一丝缝隙,不透一丝气息,后不知来处,前不明去向,浓重的压抑让人绝望到连逃跑的念头都无法产生。倘若说此刻涂玄朱感到惊讶的同时仅仅是觉得迷惑,那么胡老七感觉到的骇然似乎更加真实一些,因为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情形。胡老七看了玲珑一眼,发现她竟然也面露惊色,仿佛这并不是她所预料之中。胡老七这时突然感到心中镇定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在镜门开出的光路行走的时候涂玄朱与他约成的小计划,另一方面他心中盘算这种种异象都是涂玄朱出现之后所发生,或许这正是他们等待已久的那个最终逃离的时机。所以他片刻就不再感到太多恐惧,而是开始留意起玲珑和涂玄朱两人的一举一动。

  玲珑女则是在惊讶的同时开始警惕起来,这一次的行动实在是太多的变数了,从那一对外来的陌生男女,到这个被顺带“牵”来的头发卷卷的清秀少年,再到这万年不变的青堡突生的异象,还有自己强烈感受到的那种奇怪的预感……这不得不格外警惕起来,毕竟完成任务事小,把自己折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玲珑转身盯着一脸无辜的涂玄朱严肃的注视了良久……又是没有找到破绽!按理说,这个小子肯定有问题才对……正苦恼着,耳边忽然传来一句滑溜溜的话语——“这位姐姐生得貌美动人呢,敢问可有婚约否?”

  说话的正是此刻笑意吟吟的涂玄朱,玲珑女粉脸倏地一红,顿觉七窍生烟,这内容却又不便当即还口,当下只想一刀劈了这小子碾成灰撒到风里去。没等发作,就眼见着那小子笑呵呵地兀自向前走去,只听他口里随意轻佻地自言自话起来。

  “这面应该有石人奉香火对立……”瞬间前方灯光闪现之间出现十二个高大石人武士两两奉香对立。

  “马上就到了彩绘的石壁了吧?”果然两面彩绘着山南涂家自上古起斩妖除魔的各大光辉事迹的巨大石壁赫然出现并长长的延伸进前方黑暗的阴影之中。

  “要到头了……前面就是门了,还有……”前方的黑暗像是清晨的雾气一样应声而散,一道黑漆漆的仅有一人宽窄的玄铁门出现在三人的眼前。门前涂玄朱翩然而立,满面神采,眼睛确实弯弯的充满笑意,玲珑女见他笑得诡异,却又不明其里,于是决定以攻为进,她快步上前一把推开了玄铁窄门——一道闪光突然飞出,玲珑女早有警惕足尖轻轻一点退身而出,岂料那闪光竟是一张巨大的拘妖网,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对她纠缠攻击起来。

  涂玄朱仍然立在原地,此刻竟然指着这凶猛无比的拘妖网“哈哈哈哈”笑出着说道:“还有拘妖网在里面埋伏……我刚才没有说完,姐姐为何如此着急?”玲珑气急,挥手祭出宝镜向涂玄朱照过去,愕然发现那小子不但毫不躲避,竟然还冲着她笑眯眯的摇手再见——突然眼前一花,拘妖网已经扑将过来将她囚于网中,并且瞬间缩小成拳头那么大往玄铁门后退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