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内心又一次陷入死灰,并且还是永远不可能复燃的那种。

  原以为蛾妖的巫羽出现能够救众人于为难,谁曾想却是前门遇虎后门进狼!巫羽的强大摧毁之力顷刻之间将原本的战场化为一片冰雪寒天,并且其能量所到之处的任何人妖物无一不瞬间成冰、炸裂、散灭,同时那妖珏的咒阵再一次加剧之后的魔气吞噬愈加猛烈。蛾族三尊妖性被逼至真正生死存亡的绝境,已然相继显出自身的妖形本相,三只巨大的妖蛾承受着身体片片冰化散灭的压力伫立巫羽冰暴妖力之中艰难守护住仅存的蛾族子民,尽管如此他们的子民仍旧在两股妖力交织当中一个个消失灭绝。显形成巨大青蛾的炎猎风朝向着神一般存在的巫羽绿如看去,口中不断地嘶吼,发出震天动地的悲鸣,然而却并不向她攻击。既然注定要魂飞魄散亡族灭种,那么死在自己人手里是否比较容易安然接受呢?

  局势已经无法控制,显然蛾族已经在接受即将死亡的宿命,联手已经无从谈起,但又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涂娇娇银牙一咬决定奋力一搏,当即大喝一声:“幽冥锁妖阵!”,只见她闭目仰天,双臂舒展,双手捏出兰花指诀,两滴灵血自指尖孕出,瞬时一股强大的法力浑然而起,同时涂家一众铠甲斩妖士也是同样的姿势和施法……如若神圣肃穆的仪式,又像是征战在即的祭礼……“幽冥锁妖阵”传说中传承自上古在群妖横行时代的魔仙灵族,完整大阵需要倾尽九九八十一名守阵者的灵血方能启动,具体又分可为九个灵活应变的虚阵,分别由九名法力高深的成员镇守并加持维护。

  不过这“幽冥锁妖阵”向来只存在于各种传说和杜撰当中,谁也没有亲眼见到过,传言最近一次使用此阵好像是前朝倾覆变乱之时……卜原盯着涂家的法阵暗暗地想着,若不是此刻危在旦夕,真的是值得一观,涂家果然是有些真本事的。斩妖士们的两滴灵血升腾而起之后相互交合,金光灵犀一现,继而那灵光流动联结回旋成网,灵力相互援引,法力源源不绝——山南涂家的“幽冥锁妖阵”至此初步完成,尽管根本无法做到完整完美的效果,但却是拼聚了此刻仅存的十几个斩妖士毕生的灵力和心血,不求锁妖除魔只求能绝地求生。“幽冥锁妖阵”重在主动出击,因此法阵已成即可便向那巫羽发动了攻击。涂娇娇稳坐阵眼之中也毫不手软,张手祭出自己的收妖法器“幽冥百合”,那“幽冥百合”像一头黑色恶蛟在飞轮般万千法力交战的流火之中蜿蜒游走,狡猾诡邪地盘算着在法阵克敌的同时寻找出给对方一击致命的破绽。不攻则不破,不置死地何以而后生?

  面对涂家“幽冥锁妖阵”的攻击,巫羽绿如竟然绽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仿佛那攻击过来的法力灵箭正合她的心意一般,她的双眼射出一种狡诈的光芒,双臂微动倏然间完全张开了那两张极寒如冰极阴似铁的羽翼完全不避及攻击过来的强大法力,那法力攻击到她的身上就如鹅毛沉了漩涡,好像石子沉了大海,竟然被她完全吸收进了体内,分毫未伤,却将那幽灵百合幻化成的黑色恶蛟狠狠地反弹回去。涂娇娇赶紧收手,差点被反弹回来的黑蛟反噬,不由得一口黑血涌上喉间,“幽冥锁妖阵”应声而破。整个场间的冰雪寒气以及死去的人、妖等化散而成的妖尘也开始被吸入巫羽的体内,仿佛是被卷入了强力的漩涡之中,那巨大的双翼依然张开,仿佛是要把整个天地的阴冷寒气和厉魂怨鬼的哀嚎吸尽吸干,甚是可怕。

  “离魂如尘,永世不灭。不如……都来陪我吧!”

  巫羽双目精光爆射,面目邪魅诡异,却满面笑容。她从高处俯视睥睨着此刻绝境中绝望里的这一群将死之人,突然扇起了巨大的双翼向那些瑟缩的人们是释放出她最后的馈赠——那些吸收进体内法力、怨力、诅咒和尸尘化作了无穷的黑暗和阴寒,化作了无所不摧的侵蚀和吞噬,化作了压倒一切的妖力和魔气。

  死亡,就在眼前,而这就是她送给他们的随葬礼。可是,有谁会愿意要呢?哪怕是早已镇定赴死的蛾族大妖们恐怕都不愿意接受这样被动的结局,更何况那些原本只是来看热闹的人。小丫头利鸢是早已急得跳了脚,一方面无奈于自身学艺不精偏偏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掉了链子,另一方面则是气急于她的两个小伙伴吉苍和卜原的无动于衷……他们竟然无动于衷!

  这两位少年的确是毫无反应啊!吉苍是因为自己原本就是来自阴寒的昆仑山雪界,对于巫羽这般冰雪阴寒的幻化其实有点见怪不怪,虽然这多少有些轻敌之嫌,但终归竟是没有伤到毫发,于是他心中也并未把这巫羽之难当回事,反而是抱着一副看热闹长见识的心态在看戏。卜原却不像吉苍这样充满“自信”,只不过是他发现自己即便什么也不做竟然也没有收到任何损伤之后有了安全感罢了,实际上在巫羽发难之初他也像利鸢一样企图施法催动符咒自保,但不幸的是也跟利鸢一样的结果……在生死关头掉了链子!然而他忽然又注意到攻击到他面前的阴寒妖力竟然自动绕道而行偏偏避开了他们,仿佛他们这隐身衣是一道至刚金钟罩似的。既然安全,那又何必慌张,尽管他并不知道真实的原因,但是也许是因为这隐身衣确实防妖至宝呢或是利鸢的符咒起效了呢?又或是因为吉苍的狐妖身份起了作用?只有利鸢心急如焚,眼见大难临头她欲哭无泪,只好决定闭上眼睛等待马上来到的死亡,心中却在念道:“母亲、师父,孩儿先走一步了,你们多多保重。”

  想到了师父,利鸢突然悔恨自己的贪玩和任性;想起了母亲,利鸢突然想起起了母亲在侯府里被其他姬妾欺侮的情形。她真的不想死,至少也不能这样的等死——至少也要做点什么再死,否则实在太冤了!利鸢猛地睁开眼睛,决定放手一搏,可是……她发现自己此刻竟然身处在一片绿意萌动的原野之中。难道……这就是极乐?可是她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是活生生的在正常运行呢,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鞋……湿了。“他个娘的!这是什么地方?老娘竟然一脚踩到了水洼里!”利鸢在心里忍不住骂道,“看来定是离开了蛾子妖的结界了!”因为利鸢以前听说过,在极乐里所有的人都是祥和的、美好的、快乐的,那就是说即便是一只脚踩进了水洼里也不会感觉到又湿又难受吧?而且自己扇自己耳光是不是也不会感觉到疼吧?于是,她伸手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他个娘的,真疼!忽然耳边传来一个男子的笑声,回头一看不由得心跳加速脸红起来,是卜原,是卜原!他不光看到了她一脚踩在水洼里的窘相,他还看到了自己扇自己耳光……

  “我们出来了?”

  “你说呢?”卜原依然笑嘻嘻的看着她。

  “……狐狸精呢?”看来只有转移话题了,不过话说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狐狸精跳出来大声嘲笑她吗?

  Y"酷f‘匠网…l正XV版首"发

  “不知道欸……也许他跑去哪里看热闹了吧”卜原这时候从嫩黄色的青草地上站起身来,然后抽出一方绢帕递给利鸢,“擦擦吧~”

  “这……”

  利鸢羞涩地接过那英俊剑客从怀里掏出的素色绢帕,感受到上面微微残留的余温,顿时间有点想要窒息的感觉,她强自镇定了一下情绪,好歹老娘也是个修仙之人,怎能……怎能如此心猿意马?!……娘的!他为什么这么帅?!不过好在马上她找到了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远处那隐约的城门一角了,于是决定邀请卜原跟她一起进城,或许他也可以在她家里暂住几日呢。

  “要不咱们一起进城吧……我是说……既然已经没有危险了……”

  “进城?”卜原竟然有些惊讶。

  利鸢开始活泼起来,俏生生地用手一指,“喏……城门就在那边不远了,你没看到吗?”

  卜原温润的笑道:“哦!原来那里是城门呀,你一说我就知道了。不过,我想去那边……”他手臂指向另一个方向,“我打算先去找一找吉苍少侠,一起来吧。”

  利鸢心下虽然很是鄙夷“少侠”二字,但还是一起去了,因为卜原已经转身走过去了她当然要跟着,当然其实她的内心也还是有一点点担心那个狐狸精的,毕竟也算同生共死过嘛。

  那个方向一片茫茫的嫩绿,没有房子也没有树,看上去好像很近,似乎是身下这片草地的边缘;又仿佛很遥远,像是天空的尽头。谁知道其实并没有走上几步就好像已经走出了草地,眼前渐渐显出了一片十分辽阔的水来,琉璃般的水面上浮着点点灵光阻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而水的对面竟然聚集着千军万马。

  “那是什么?”利鸢有些惊奇,也有些许想要马上过去的冲动。

  “看来蛾子们也并没有全部覆灭。”说话的竟然是涂娇娇!

  利鸢回头一看,发现涂娇娇和她的铠甲斩妖士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此刻的涂娇娇气定神闲,已然恢复了世家娇女的风貌,红酥香软娇媚嫣然,倘若不是在露珠之中见过她狡诈泼辣阴谋斗狠的模样,恐怕真的会认为她弱柳扶风我见犹怜呢。最可恨的是涂娇娇此刻正与她的卜原四目相对,含情脉脉,仿佛心有灵犀似的笑意不语,要多暧昧就多暧昧!利鸢突然怀念起另一个狐狸精了,起码他不会勾引男人吧?却听见涂娇娇突然淡淡的讲出一句:“既然我涂家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信息,那么也没必要再耗费精力去陪这种小妖玩了。”随即带领手下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