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原神情庄严,遥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轻声暗道:“谢谢”。转过身来,他轻啄开自己右手的中指,挤出一滴鲜血弹向空中,血滴瞬间化为一片红光如轻烟一般笼罩到眼前宽阔却并不流动的水面之上,然后拉住利鸢的手腕带着她移步走向水中。在还没来得及多多感受到卜原手掌温度和力度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到了对岸,利鸢发现这水的对岸原来竟是一片春风煦日、嫩柳如丝的地方,尤其是那些高大的柳树看上去既伟岸又温柔。突然耳边传来威声震天的声音,两人朝那来源之处察看,只见到妖芒升腾羽尘漫天,这才知道涂娇娇果然说得没错……蛾妖们貌似并没有元气大伤亡族灭种,反而倒是越发壮大起来,此刻经历了三尊内讧之乱和魔变侵噬之险之后的蛾族正在进行加冕大典——正中一处高台威武庄严,紫尊奇漠风和灰尊洛竹生此刻华服肃穆正在对新任的蛾族金尊首领戴上妖王金冠,新首领自然就是那原来的青尊炎猎风了。

  利鸢被蛾族的新王加冕吸引住的时候,卜原却在四处张望和寻找着,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一点吉苍的踪迹,于是他索性席地而坐,闭目施法,旋即祭出一张蓝色的符咒升至空中,那符咒缓缓升起并发出圆润的光芒,那光芒开始时若隐若现像是星星火苗,不久时突然耀眼之极并迅速扩散到整个天际……蛾妖新王炎猎风正检阅着自己手下的千军万马顿觉雄心万丈,突然被这瞬间映亮天际的光芒吸引,抬头望去时竟然一阵剧痛从心口传来——那光芒的天际上一个飞舞着巨大金色羽翼的绿色身影正向他慢慢的靠近……绿如!绿如!……他心上的那个爱人!

  “绿如……我们成功了!”他热切地向她说道,眼含着泪。而她,并不语。

  “绿如……过来,让我保护你!”他自信满满地向她敞开怀抱,面带着笑。而她,并不语。

  “绿如……我爱你……”他静静地说,这次什么也没做,除了凝望着她。而她,仍不语。

  卜原一口鲜血涌上来,利鸢连忙过来扶住他……突然一个巨大的声音喝道:“都醒来吧!”

  卜原一口鲜血涌上来,利鸢连忙过来扶住他……突然一个巨大的声音喝道:“都醒来吧!

  是吉苍……

  利鸢猛地睁开双眼,正对上一双蓝莹莹的大眼睛和一道冰雪寒锋的白眉毛,而卜原在身边正口吐鲜血。还来不及细想,天地突然一阵动摇,灵光一闪之间,利鸢只感到脚底一湿,然后是腿,再然后是腰……他个娘的!掉到河里去了!她连忙挣扎起身走上岸来,河水并不深,只是这浑身都湿透了……放眼望去,河畔是一片嫩绿的豆瓣草,铜钱大小的叶片此刻想是一张张睡梦中小孩的脸,开合吐纳,氤氲出一层薄薄的清雾,天空上一轮圆月已经开始渐渐隐去。利鸢猛地意识到:出来了……这次是真的从露珠里出来了!

  “擦擦吧……”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利鸢看到笑呵呵的卜原正向她看过来,突然觉得无比的窘……天哪!为什么只有我掉到河里……

  天已微微发白,原来不过寅时。

  即已脱险,各方势力竟然不约而同地飞快收拾好自己的状况,各自散去,只留下三个原本只是去看热闹的小伙伴们,而他们的心里也充满了疑问——利鸢不明白自己何以入梦,卜原不明白吉苍何以不入梦,而吉苍则疑惑的是自己所看到的那一个身影……就在他们破除魔咒从露珠结界里逃出来的那一刹那,他看到的那个一闪而过的身影,那是一个白衣的女子的背影,只看见她的发髻上斜斜插着一只长长的金步摇……

  济苍深深叹了口气,把思绪扯了回来,毕竟那都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那是第一次他们跟卜原的相遇,也是他第一次跟她的相遇。济苍突然有些小小的伤感,如果当时自己不那么冲动去做那么多的事情,是不是后来的结局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呢?往事已矣,毕竟卜原都已经死去三百年了,还是先去解决眼前的这个谜局吧。

  酷!匠/网(s永%久免费B看r小{说e

  正待动身,忽然看到前方飞回几只浑身闪着灵光的雀儿,济苍伸手捉下一只来看,那雀儿在手中立刻化为一张粉红色的符咒并发出大声的声音:“狐狸精,赶快过来!赶快过来!”符咒随即自行燃烧化为灰烬而散……是利鸢那丫头,不,那婆娘的声音。济苍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伸手接过一片树上飘下的落叶略施法术将之化成一叶轻舟,随即跟着空中的灵雀儿向前方翩然而去。

  及至到达利鸢停留的地方,济苍拂袖将扁舟变回成的那片落叶轻轻的飘散去之后才一副玉树临风英俊博雅的模样走到面前那一人一猫的身边。利鸢转身收回了引路的雀儿符咒,神情严肃地看了看济苍,一句话都没说就转回了头,而那大猫仍然还是变身之后的巨大模样,此刻竟也回头傲娇的白了他一眼。

  “那小骗子呢?找到……”济苍哼哼哈哈地走到利鸢身边往前看去,竟也被前方的景象略微惊了一下。

  眼前是一片焦土。废墟燃尽,黑褐色的血痕尚未完全瘾入黄土,一株青青的樱桃树是唯一的幸存,那树上的花朵还未完全绽放。一群少年围在树下,他们的脸上还残留着斑驳的血迹^在这个清冷的早晨,家园被毁,而她此刻正躺在残垣颓木之间,虚弱将逝。她是他们当中唯一的女子,她那清新纯真的笑容是他们这帮男孩心中永恒的爱恋。涂玄朱握着她柔软无力的手,怎么也舍不得放开,心中在竭力地想把那手上渐渐冷却的温度保存住,眼中已经积满了泪水却又流不出来,因为心中的愤怒和仇恨已然填满了整个胸腔。

  济苍确实有些小小的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表情,即使是三百年前在卜原那里也没见过,这是一种只有少年才会有的表情,悲伤、愤怒、脆弱、沉重,同时又有一种无法隐忍的可以随时奋不顾身去拼尽性命的血性未泯。在这一点上,似乎涂玄朱更像是三百年前的吉苍……实际上,此刻的利鸢就是这样的认为。

  这时天空飘起了烟样的细雨,那些被火烧成炭的椽梁经过清雨的沐浴,黑得异常清晰,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

  “胡老七,到底发生了什么?”涂玄朱问道。

  一个干瘦的少年从人群中显出身影来,青涩的气质写满了那张雀斑点点的脸,他的额头上还带着伤,一片干掉的血迹还在。他的眼中都是悲伤,声音干哑带着哽咽,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流出眼泪来……那个女子叫胡小蝶,是他的亲妹子。

  “昨晚子时,青石城的大门突然打开,说是我们偷了他的一件东西,于是就开始……见人就杀”胡老七一边说一边竟不自主的哭了出来,而周边的少年们也跟着低声地哭泣起来,“我们也没有束手就范,也进行了反抗,可是……可是小蝶她还是……”

  涂玄朱闻言恨得咬牙切齿:“这老狐狸!”

  “……?!”济苍心中不大乐意了,“啥呀这是?没见这还有个狐狸在吗?”

  这时却是利鸢主动走了过去,俯身去查看那个将死的女孩,而那狸奴已经变回肥猫一个围绕在她的腿边打转,“或许她还有救……”

  少年们听到此言马上都围了过来,满脸敬畏的看着利鸢,心中也许还有一丝丝的疑惑,但更多的是希望她说得是可信的,因为那是希望。利鸢从袋中摸出几枚金针,分别在小蝶的人中、阳穴和心脉等处施法镇住,然后回头向济苍招手,“喂……该你出手了!”

  众人向济苍望去,只见一个美貌男子远远的立在那里,顿时感觉仿佛阳光普照,唯有涂玄朱面有警惕。但涂玄朱并没有作出任何阻拦,甚至在济苍经过他身边时候微微斜身将对方让了进去,毕竟他们是要去救人。而此刻他其实更多的是愤怒,一种因为感同身受而产生的愤怒,一种由于悔恨当时不在场而产生的愤怒,一种要复仇的情绪仍然难出胸臆,尽管当时即便他在现场也不见得能将这结果更好些。

  济苍经过涂玄朱面前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心中已经了然,这个男孩对他们仍然存有敌意和戒心,他是因为想要救那个女孩的性命才做出的暂时性的妥协。这个时候的济苍已经恢复了三百年上乘修为所带来的淡泊胸襟,心知涂玄朱如此也只是暗暗笑,并不过多去理会那些依然存在的纠结和谜一样的经历,他风度翩翩地踱至利鸢的身旁,弯下腰来察看那个面孔青白气息奄奄的女孩,不由得在心里对利鸢骂道:“你他娘的,丑婆子!你这分明就是拽我过来玩啊……”一边的利鸢正贼兮兮的含笑不语瞅着他,最可气的是那只胖脸大猫也正仰脸瞅着他……满脸不屑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