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两人正式偃旗息鼓,并相互道了姓名,也算是正式认识了。

  看着远去的那队艳妖女郎,两人也向着同一方向行进,两人断断续续也聊上几句。吉苍这才从利鸢的口中了解到如今的情形始末。

  原来从几个月前开始,京都突然涌入大量妖怪,并且越来越多。虽然很多妖并不刻意害人,但是妖祸百姓之事仍然频频发生,就连朝中的达官显贵家中也有受其害。王上为此也深感苦恼,下令国师涂云岳带领除魔世家山南涂家斩妖除魔保卫京都,可谁想这次的妖祸乱京竟如破堤之水愈演愈烈屡禁不止,以至于山南涂家都无法完全掌控住局面。而也正因于此,像利鸢这样略懂法术的相门庶女才被征召出来为朝廷分忧。

  “不过,我可不是为了什么为朝廷分忧才出来的”利鸢俏皮的笑道,“妖对于我,跟人毫无差别,有时候人做出的祸害更甚于妖。”

  吉苍想了想自己入京都的目的,突然觉得这看来似乎比想象中还要热闹,于是对这个小丫头产生了一点兴趣,问道:“那你又是为了什么?”

  小丫头望着小狐妖,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说道:“一方面是为了我娘;另一方面,是为了……”

  正在此时,天空忽现五色光彩,一袭明月格外的硕大耀目。原来两人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众仙”大会的会场,只见一片圆形的场地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了不下百人,个个都是蛾眉杏眼。浓烈的妖气从或灰或紫或青色的衣着中发散出来,这妖气汇聚出一层若有若无的轻云弥漫在那异常明亮的硕月之下,让整个会场的氛围竟真有几分仙境瑶池的幻象。

  话说两人本不是蛾子妖,外表形貌又的确与一众蛾妖差异明显,本来默默无声的混在人堆里凑个热闹也就罢了,可是话说回来这二位又是为何而来的呢?再加上年轻气盛好奇心强,两人最终硬着头皮东蹿西蹿地挤到了人群的最前线,也正是这圆形会场的中心。

  到了会场的中心才发现,这人群的最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圆盘状的高台,正位于那耀目硕月的下方。高台上此刻正有巨大的五星图符在缓缓升着青红紫灰金五色的光芒,仿佛是燃烧的香烛冉冉向上的烟柱。高台五星图符的正中央是一个个由巨大的蛾子茧堆砌而成的塔状建筑,外围缚着五色妖光流彩诡艳的蛾丝,煞是神秘。

  利鸢冲着那五色光柱努努嘴悄声对吉苍说道:“这五色代表蛾子妖的五大派系,每个派系各有一名修为高深的长老为尊,刚才咱们碰到的老头应该就是其中一位蛾妖尊者。五色长老拜月祈仙是蛾子妖的最高妖术的集结,但是因为如此合力施法极其耗损妖力修为,因此一般不会轻易五尊合力。”

  小狐妖听得眉飞眼笑,轻道:“那咱们岂不是撞大运了?!”

  “那是当然,据传说这次蛾子妖五色尊者不惜损耗修为拜月祈仙是为了得到一个关乎妖界生死存亡的重大预言。”利鸢转头望向吉苍,正色道“这妖界生死存亡,好像也包括你吧?”

  吉苍突然有些诧异,因为这倒是他从不曾想到过的事,而赤月婆婆也没有告诉过他任何有关妖界存亡的信息。可是……如果真的事关妖界存亡,那么岂不是连赤月婆婆、九灵、小梅妖都会有事,或者又是形神俱灭,就像九灵曾经遭遇到的那么可怕?!这怎么成!

  最H新!章'o节s上酷j匠网}r

  忽听到有人高喊“尊者驾到——”

  两人赶忙将注意力拉回现实,两人往高台上看去,正见到之前遇到的傲慢老头,顶戴金色帽翎身披金色华袍,脚蹬一朵祥云缥缈而至,细看去那面容竟慈眉善目长须飘飘,果然一派仙家尊者之气。他的身后分别有八名各色衣着妙龄女郎陪侍外侧,也是随祥云而至。吉苍仔细辨认一番,竟找到了那名给他眉目流波的绿衣女郎,而那女郎竟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一般,忽地向他看来,顿时一道春意盎然的温柔刀仿佛砍上了小狐妖的心头。这眼神让吉苍有点莫名的醉意,突然有种想要一口咬断她脖子的念头冲动起来。

  尊者的到来引起一众蛾子妖们的阵阵欢呼膜拜,而一个个尊者无一例外均是腾云而至,浑身上下俱是仙风气韵,因此台下是欢呼不断,高潮迭起,甚是热闹。五色尊者一一坐定在五星的五个方位,自上而下依次是金色为首,左右中位分别是紫灰两色,右下位的红色尊者是唯一的女蛾妖,而最末席的青色尊者是唯一的壮年。这位青色尊者看上去仿佛不过人类的二十几岁,相貌英伟,霸气横溢,于五色之中颇为扎眼。

  五位尊者各自坐定,青色尊者眼见到众人渐渐安静下来,于是朗声说道:“各位同胞族友今日会聚于此,皆是热血忠勇之士。只因此番祈仙大典事关妖界生死存亡,更与我族威武壮大一统妖界息息相关。今日,我青尊炎猎风在此起誓:乱我族者,虽远必诛!犯我族者,有仇必报!万世伟业,生生世世,不死不休!”一时间台上炎猎风雄姿英发,大气凛然;一时间台下群情燃烧,烈火燎原。

  一番壮志豪言让小狐妖吉苍的内心也刺挠得血性汹涌,他用余光睥睨着豪情激昂的蛾子妖们心里暗地盘算:用牙齿咬断他们的脖子,用利爪撕碎他们的胸膛,应该有多爽。忽然觉察到一声轻蔑的鼻嗤,寻声找去才发现是那个身为金色尊者的老头。

  却听到金色老头大度的笑道:“哈哈哈哈~猎风所言,豪情可表啊!但是,说到妖界与我族生死存亡到了攸关的地步,不免太过杞人忧天了吧!我们蛾族世代都是勇士,什么难关没有度过?!”

  炎猎风面无表情,默然不语。

  红尊却开口附和道:“金尊所言甚是!想我族所经受过的天灾与战乱,恐怕哪一次都比这次要凶险,可是我们照样都坚挺过来了!猎风你是年轻,想当初五百年前我们五尊在金大哥的带领下合力勇击华山神的天谴之灾,那是何等的豪气通天、威风凛凛!!”

  台下众妖热血沸腾,开始齐声叫道:“豪气通天!威风凛凛!……”

  此情此景炎猎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由得抬手行了个礼,微微一笑,说道:“红云前辈说得是,猎风确实年轻。但此次的凶险实在太过蹊跷,猎风认为还是不得不防。毕竟,这样关系重大的事竟然只有死伤和恐惧,却连身为妖界最擅长寻踪觅迹的我们都摸不到一星半点的痕迹。”

  “猎风的警觉之心确实不无道理”这时,灰衣尊者发出声音,“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赶快开始拜月大典以便得到确切的神祗。”这灰衣尊者是个清瘦气爽的老头,一眼就知道肯定是个公正严谨之人,倒是并不叫人讨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