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处西北郊野的河滨,远远就能看到荧荧点点的妖光隐约晃动在天际,而到了跟前却又找不到具体的地点,这让月圆之夜的狐妖有些焦虑起来。其实他也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如此兴奋的想要去凑这个对自己来说有些危险性的热闹,又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潜藏的危险性勾起了他内在的野性躁动。

  吉苍只知道这个蛾子妖们的大会将在子又时三刻开始,就在这条河边的一畔。放眼望去,月光如雪山的凝冰一样亮,河畔是一片嫩绿的豆瓣草,铜钱大小的叶片此刻想是一张张睡梦中小孩的脸,开合吐纳,氤氲出一层薄薄的清雾。一阵湿漉漉的风幽幽的吹过来,他感到鼻腔有些凉,于是轻轻的甩了甩下巴。已经过了子时有一刻了吧?年轻的小狐狸心里已经开始低落起来了。这时却听到远远处有人正走过来的声音,吉苍隐在树旁远远地察看过去,声音来处却没有见到只人片影,顿感不妙,临机应变化成一只红毛小狐窝在树下草丛中。

  转眼间,那声音已经到了跟前。鉴于一种不明来者是敌是友(多半不是友)的未知恐惧,小狐狸已经做好了随时一搏的准备。却听到一个女子甜脆脆的声音:“对了,就是这里。马上就子时了,还好没有错过。”

  吉苍脑子一转,判定这也是一个来参加蛾妖“众仙大会”的家伙,并且貌似还很厉害。莫非也是个蛾子?或许真的是个仙?可是无论如何,都好像是个能够参加的人,凑热闹嘛,跟着她混就肯定错不了!何况,也不过是利用她找到“众仙大会”罢了,难不成还要跟她白头偕老?一念至此,化成的小狐狸轻轻爬了出来,茸茸的尾巴摇摆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左右摇晃着,走了几步就趴在地上用舌头舔起自己的爪子来。果然这萌态融化了未知女子的心!只见半空中突然现出一张少女的脸,只有脸!只见她眉如翠黛,肤色微黑,一双丹凤眼不大而又眼角上翘显得她娇媚而不妖,却不算上大美。

  可是只有脸!

  吉苍感觉到自己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抱离了地面,随即便被拥在了少女的胸前,感受到一种有力的带着少女花瓣一般体香的心跳。小狐狸凶狠狠地想:原来你是有身体的呀,最好你乖乖的带我到蛾子大会去玩玩,否则休怪小爷我一口咬死你!

  这少女的确是来参加蛾妖“众仙大会”的。只不过她并不是蛾子或其他的妖,来蛾妖大会也并非凑热闹这么简单,而是另有目的。

  只见那少女一只手拿出一个璀璨晶莹的带状物放在眼睛处,带状物闪烁着光隐进面容里。片刻,少女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径直走进青缎面似的豆瓣草中在一株圆叶前停下。她利落的扯下身上披着的斗篷,于是那个挺拔健美的身躯便现了出来,原来那斗篷竟然是件隐身衣!小狐狸暗忖:果然有蹊跷!这斗篷倒是很不错……忽然看到少女又抽出一张青色符咒,口中轻念往那草叶上抛去。

  青色符咒随风而化,奇迹显出。一颗露珠盘旋往上,七色光彩斑斓生光,耀眼夺目直让人睁不开眼。再睁眼,竟然到了另一番世界。,原来传说中蛾妖的众仙大会竟是在一颗露珠当中。

  那是一片青紫色的天,星光渺茫,月色鼎盛。月光下的地面是一片片光色流离的沙丘,没有草树,也没有岩石与水流,只有沙丘。又或者那不是沙丘,而是尘埃,因为那些“沙”看上去轻而缥缈,无风自动,极像是羽毛在飘浮又细小若粉尘。少女不觉被此荒芜静谧又妖艳浮动的情景所惊到,不由得微微一怔。这时,卖萌被少女抱入怀中而进入蛾妖结界的小狐狸瞅准了机会,一骨碌从少女怀里跳了下来。

  少女转头一看,猛地发现一个玉面翩翩的青春美郎君正朝自己走来,只见这郎君异常俊俏,唇齿带笑眉梢含春。少女恍然间有一念心旌动摇,忽然间眼前一激灵,那郎君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张狐狸面,黑面上单挑一道白眉,两只蓝色的眸子正幽幽的闪着光!“啊呀~妖怪!”少女惊叫道,一甩手一根长鞭已经招呼上去。

  酷匠网唯Q》一正s版|_,其他都}w是'盗^●版m

  美男狐慌忙躲避,心下确实满满疑惑:为何自己的妖魅之力竟然对她没有作用?原来小狐狸吉苍看中了少女手中的那件隐身衣,眼瞅着这少女也不是什么老练角色,于是就使出了他与生俱来的狐魅之术。怎曾想到这屡试不爽的本事竟然对她无效?!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其实这少女倒并不是什么“何方神圣”,却是有一点来头。之所以说是有“来头”,是因为她是当今权相宁国侯利远道的女儿;而之所以说是“有一点”,是因为她只是宁国侯的庶女。此女名叫利鸢,是宁国侯的第四个妾室梅小月的女儿。原本作为庶女的她在侯府并不算出众,一来因为是妾室所出又是女儿,比不过正室嫡子女;二来个性硬朗古怪,相貌也平平,联姻或采选入宫也是无望。虽是如此,这个女孩却在十岁年上结了仙缘,被齐山玉梨禅师收做了关门弟子,因此近来竟然也得到了父亲的重用起来。那小狐妖吉苍起意垂涎的隐身衣和疑惑重重的妖魅破解术正是玉梨禅师秘传的两样法器:隐世袍和水晶眼。

  两人正“酣斗”几个回合:一个初入人世的小妖,一个初入妖世的少女,功夫都不济,七分勇三分怯,火气却都旺盛得很。两人难分难解,打得也是热闹,一个叫到“狐狸精,你看招!”一个叫到“丑丫头,你受死吧!”幸亏是在这妖世聚行的露珠当中无人看到,否则真好似是两小无猜打情骂俏的小儿女。正是斗到无奈处,不远处彩光一闪,几个彩衣女郎列队出现,个个都是丰臀细腰尖颌大眼。见此情景,两人对看一眼,心想:这荒芜流离彩沙丘着实无处可藏~~索性顺势结束了“恶斗”,两人瞬间化干戈为了同盟。

  彩衣女郎列队经过,两人才发现女郎的身后原来还有一位老者。这老者大腹便便身材矮小,两只眼睛似绿豆小而圆,面窄长须,但衣着颇为华贵。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帽子上有一对金光闪闪的翎状饰带,一眼便知此物非凡,让吉苍有一种忍不住的眼热。一对人经过跟前,利鸢赶忙拉着吉苍弯腰行礼,那老者面无表情浩荡而过。吉苍抬起身望过去,正碰上一个绿衣女郎回眸的媚眼,原来老者身后还有一队女郎,这架势!

  作为侯府的庶女,利鸢最恨男人花心风流,她瞟了一眼正在眉目传情的狐狸精不觉气上心头,于是一盆冷水泼过了过去,“人都走了,再美也是只蛾子!你们种类不同啦。”

  “又不是看你!”

  “你……还打不打?”

  “……你还想打么?”

  于是两人正式偃旗息鼓,并相互道了姓名,也算是正式认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