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原其实也没有办法,因为他的道法其实也算不上高深,相比自信满满的吉苍起来,他倒是较为冷静。这时他提出一个建议:“咱们不妨先稳住阵脚,不是还有山南涂家的人在吗?只要他们能出去,咱们就不愁出不去。”话音未落,猛听到一声振聋发聩的炸裂声,顷刻间整个结界空间开始快速有剧烈的收缩起来,巨大的妖力陡然间变得无比强大和蛮横,仿佛是一张满是利齿的嘴巴正要将它吗咀嚼和碾碎.原来正在三个小伙伴苦恼对策的时候,涂娇娇对这个闪闪发光震来震去的妖阵彻底失去了耐心,挥手就是一记长鞭泼辣地击打过去,妖珏应击而碎,猛地炸裂开来,附带着满满妖力的碎片四散飞射到结界的每个角落。于是,妖阵终于被完全启动了,这下他们好像真的出不去了,而且很有可能不是困死而是被妖阵吞噬成渣渣。

  涂娇娇不愧是除魔第一世家的族长,尽管这猛然突变的危险妖阵是由她直接造成的,她还是在妖珏炸裂的第一时间果断施出浑身法力试图在妖阵变化之际寻找到任何可以找出击退此阵的破绽之处。然而破绽没有找到,反而催动了妖阵提前加剧地爆发,尽管这种结果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当然,她也很明白此时并不是愤怒头疼的时候,于是当机立断挥手施法将长鞭祭在空中,只见红光一闪,那长鞭竟然化成一条红色巨蟒游动在前,继而巨蟒又化作一片七彩灵光飞散延展到整个结界空间的边缘,像是一面巨大的盾牌,又像是一面加固的堡垒,抵御着妖阵压缩、碾压过来的强大的魔化力量将结界中所有人和妖统统保护在内。

  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让正在屠杀当中挣扎搏斗的双方人马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对战,只听到致力于运功施法维持着结界暂时安全的涂娇娇霸道地命令道:“蛾子妖的几个小子给我听好了,要是你们打不开离开这个结界的通道,老娘就先把你们化成灰渣渣!”

  炎猎风洛竹生和奇漠风正在趁着暂时休战,快速地将残存不多的蛾族众妖集合到一起,此时听到涂娇娇看似蛮横实则商讨的话语,心中都已明了,必定是涂娇娇已经感受到自己一人之力恐怕不足以完全控制住爆发之后太过强大的妖阵妖力。三尊相互对视之后,决定暂时化敌为友共同应对此刻的困局。然而,他们也最清楚不过,这妖珏只有一个而且长期为金尊所操控,如今已然被涂娇娇用长鞭击碎……

  “看来当今之计唯有一个办法了”洛竹生说道,“以咱们三尊合力也许可以办得到。”

  炎猎风目光炯炯,脱口而出:“聚三尊之力重塑妖珏?”

  “可是,一旦失败……”

  “即便失败又如何?”炎猎风正色道,“现下的处境,做尚许能有一线生机;不做就一定是必死无疑。”

  说话间,炎猎风看到原本血腥屠杀的涂家斩妖士们此刻都已经施展出法力跟他们的族长并肩作战共同加持着那一层抵御妖阵吞噬的结界,此刻自己的妖族子民暂时没有危险。尽管内心的野性和妖性让他有一种立刻趁机偷袭杀死敌人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决定联手山南涂家,先解决了最重要的问题再说,于是三尊在妖族众妖的妖力护法加持下开始了妖力合聚重塑妖珏。

  时间飞快地过去,结界内的气氛竟然无聊起来。这还真不是专注于看热闹不嫌大的小狐妖吉苍一个人的感受,貌似另外两个小伙伴也是同样的感受吧?也可能是因为他们长期藏身于隐身衣之下,只能观察别人而无法跟别人交流的原因?反正在这段时间当中,卜原少侠早已经开始闭目打坐并默习自家的道术口诀了,利鸢姑娘则已经开始看着闭目打坐的英俊少侠泛起了酸酸甜甜的花痴少女梦了,而吉苍倒是做了点比较实在的事情——他已经把每个涂家斩妖士的铠甲进行了细致观察,原来他们的铠甲都是由八十一片紫金鳞嵌缀而成,而且每件铠甲的鳞片数量竟然真的是一样的,哪怕他已经数了六遍了……实际上是很危险的境地好吧?!

  对于山南涂家的众人来讲,这一段时间简直度日如年,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妖阵的吞噬之力竟然原来越强,而他们的法力却是越来越弱。实际上,他们合力维持着的防御结界已经出现过好几次大的缝隙了,虽然都及时被补好了但他们心里很清楚再这样下去结界的裂缝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补全,若不是族长涂娇娇的法力深厚恐怕也无法坚持这么久。所幸的是他们也注意到蛾妖这边重塑的妖珏已经快要完成,眼见着那个玉佩般的妖珏散发着剔透耀眼的三色光芒正慢慢的由一片片的脆片合成一个整体,然后再让一道道细小的裂纹渐渐消失复原。终于,最后一条细小的裂纹也消失不见,妖珏复原,重塑完成,涂家这边手下也突然感受到妖阵吞噬的力量骤然变弱,蛾妖三尊也终于松下一口气,隐身衣下的小伙伴们也顿时打起了精神。可是事情还没有做完,重塑了妖珏仅仅是完成了第一步,施法开启妖珏打通妖行通道才是最后的目标。

  三尊再次施法,将妖珏祭至半空,各自注出妖力并附上心诀汇聚到妖珏之上,只见妖珏在三色灵力催动之下开始闪闪发亮并快速旋转起来,片刻妖珏突然停止了旋转,继而透出一层金色光芒,并且越来越亮。众人心中一片惊喜,心想终于大功告成,而灰尊洛竹生却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酷S匠%网C唯一n正$5版k,/T其:*他都_*是}盗%(版

  “不对!有问题……”

  灰尊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一阵狂笑打断,竟然是月金山的声音!那笑声竟然是从妖珏中发出,狂笑之声几近邪恶癫狂,突然妖珏金光肆意骚动,无数张月金山邪恶而癫狂的脸从中飞散出来,仿佛是那骷面鬼蛾一般潮水般涌出来在每个人的身体周边飞舞嘲笑。

  “你们都给我来陪葬吧!来陪葬吧!来陪葬吧!……”月金山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不禁悚然。蓦地一声脆响,闪耀着金光妖珏再次炸裂开来,无数的金色碎片像是节日的烟花再一次散落到结界的各个角落。妖阵的力量突然极其强大的侵蚀进来,由山南涂家合力维持的防御结界已然支撑不住,密密麻麻的裂缝噼里啪啦的绽开,即便加上了蛾妖所有人的妖力汇聚也已经全然无法抵抗。强大而邪恶的妖阵之力先是透过防御结界的一条条缝隙侵入进来,之后则是大规模的碾压进来,就像是海水涌入到沉船的底舱。这时,已经开始不断有蛾妖核斩妖士不低侵袭而来的魔气被吞噬成尘灰青烟,形神俱灭。

  看来灭顶之灾已经降临,暂时幸存的人们各自施展法力为自己建造出护体结界勉强防御,这种时刻也只能自保而已了,尽管这可能是徒劳的。隐身衣下的三个小伙伴也慌了神,毕竟隐身衣不是万能的,利鸢和卜原马上施出了他们这辈子最认真、最努力、最全部的法术和灵力为他们三人已建立起了一个勉强防御的护体结界。但这毕竟也不是办法,到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被吞噬的命运,而小狐妖吉苍又一次想要冲出去大干一场,起码死也是轰轰烈烈,可是他又搞不清到底要跟谁干,真他娘的窝囊啊!

  众人生死一念间,一袭不知所起的寒冽裹挟着强大的妖力突然倾轧过来,霎那间铺天盖地的黄金色羽尘灵力幻化而出,那光芒让人猝不及防到不禁心头猛地一震,仿佛一把尖刀已然刺到胸口。这变化来得过于突然,以至于正在搏命求存的一众们都暂时忘记了对抗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而那原本是来看热闹的三个小伙伴更是目瞪口呆。

  “巫羽!……你是……你竟然是巫羽!”灰尊洛竹生一脸震撼的惊叫道。

  是的,是巫羽,这是蛾妖族中千百年难得一现的天生变异的妖质。一般来说蛾妖属性为阴却又天生为阴所蚀,所以大凡蛾妖俱是趋暖逐阳,巫羽则不同。巫羽生来极阴极寒,并能化阴为力,噬阴为源,因此一旦蜕变成魔便可有摧天动地的妖力。然而巫羽妖质之人平时与常人行状无异极难察觉甚至连本人都可能不自知,加之天生巫羽又极其罕见并且只在巫羽本人内心最为危难的绝境之时才会自动显现,所以一般巫羽都是在蜕变现世时刻才能够被世人所发觉,而这时往往已经无法阻挡其成魔的无穷妖力。

  此时的炎猎风心头一震,顿觉五味俱全,不知该喜还是忧,因为他看向那裹挟着极阴极寒的强大妖力而来的那漫天金色的羽尘灵光时,竟然看到了绿如!正在释放着无穷灵力的巫羽竟是——绿如!就像是一个源源不断爆发出强大妖力的源泉,又仿佛是一个神,此刻的绿如面无表情又庄严肃穆就像是一个神,一个正在迅速变大的、冉冉飞升而起的神,两只巨大的金色羽翼扑扇着凌冽的羽尘灵光无边无际的伸展开来,暴风雪般的阴寒霎时席卷而来,整个的空间、事物瞬间冻成了吱呀呀的冰,然后炸裂化成一堆冰渣雪屑。就连施法展开护体结界的斩妖士和蛾妖之中也开始有人冻成渣,吓得隐身衣中的三个看热闹的小伙伴不得不马上进行了防御……这一次利鸢的咒术和卜原的灵符竟然……竟然失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