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猎风集聚全身妖力猛龙过江般向月金山碾压过去,志在一击毙命,岂料月金山竟然一把扯过正为自己渡入妖力的红云挡上前去。红云来不及抵御,瞬时万箭穿心,一声尖啸,魂飞魄散。月金山暂得红云妖力竟然勉强稳住一脉喘息,此时已然大势已去,死到临头,却并未显出丝毫惧色,反而唇带轻笑眼含蔑色。

  “月金山,你既死到临头,为何要红云为你陪葬?无耻无义!”炎猎风一派当家风范,义正言辞间已经做好再次攻击的准备,这次月金山这次看你找谁来为你挡枪!

  “小子,你当真以为杀得了我?”月金山须发略有散乱,一副胸有城府的模样。倏然一枝飞箭在空中炸开,竟是一串铜铃铛铛作响,音质却并不悦耳,像是恶鬼在嚎叫,仿佛是催命的号角。铃声未落,蛾妖当中陡然发生变化,一队异族战士赫然撕破蛾妖的伪装,杀将出来。定睛看去,这一队战士约莫二三十人,俱是十八九岁的青年模样,身着黑金帽盔铠甲,左配宝镜右执长剑。

  “涂家的人……”利鸢轻声说道。

  “涂家是?”小狐狸精的确是第一次听说。

  “是山南涂家。”卜原说道“山南涂家是当今斩妖除魔第一世家,当朝的国师涂云岳即是涂家的长子,据说是王上身边的红人。山南涂家在前朝不过是一般的斩妖家族,本朝以来突然鼎盛壮大,权倾一时。不过……涂家也确实是有真本事的。”

  狐狸精心头开心极了,以至于脸上都带出了笑容——看来有好戏看了!

  却听利鸢说道:“看来必有一场恶战,咱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这……”

  正纠结着,忽听到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月金山,你还真的是没用啊……”。这声音虽然听起来娇媚无比,却隐隐透出一股冰冷凌厉的强大气场。

  循声看去,吉苍的眼前一亮,哟~哪里来的小美妞?卜原也一并望去,全然没有发现身边利鸢的冷脸和白眼。

  “她是谁?““涂娇娇。”

  “她就是……涂家的族长?!”

  如果她不开口,一般人还真的不容易发现她,相比那一队高大威猛的铠甲战士,身材娇小的她格外显得纤细和娇弱。然而一旦发现了她,一般人还真的不容易忽略她,相比她娇小的身材,丰乳肥臀把那蜂腰衬托得格外诱人。只见她,身着护肩紫金甲,内搭一件朱红色金绣抹胸,红白相间,沟壑毕现;不戴帽盔,一根细长华丽的金步摇斜斜地簪在髻上,却又分出一绺青丝垂搭到皙白的鹅颈,仿佛前一秒她刚在榻上午睡乍起;一双丹凤细眼未笑已含春,一张锦绣樱口未启早有情。可是,她的气场……却惊人的冰冷、凌厉和咄咄逼人。此刻她正抚摸着自己手上的长鞭袅袅婷婷地从铠甲队伍里走出来。

  “涂大人,金山确实无能,还望大人救救小人……”月金山卑躬屈膝。

  “月金山!你……你竟然私通外敌,叛族求荣!”灰尊洛竹生一向性情谦和,这时也不禁勃然大怒,“红云竟然为你这条山南涂家的狗而死……”

  “山南涂家又怎样?月金山,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炎猎风喝道,一道犀利的掌风早已打将过去。这个时候的月金山确实狼狈如丧家之犬,哪里是他的对手?他下意识的奔向涂娇娇的身后躲去,毕竟现在的涂家是他唯一的救命草。岂料就在月金山眼见着就要到达涂娇娇身边的时候,涂娇娇竟然轻巧巧的往外一斜身,娇小的身子风筝似的远远地飘走了!

  “大人!……”月金山委屈似的嚷道,不得不仓忙回击炎烈风的追击。

  炎烈风此时显然志得意满,决意对月金山赶尽杀绝,翻手又是一记妖力风驰电掣地打出,同时也防备着涂娇娇可能来的突袭,嘴上却大声笑道:“哈哈……月金山,看来你的主人不要你了!”

  涂娇娇并没有偷袭他,只说了一句话:“杀!一个都不留!”

  一声令下,仿佛浓云密布的阴天里响起的第一声雷击,闪电劈开了天。自出现之后一直岿然不动的涂家铠甲战士突然大开杀戒,立时间场内化为阿鼻地狱,血腥冲天的场面充斥着刺耳的哀嚎,以至于躲在隐身衣下专心看热闹的狐狸精吉苍都被刺激得血性高涨妖相大显,如果不是被利鸢和卜原压住的话,吉苍早就忍不住冲出去跟那些涂家斩妖士们大战一场了。血腥的杀戮让原本因为高层内讧导致的魔化局面瞬间变得无法控制,紫灰青三尊早已顾不上惩恶锄奸的任务,此刻他们一边应对着斩妖士对他们亡族灭种的攻击一边保护着自己族内的子民免遭屠戮。只有月金山,正在悄悄地溜走,而他的这一举一动正好落在隐身衣中利鸢的眼中。

  利鸢推了一下身旁的卜原道,“快看他,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月金山?”卜原其实很赞同利鸢的观点,心下暗叹她的伶俐和机智。

  再说月金山,在涂娇娇下令之前原本他还抱有一丝希望,至少保命是没有问题的,但当斩妖士们毫不留情举刀向他砍来的时候,他彻底醒悟了:涂家并不可靠,他早已成为一颗弃子!可是他也并不是非要靠着山南涂家才可以全身而退,因为他手中还有砝码,那是最后一个杀手锏——离开此地的妖珏。但此刻他只想趁别人不注意悄悄离开此处,然后再回头一举收拾掉这群背叛他、攻击他的杂碎!谁成想他刚一转角正欲施法启动妖珏开启妖行通道,迎面就看见了妖媚可人的涂娇娇飘然而至。

  “月金山……你很滑头呀……”涂娇娇媚眼如丝,言语如冰,自带一种迫人心魂的压力。

  6酷《匠*.网)5正^7版首发j√

  “涂大人,你不讲信用!”

  “呵呵……信用是对人来讲的,你不过一只小小的妖畜……”

  月金山气极,但考虑到此刻自己元气大伤若是硬拼很难找到活路,于是仍旧隐忍道:“好~即便如此,念在老夫一向对山南涂家忠心不二的份上,大人您何苦要对我赶尽杀绝?若您肯放在下一条生路,在下日后必将……”

  “日后?”涂娇娇言语温软而慵懒,“你的价值我必将记你一功,蛾子的预言既已现世,我又留你何用?你也知道,我不过只想得到离魂珠的线索而已。”话音未落,涂娇娇双臂一挥,一记长鞭宛若地狱饿鬼般的黑蛇血口一张撕咬过来,霸道无比,狠辣非常。月金山见势不妙慌忙释出妖力化出一道金色的结界防御在前自己转身就逃,然而那金色的防御结界却并没什么卵用,只不过是稍稍阻碍了那长鞭些小小的速度罢了。那长鞭越近到眼前越显示出其霸道凶狠的气息,仿佛瞬间就能摧毁掉天地万物,打得一切妖魔灰飞烟灭,月金山的防御结界微微一震即已破裂碎去,蛾子妖躲闪不及后肩狠狠吃了一道,顿时皮开肉绽并且伤口迅速燃烧起来,月金山的身体随着伤口的迅速扩展竟然开始破裂成灰飞散消失。

  一记长鞭挥出之后,涂娇娇又恢复了娇媚可人的模样,眼睛里却是自信和骄傲。月金山却没有涂娇娇这般镇定了,因为那被长鞭击出的伤口正在迅速的往他的全身扩展并且迅速的灰飞烟灭,眼见已经就是回天乏术就要魂飞魄散了。月金山突然大喝一声之后哈哈狂笑起来,“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你们也给我来陪葬吧!”终于在他一般身体燃烧成灰飞散之前释出仅剩的全部妖力注入到掌管出入通道法门的妖珏之中,只见那原本不过玉佩大小的妖珏通体幻化成通透耀眼的金色,渐渐飞升到空中。月金山两指并拢指向自己眉心挑出自己最后一缕灵血,将这缕灵血附带上自己毁灭之前的怨咒最后加注到妖珏之上,妖珏开始轻微震动,继而震动越来越大以至于场内杀戮酣斗的众人都开始感受到了异常危险的气味。妖阵已成,月金山灰飞烟灭。

  月金山已死,妖珏还在,何况月金山临死设下的妖阵已经开始启动。随着妖珏金色妖光带来的一阵强似一阵的震动,整个空间开始产生了变化,仿佛所有的众人正身处在一个不断跳动的活的心脏当中,而这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众人感受到了异常的变化,尽管心知肚明这是有多么危险,尤其是蛾妖的三尊,但是此刻仍然不能放弃战斗,因为这同样也是关于生死存亡。实际上,此时此刻最在意的这妖阵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涂娇娇,一个就是隐身衣中的利鸢。相比饶有兴味研究观察妖阵的涂娇娇,利鸢却是急得不行,或者说是又急又怕。

  “利姑娘,怎么回事?”卜原关切的轻握住利鸢的肩膀,试图稳定住她的情绪,而吉苍则挑起眉角瞥了一眼利鸢之后自顾自的嘲笑出声来:“切……”

  “……”

  帅哥的作用果然很明显,尽管利鸢内心也嘀咕:为啥都是帅哥,怎么卜公子怎么看都顺眼,该死的狐狸精就那么讨人厌?!可是现在却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利鸢略微稳定了一下情绪,还是面带忧虑地跟他们讲出了原因:“我们可能出不去了……那个是蛾族妖珏,本是打开这结界的法器,可现在月金山临死将妖珏属性已经毁去,而且还设下了妖阵。”

  “妖阵?”两个帅哥竟然不约而同的问道,尽管两人的心态相差十万八千里,于卜原是想:怎么破?能不能破?破不了会怎样?于吉苍则只有一个想法:又来一个好玩的了!

  利鸢毕竟只是个道法尚浅的小姑娘,这下有点气息恹恹的了,道:“这个妖阵怕是无从可破,因为他的目的就是将咱们困死在这个结界里……你们忘了咱们其实是在一颗露珠当中么?”

  “切……那我就杀将出去罢了!”小狐狸不以为然,甚至还讥笑利鸢小丫头片子太弱就知道哭哭啼啼。不用说,该死的狐狸精已经在利鸢心里被用刀扎死了好几千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