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鸟蛋的!想来威胁老子?!有本事就站出来单挑!畏畏缩缩装神弄鬼算什么英雄?!”还是绝世美男济苍打破了沉默。

  “我看今夜也不过如此了吧,你也不必如此大动肝火”利鸢扶了一下头发,转身在案前坐下。却见她口中念出一个字诀,抬手向指间的绿宝指环轻吹一口气,一个雪白的圆球忽地在地上滚了开来,一骨碌伸展成为一只白身豹尾大猫,吊睛阴阳眼,肥憨可掬。只见它环视四周之后,便长尾一圈慵懒的缩成一堆不作声响了。“咦?”济苍倒来了兴致,走过去用脚逗弄起来,那猫肥嘟嘟的肉身戳起来很是舒服。“哇呜——”大猫终于不耐烦了,冲着济苍吼叫了一声,那两只吊睛竟然睁开了红色的眼。原来它有四只眼!

  济苍吃了一惊,对利鸢“哪里得来的这般新奇玩意?四眼的大猫!也不早拿出来我玩玩。”利鸢白了一眼这只历了三百年依然人性未满妖性十足的狐狸精,对那大猫伸出手臂,“狸奴,来!”那大猫嗖的一下身轻如箭窜进主人的怀抱,回头不屑的撇了一眼那济苍,“哇呜——”利鸢抚摸着怀里娇柔安静地宠物,开口讲道:“这可不是什么新奇玩意,更不是什么大猫。它叫狸奴,是我一百四十年前途径霍山的时候收服回来的,到如今一直与我为伴,想来也是缘分吧。它是一头腓。是霍山的神兽呢。”济苍扫了一眼狸奴那豹子样的尾巴,心中已不再如之前般好奇,反倒对着肥胖的大猫瞧不大起。那大猫竟似看透他心思一般,四眼齐睁傲娇的对济苍扬了扬肉嘟嘟的脸,满脸嫌弃的别过头去。“其实我来找你,是想你见见一个人。”利鸢面色郑重,眼中却露出喜色。“一个我们找了三百年的人。”

  “你是说……卜原?”

  “是的。”

  此时,夜已薄去,晨色已浓,一道融融的白光透过残破的窗棂散进来,正照在利鸢略显娇小但又健美的身躯。利鸢眼含泪光,低头抚摸着狸奴柔软的皮毛,只见狸奴懒腰一伸,张口竟吐出一物,灵光乍现出一个人影。一个瘦弱的少年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揉一揉眼睛看一看众人,立马笑了起来:这位前辈定是修仙得道之人吧?不然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飘逸慈悲、光芒超然的人物!济苍心头一悦,仔细打量过去,只见这少年尖尖的下巴白净的脸,卷卷的头发清澈的眼,此时笑眯眯的弯着眼睛,笑意堆满的嘴角看上去甚是温柔,观之可亲。“想您这般堂堂的人物,不是神仙又是什么?谁敢说不是,怕是连地下的鬼都不信!早年我家老头子还硬说我没有仙缘,哈哈……这下他可走了眼吧!”

  少年一派天真烂漫的欣喜,让济苍很自然地放松下来。他略看了看一边上的利鸢,只见那婆娘怀抱着大猫正轻轻的笑。“花痴~咦,好像哪里不太对”济苍怎么都觉得这利鸢笑得诡异。却听到少年一句夸赞入耳:这位漂亮姐姐看起来好亲切,好像在哪里见过……济苍“嗤”地一下,心说:在梦里见过吧?

  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少年,当真就是卜原的转世?当真是那个木头脸石头身的卜原?莫不是利鸢那个花痴搞错了吧?!又或者他一会会来个惊喜大变身?……济苍摇了摇头想要摈弃掉这些无聊的思绪,可能是自己太过于想念卜原那小子了,虽然三百年并不是很长的时间,可是……内心还是渴望能够再次与他并肩作战吧?

  只见那少年兀自环顾一下四周,殷勤地道:我看真人您气度非凡法力无边,却是这道场有些乱糟,不如在下给您收拾一下,能在离开之前为您效劳也是在下的荣光啊!

  “不忙”利鸢缓缓地开了口,“你也不必刻意逢迎,我只问你一件事。倘若你能如实对答,我就送你离开,保你毫发无伤”。

  “这……”

  “我且问你,一天前你在琴台镇最有钱的赵侍郎家可是在除妖捉鬼?”利鸢依然不疾不徐,却面无愠色,“又或是在装神弄鬼?”

  少年面皮一紧,神情已硬上了几分,嘴上却还声说道:“这位姐姐好生奇怪,在下不过一介文弱书生,一心只问圣贤之书,只盼望有朝一日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实在是不懂得什么妖鬼邪术。更何况,在下就连怎么到的这里都无从记忆,哪里还记得起是否去过什么琴台不琴台的地方呢?”

  济苍狐疑,只看到利鸢满眼黠色倏地立起身来,一道袖箭冲那少年射出去——“是也不是,不如试一试吧!”定睛看时,济苍不由得想要流泪,那并不是一般的袖箭利器,而是一颗黯哑如墨色的珠子——那是、那是卜原的珠子!是卜原珍如性命的信宝贝,是唯有卜原才能够将其化腐朽为神奇的信物!不知为何,从刚才的神秘飞箭到现在的黑色珠子,凡有的种种总能让济苍想到卜原,想到三百年前的那些时光,而利鸢这次来不也说是因为卜原吗?济苍总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妥,似乎是在某些不曾察觉的角落隐隐附着着一丝丝的不安的气息,而现在他却完全摸不着头绪。看到此情此景,济苍又不觉间疑心起利鸢来,尽管曾是亲密无间的好友,但三百年不曾互通音讯往来总会存在有了自己曾经所不曾见识过的一面吧?她竟然用卜原的珠子来“试探”这少年,她究竟要干什么?

  O“酷ZD匠网:永I(久;免x:费看ov小.说,z

  那珠子千真万确是卜原的,原来是有十一颗的一串,常年挂在卜原的颈间。那曾经是一串因为隐藏着无法启于世间的罪恶而变得邪气弥漫的珠子,世间却唯有卜原能够不为其所动不为其所侵并能够将其净化如晶莹般纯澈。然而这串珠子却跟它的主人一起葬身在了三百年前的那场战役当中,不想利鸢手中竟有一枚!那珠子被利鸢向着那少年打过去,只看到少年惊恐似的大声叫着,就地一个翻滚竟然躲过了那迎面飞来的“袖箭”。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臂抱头一副又无辜又惧怕的样子,而那飞过去的珠子到了少年跟前竟然自己刹住了力道,定在少年的面前不在移动。少年憋了一眼远处的两人,又发现这黑色的珠子竟是那晚在琴台镇见过的,于是放心下来,伸出手去托住那颗黝黑黯哑的小珠子。就在那珠子接触到少年手掌的一刹那,珠子似乎陡然有了些许亮光,眨眼间一颗黯哑黢黑的珠子竟然渐渐有了润泽,开始莹亮,并且开始发出淡淡的柔和的金光。

  济苍一震!瞬间明白了利鸢用这珠子“试验”少年的用意。少年也是一愣,毕竟珠子的变化太不可思议,也实在不可预料,却猛地看见,面前神仙般的男子竟然现出一双幽蓝的眼眸,一条右眉如冰雪一样白。济苍发散出自身的妖气,忽一下欺到涂玄朱的身前,果然!济苍心中原是不服,这下却真切的感受到了卜原的气息。

  果然!济苍发现自身的妖气竟然被一种强大而又淳厚的力量,无声无息又无比强大的力量,仿佛是一堵无形的金刚墙挡在那里,一种正气凛然、既震慑你又不攻击你的力量仿佛一种天然的封印逼得这只一向自负嚣张的狐妖竟然无法靠近!果然!这正是全天下唯有卜原才有的至阳之魄!果然!就是他!他就是卜原的转世!不觉喜悲同来,不由喝问道:“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

  蓦地听到济苍正色威严的喝问,少年这时也回过神来,于是站起身来,拍拍尘土整整衣衫,正经八百的回答道:“不才名号,涂玄朱是也。”

  “你姓涂……山南涂家!”济苍脱口而出这“山南涂家”,一股肃杀之气爆裂般溢出,混合着血腥味的仇恨不可抑制地在他心脏里翻滚和咆哮,而那浑身的妖气由着这浓烈的刺激也犹如疾风烈火似的愈发强盛,魔性的舌头已然开始伸吐出来。其实,济苍都没有意识到自从金步摇的突然出现到这涂家少年的身份谜团,一切似乎正开始呈现出一种不可预料、无法控制的迹象。正如这“山南涂家”,原并不是济苍笃定少年真是出身于此,然却就是不可预知地、不可控制地、不由自主地坠入到三百年前那历历在目的与山南涂家的种种血海深仇,以及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涂娇娇……茫茫中她那一手祭起的幽冥百合仿佛一头红着眼珠涎着浓烈腥臭的戟龙正张着血盆大口扑杀过来……

  忽听到利鸢一声娇叱:“幽冥百合!”定睛瞧去,一张血盆大口正向自己扑面袭来,一如三百年前一样的凶恶!一张精神饱满的俊脸正清雅飘逸地立在那猎魔神器之后,涂玄朱笑眼弯弯狡黠冷冽,只听他大声喝道:“妖孽,小爷今天收了你!”

  应付幽冥百合,济苍和利鸢都不得不打起了精神。两人正摆开架势打算全力应对的时候,却看到通身正气凛然悠然在握的涂玄朱祭出一道灵符往自己心口一点,竟然银光一闪人影全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