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玄朱却是第一次见到她,只看她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身量高挑素衣飘飘,眉若青黛眼若娇杏,左颊一颗圆圆的酒涡伴随着那巧笑倩兮而格外引人注目,如果不是因为她出现的如此唐突不敬,倒是个十分动人的女子。

  玲珑近到前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小蝶,恍若未见似的面对众人的怒视,只见她面带暖意笑吟吟地说了一句:“胡老七,又到了进青堡见大人的时间了。”声音不大,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不是在商量,而是命令和通知。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服从。倘若你不服从,她也足够能力让你低头听话。这是济苍和利鸢对她的第一感觉,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胡老七他们与玲珑可谓是不打不相识。早在他们一开始被通知进入青堡的时候,他们就愤怒和反抗过,然而不仅在青堡里没有找到任何可以逃离的希望,就连在进入青堡的途中也完全被玲珑这个小小的女子控于股掌,丝毫异心机会都没有。他们大约在玲珑手里失败过三到四次之后,就决定放弃暴力反抗这种方法了,所以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直与她相处较为融洽,甚至可以说是近似于朋友一样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上的渐变正是胡老七所希望达到的,因为他笃定玲珑这个神秘的女子必将是他们离开此地最重要的筹码。然而这一次,胡老七真的不想再假意去顺从了。

  “玲珑,”胡老七沉声讲道,“我妹妹就要死了。”

  “哦?”像是刚刚知道似的……

  “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但是唯一记得的就是小蝶,她是我的骨肉血亲。而现在,她就要死了……”

  “胡老七,大人要见你,你还是快点跟过来吧!”玲珑冷声说罢即要转身离去,乌发白衣随风飘摇,这时她脸上的亲和温暖已然化为冰霜之气。

  “死,是好事呢。……你何必悲伤?”

  Ci看l正T}版.章M节上o酷M'匠^}网

  胡老七一时气结却仍然隐忍冷静,竟然显出几分领袖的气质,面对着随时都可能发难过来的玲珑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突然意识到此刻正是一个很让玲珑愿意帮助自己的很好的机会,之前的一次次潜移默化的与玲珑靠近和熟络不正是因为缺少一个足够撼动她内心的契机吗?何况,小蝶和玲珑也算投缘,平时颇为交好。于是,在玲珑冷然转身的一刻,他往前跨出一步拉住了她的手腕,说道:“玲珑,帮帮我们吧……”

  胡老七的这一举动让众人有些惊讶,也让济苍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开始有意关注起这个干瘦的少年了——这是一个他内心里似曾相识感觉的少年,却又与涂玄朱、卜原甚至是当年的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而且……他的身世到底是怎么回事?

  玲珑冷艳一笑,两只大眼睛骨碌骨碌的看着眼前的胡老七,抬起被他抓住的手给他看,胡老七立刻松开手。

  “胡老七,你相信我。死,真的不是坏事。”

  “……帮我……”

  “大人这次,只想见你一个……来吧!”话音未落只见白衣胜雪的美丽女子挥手祭出一面光洁耀眼的铜镜,那铜镜瞬间变大仿佛打开了一扇光芒夺目的大门……莫非这就是离开的出口?又或只是进入青堡的入口?只见玲珑一把抓住身边的胡老七进入镜中,涂玄朱眼疾手快突然窜出来抓住胡老七的衣襟往回拉,然而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玲珑、胡老七连带涂玄朱一并进入了镜中消失不见,而那镜子在三人进入之后当即宝光一闪也凭空消失。

  “哥哥……玄朱哥哥……”原本尚存一息的胡小蝶这时因为自己的亲哥哥和喜欢的涂玄朱同时被玲珑带往不可预知的危险境地而惊惧和担忧,终于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一声惊呼之后闭上了眼睛。

  济苍和利鸢静静地立在一旁,冷眼看着哭泣的少年们和那个已死的苍白的少女,心中却不是滋味,虽然经过了三百年的修行却仍然做不到心如止水,尤其是利鸢,虽然三百年的修行让她近于得道升仙,却越发让她的性情变得慈爱善感了,这种变化让济苍总是无法适应。而此刻的利鸢神色正黯然,眼睛里透出了轻微的哀伤。济苍默默地看着这个曾经的小丫头,用力握住她的手,虽然握住手的同时立时就被利鸢怀里那只肥猫用爪子攻击,但是那又算什么呢?其实济苍的心情也有些哀伤,实际上并不是因为这个刚刚见到的少女,而是因为这个少女让他想到了以前的人与事。

  利鸢仰头注视着此刻沉稳坚定的济苍,神色依旧伤感,她轻轻的说道:“这女孩的眼睛很像青童……”

  听到这话,济苍心里突然疼起来,像是有人在他心上狠狠地锤了一下,如此想来这少女的眼睛果真……果真长得跟青童很是相像,可惜她死了,可惜……青童也死了。尽管过去了三百年,济苍仍然记得他们三人带着青童在冰原鬼镇里行走的情景,那个时候的青童已经开始要窜起个子了,所以一路上总是嚷嚷着棉衣太短,那个时候的青童身量开始长大但是面孔还是个孩子,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光彩。想到青童的那一刻,济苍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只是有一种感觉在心底升起,总感觉那神秘的战书与这神秘的青堡之间存在着一些联系……再加上刚才救治胡小蝶时候察觉到的少女身上的异样,让济苍开始产生怀疑。然而看到利鸢满是哀伤的脸时,让他又忍不住地想去安慰自己的这个老朋友,于是也就暂且不再深思量了。

  济苍从利鸢怀里把狸奴掐着脖子一把揪了出来,一边看着刚才还嚣张的肥猫此刻红着四只火焰般的眼睛在半空无用的蹬着腿,一边转移了新的话题以便能让利鸢的情绪好转回来。

  “这个玲珑看起来不一般呢……”

  “是的”利鸢果然一下子就把注意力从回忆中转回到现实,“我刚才仔细观察到了,我发现她身上带着一样你我都很熟悉的东西。”

  “什么东西?”

  “这个……”利鸢从包里取出一颗色泽暗哑的珠子递给济苍看,“她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三颗卜原的珠子。”

  话说这个珠子前面已经提到,曾是卜原收妖除魔时所收服的能汇集邪气和妖气侵染人的珠子,只有天生至阳之魄的卜原才能压制它们的魔气并将他们净化,其他的无论是人还是妖都很容易被这些珠子的妖气侵染和诱惑。然而原来一串十一颗的珠串,在卜原死去的时候失去了压制而挣脱逃窜,散落得七七八八了,原本以为只有利鸢捕得了一颗,没想到在这个神秘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三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