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厢利鸢也为青年剑客的英姿所吸引而“跪舔”,义无反顾加入了奋勇斩妖除魔的三人小组织。一时间战况显著,三人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并转移到了相对安全的角落。,此时方得相互道了姓名。

  “我叫吉苍,这个丫头是利鸢。你是谁?”

  Q酷DD匠网w正P;版首发:p

  “……他是个狐狸精!”

  “这……在下卜原,琅州人氏,多谢二位少侠仗义相救!”

  吉苍看着丰采神秀的卜原,心中充满了欢喜;卜原看着异相英气的吉苍,心中有种莫名的信任,仿佛早已相熟。反倒是俏丽的小丫头利鸢干脆爽利,鏖战之中瞅准机会将三人罩入隐身衣当中,这才有了三人喘息和相互认识的机会,此时她冷静道出一句:“恐怕现在还是尽快脱身为妙。”

  “这是哪里?”卜原环顾一下四周,发现所处并非实地,隐隐绽露出些许妖光幻力。

  吉苍媚眼笑道:“这要说来可就奇了,我们此刻身在一颗露珠当中。”

  “露珠当中?!”

  “对。……卜原兄你身手不凡,可有破解之法?”利鸢一脸崇拜之色,俨然少女已怀了春。

  “这……”

  说话间,蛾子妖那边也是乱成了一团。只见紫灰二尊正在奋力救治开始魔变的蛾族众人并试图控制局面把自相残杀的伤亡降到最低,仿佛金青两尊谁胜谁败与他们毫无关系,实际上紫灰二尊并非不想去阻止其他三尊的高层内讧,只是在他们以大局为重的考虑下抢先救治族人的过程中发现了意想不到的状况。原本凭着二尊深厚的妖力在魔化之初就动手救人的话,局面应该早已得到控制才对,然而局面的发展却正相反,魔化的蛾妖们竟然不受控制的相互厮杀起来。意识到事态有异的灰尊洛竹生一边防御着不被鬼蛾噬灵魔化,一边与紫尊相互会意,果然紫尊奇漠风也察觉到了相同的情况。两人这才细下心来暗自查验,发现这台下蛾族众妖间竟然混入了异类,这些异类仿佛并不怕鬼蛾魔化,此时神智依然清明,而现在他们正混在蛾族妖群当中挥刀作乱引起大片的厮杀。

  另一边的三尊火拼则早已打得如火如荼高潮迭起,月金山联手红云明显强于一个炎猎风,不免面有得色,而炎猎风竟然硬生生地拼了起来,虽然艰难却仍不见颓势。站在身后的绿如静静地看着拼死力敌的炎猎风,看他在灼灼妖力排山倒海重压之下依然保持沉稳自信,英姿勃发、勇无惧色,两鬓长长的须发在妖气的冲击下烈烈向后飘去,恰好与他那浓黑修长的眉毛相呼应起来。

  这就是她爱上的男人!绿如突然有些后悔在炎猎风寻她合谋之初自己对他意图的怀疑和保留。

  她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初春没有风的午后,炎猎风在那株缀着千点嫩黄的百年柳树之下轻轻握起她的手,她那双天生冰凉的手。她清楚地记得那一刻瞬间感受到的炽热的暖意,那一瞬间的触碰让她的心底突然产生出一种想要将双翼打开在枝头的感觉。她清楚地记得英俊的炎猎风慢慢的抬起眼睛深深地注视着她,那眼睛!幽深又明亮,带着暖和热,带着坚定和希望。那一刹那的注目,她的心底仿佛有什么隐秘的、脆弱的、甜蜜的东西啪啦啪啦的爆开了花,她感到自己的脸热得快要窒息了,就连那双天生就凉透入骨的手也都热得感觉要融化了。

  他说:帮我。我们在一起。

  这就是她爱上的男人,从那一刻就爱上了的男人。尽管如此,她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怀疑着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真心和利用到底哪个更多,直到……那一刀刺向自己师父月金山的时候。她就是忘不掉那个初春的柳树下!那天她的内心爆开了花,她的生命有了新的期冀和意义……当她抬起头与那双坚定、明亮又炽热的眼眸对视的时候,她用力的握住那双暖透了的大手将它们抵在心口,一股浓重的阳刚的气息猝然而来落在她那红的滚烫的唇上。她决定赌一把,即便为此背叛了自己的师父,即便最终发现这赌注并不值得,而就在那一刀捅进师父心口的一刻,她竟然坦然了。赌输了又怎样?被利用了又怎样?他不爱我又怎样?我是真真实实的爱上了他,我的爱是真的,我的快乐和痛苦也是真的,那就足够了吧。

  绿如静静的望着此刻这个正在拼命的男人,心中突然间被那蜜糖似的快乐填满,她觉得她赌赢了。这……就值了!绿如轻轻的笑起来,突然一把脱下头戴的金色长簪狠力刺向了自己的心窝,一道耀眼的绿光迸现出来。绿如双目大睁,嘴角含笑,感受着自身全部的妖力抽丝般快速流走,感受着从身体到灵魂的温度越来越冷,她喃喃自语:原来死的感觉是这样……但这一刻她的心头是心甘情愿的喜悦着以及决绝的执念着。就在那绿色的光彩完全抽离出绿如身体的一刻,远处正是志在必得的月金山猛地感到心口一震,继而剧烈疼痛起来,仿佛千万只鬼蛾倏地钻进了他体内的每一条血管并且凶狠的撕扯和啮咬。

  啮心蛊!……月金山来不及色变就感到心脏正在一块一块的爆裂,感觉体内的妖力正在迅速的游离散去。啮心蛊的狠辣之处就在于其下蛊之时无声无息,一旦毒发却是快狠准,顷刻之间就可以让任何法力高深的妖灵妖力尽失爆心而亡,然而催动此蛊必要下蛊者自我献祭以命换命并且必须带有强烈执念。月金山当然知道啮心蛊的种种,心中立时怒骂起绿如竟如此狠绝,他当然不想就此而死,尤其是此刻正处于跟炎猎风生死相搏的关口。月金山当机立断马上运转法力调息内涵试图稳住外泄的妖力并压住啮心蛊毒发的猛烈势头,结果竟然毫无作用,那妖力反倒流失得更快。月金山心头一痛,不觉大叫一声:“啊!……”一口黑血喷口而出。

  “金大哥……”红云关心则乱,一把扶住月金山,当即把自己的法力注入到月金山的体内。

  “啮心蛊……”

  炎猎风心中一恸,暗叫一声:绿如……此刻不攻更待何时,炎猎风趁机动用起全身妖力向月金山猛击过去,那青幽幽的妖力像是万千带着血色怒火的利剑飞射过去,又像是一条杀红了眼的青色巨龙张开了獠牙血口扑杀过去。这一刻炎猎风的内心突然沉静了下来,仿佛夺权锄奸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似的,他只是觉得怒,觉得火,觉得悔,感觉自己像是疯狂地红了眼。这一刻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绿如,那原本是他应该保护的绿如,此刻仿佛定格了一般正在缓缓地倒下。那垂下的已经散开的长发被风扬起,像是冬日飘起的清尘,像是秋日飘落的枯叶,像是夏日升起的细雾,像是春日拂动的柳条,那个初春的没有风的午后的嫩黄色的柳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