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水花应声而起,宛若一道水墙围成的牢笼将济苍困在其中,济苍只感到如堕梦中,像是被无尽阻力纠缠,又像是空若无物,心中有千钧之力,手上却软绵若醉……正焦急间,忽然发现四周阻力全消,杀气全无……其实是什么都全部消失了,四周安静得象死了一般,济苍内心诧异得发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此刻不是正在小蝶的记忆和意识里探寻吗?而且刚才还遇到了似真似幻的敌对力量,那现在这又是什么?最可怕的是……竟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莫非敌人已经强大至此?

  济苍双目猛地睁开,幽蓝的光芒悄然收起,只见对面的少女早已经倒在一旁口吐黑血,肥猫狸奴正在用脸蹭磨着她的小手,而自己的双手……正按在狸奴的肥屁股上!怪不得什么都消失了……济苍一口老血差点就喷出来。还是要先救人为上,济苍一巴掌拍开那只肥猫,激得肥猫唧哇一声尖叫回过身来对他呲牙想向,脖子上的毛都炸立起来。再看那少女,面色煞白,秀目微启,一丝生气若即若离吊在那里,怎么看都是无能为力了。

  这时候那密密疾厉的小雨已经停止,暴烈的阳光骤然的笼罩下来,炉火般炙烤着地上的一切,那经历过屠杀的黄泥地此刻惨白得发出强烈的白光,像是一张极端干渴得近于枯槁的面孔。济苍挥袖收了遮风挡雨的结界,这时才仔细打量了这群少年,他们大约都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干瘦却精壮的身子上套着颜色各异,款式不一的短衣,此刻都有些破烂,有几个还敞着怀露出少年特有的刚开始鼓起来的青白色的胸脯,唯一装扮不同的是不远处身着半旧精致长衫的涂玄朱。此刻这群少年静静地呆在酷日的暴晒下,干渴仿佛使得每个人都像是皲裂的秋叶都不说一句话,悲愤如火焰热热地熏烤让他们显现出一种恹恹地表情,却有一种锐利刚烈的信念在他们的眼波中流动……汇集成一条强硬的闪亮,如同一柱在巨大飞瀑中疾然撕扯出的水箭。像是一支即将强力挥出的战戟。

  是的,复仇!他们此刻再也无法压制自己,他们要反抗,必须反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的家园被毁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亲密的朋友和伙伴被杀死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到这样的欺凌和屠杀了……自从他们拥有的记忆开始,他们就像是被流放的囚徒一样在这个荒凉却无法离开的地方,就像是被豢养的牲畜一样被任意蹂躏,被肆意奴役。可悲的是他们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完整的身世,他们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欺凌、奴役中被动的屈辱、反抗、重建家园以及思考着如何逃离,现在的这些队伍就是他们长期以来自我建立和训练出来的备战组织,只为了有朝一日会有那么一个时机,一个他们可以成功逃出去的时机,哪怕到时候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只要……只要有一个人能逃得出去就好,只要小蝶能出去就好——她是他们当中唯一的女子,是他们所有人心中最不能不在乎的纯真爱恋。他们认为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每月进入青砖城堡里与那“老狐狸”见面的时刻,可是却并不能找到任何破绽。

  他们其实内心也常常为此焦灼不已,他们不过是一群骁勇刚烈的少年而已,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涂玄朱的少年奇迹般的出现、离开又回来,这让他们有了莫大的希望……可是,仿佛只有涂玄朱自己可以来去自由却并不能带走他们任何一个。再然后,就发生了这次突然出现的屠杀,他们之中唯一的女孩从此即将里离他们去了——济苍和利鸢也是后来才了解到了这些,而此时他们不过是感觉到了这群少年的身体中存在的异样以及他们所处的地方颇为古怪。

  远处渐渐看的明晰,一座青砖造成的高大的城堡显露出来,阳光下仿佛有些苍白无力,又隐约散出一股陈旧的气息。

  \l酷(◇匠¤网_~唯,一rb正《w版:,+其E他c◎都%1是'盗√☆版

  “其实她已经救不了,你也知道吧?”济苍看似冷漠的甩给利鸢这么一句。

  利鸢面色凝重,抬眼看了一下济苍,知道他说得是真的,同时又环视了一众的少年,看出他们眼中虽然悲痛却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心中突然产生一丝伤感,这伤感竟是如此地熟悉,像是烈酒入喉,像是利剑穿心,仿佛三百年前的那一个时间点又重新轮回至今,那天也是个烈日灼灼,而卜原就那么躺在济苍的怀里,而他们却救不了他。

  她轻声说道:“对不起。”

  “谢谢。”说话的是胡老七。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孩却是这群少年的中心和领袖,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经无力回天,而他轻易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之前他已经看到过很多次他的小伙伴被突然出现的神秘士兵用鞭子打伤致死,或是被突然出现的猛兽撕咬致死……总是有人会死,因为他就是想要我们死,即使是经常取乐似的过来刻意虐辱他们也无法改变满足他变态嗜血的内心,只不过这次死的是小蝶而已。

  涂玄朱此刻也在胡小蝶的身边,看着她那青春的生命在胡老七的怀里一点点逝去,心里莫名的沉痛,感到眼中已经不自觉地开始涌出热热的泪。这是自他的母亲去世,他第二次为一个人的离去而流泪,第一次是在长右哥哥为了救他被万箭穿心堕崖而亡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不久之前的某一天,温柔的小蝶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听他吹奏竹箫的场景,于是抽出那管竹箫悠悠地吹响起来——正是那日的曲子,也是长右哥哥教给他的曲子。

  曲子明朗悠远,箫声中却带着些许哽咽般的情绪,如诉如泣,所有人都沉默在这幽幽的挽歌,只有美丽的小蝶在轻轻的微笑。济苍本想询问涂玄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但却无法在这气氛里开口,因为这一刻里他的内心也有些莫名的暖意,他已经开始有了那么一点点认同涂家这小子就是卜原的转世了。

  “呵呵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突兀的传过来,一个袅袅婷婷地身影远远的过来,没有人注意到她是怎么出现又是怎么靠近的,只是愤怒地注视着这个不请自来、不合时宜的女子。而这个女子,胡老七却是认识的,因为每月一次与“老狐狸”的见面都是由她来通报和引领。

  她的名字叫玲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