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羽疾箭破空而来,咣啷一声穿透窗棂射向济苍的后脑。济苍并不慌忙,从容转身,一道神光已然出自那双幽蓝的眼眸径直迎上那羽疾厉而神秘的箭。然而,那来箭之强势竟然丝毫没有受到阻挡,反倒是带着两道法力相交的电光更汹涌地直穿向济苍的面门。

  看来是个劲敌,济苍心下一动,不觉怒从中来,妖光立现——一道长眉白似寒雪,如冰冷刀锋。他挥袖点出一脉法力正欲霸气打出,岂料那攻过来的箭气竟骤然暴涨而起又倏间炸裂开来,忽如一阵千军万马鬼哭狼嚎从四方汹涌而来似的化成了漫天剑雨刺杀过来。

  “这……”济苍心下苦笑,“莫非是她?三百年了竟然还是这个德性……”口中却嫌弃道:“多管闲事!”

  “哼!已经管了,你待如何?“只不过帮了个倒忙罢了……利鸢收回祭出的盘龙丝,转瞬已经布下了封印阵法将整两人牢牢护住,虽然心下也已经啐了自己一百遍,但嘴上却依旧泼辣如初不肯输上他半句。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她一心急于相助济苍一把却好心办了坏事实在也是冒失,不觉也打起了十分的精神回头御敌。看来此箭大有来头,却不知是谁?竟能有本事悄无声息又轻而易举地破掉济苍设下的结界明目张胆地杀将进来,而且还能逼得她与济苍二人不得不全心应对!要知道如今的利鸢和济苍可早已不是三百年前的小混混了……简直岂有此理?!

  利鸢的阵法封印暂时抵住这神秘的袭击,两人只听得那神秘来袭已化作千军万马的箭雨,宛如千万个妖灵在叫嚣呼喝啮骨噬血,一时间声声凄厉天地变色。“到底是谁?你的仇家?”利鸢看向济苍,只见济苍一对星目闪着幽蓝的光,一道冰冷的右眉寒光凛凛,浓烈的妖气写满了那张邪魅俊逸的脸。利鸢心念微动,不觉恍惚,她仿佛又看到了三百年前的那个小狐妖——那时他还不是济苍,那时他叫吉苍。不好!济苍的妖性竟然被引了出来!利鸢突然惊醒,到底是谁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济苍!”利鸢果断施出那道久违了三百年的“御狐法印“,且不可被引出封印的妖性!不料,施法掷向半空的那符咒竟然毫无作用,一把绿色的火苗自行烧光了!”这……他老娘的!“利鸢不禁脸色一变,这三百年来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竟然连“御狐法印”的符咒都无法压制住济苍溢出的妖性了,又或是说,是神秘敌人太过强大故意要济苍妖性冲出封印?然而,这敌人到底是何人也,他两人到现在还未得知呢,细思极恐。

  济苍看上去尚且镇定,至少脸上还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却见他唇角一翘,面对着魔气汹汹的箭雨,一声大喝:“管他是谁!老子遇神杀神遇鬼杀鬼!”说话间一道剑光升起,如同烈日灼心劈将过来,瞬时那冲天的妖气凄厉化散开去,幻象即除,那箭竟又恢复成一羽模样,随即乍然爆裂粉碎。箭碎成尘竟不马上散灭,而是显出一道魔影幻象:两只红色的眼睛突然扑至济苍面前,直盯着他那双寒冰的蓝眸,一个慵懒的声音叹道:“你的时间快到了……吉苍啊!”

  “吉苍……”?

  济苍面无表情,却心意涌动,到底是谁?三百年来,我一直是济苍,他却张口叫我吉苍?为什么那双眼睛又好像似曾相似?到底是谁?难道……是他?方寸间幻象已逝,忽有一物形若暗钉不知来自何处,带着金光激射过来,济苍头一偏,此物从耳旁掠过,射入身边廊柱,震颤着发出嘤嘤之声。对此济苍并不在意理会,以他如今的修为,在异物飞来之时已经判断它并非刻意伤人之武器,这也是为什么他并未刻意应对或躲闪的原因,是以他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这一意料之外或者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物件。因为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牵制在那个三百年都没有人叫过的他从前的那个名字:“吉苍”,以及那句莫名又谜团重重的话:你的时间快到了……从各种角度看,这一次谜样的“袭击”都像是给他下了一道傲慢的战书,并且对方仿佛对他知根知底,可自己却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甚至连如何找到对方去应下这挑战都无从下手,更何况摸清对方真实的动机和意图了。然而,济苍到底是济苍,只听到他自言自语的啐了一口:“管你他娘是谁?老子怕你个鸟蛋啊!”

  济苍如此想到,心里也安逸了,这才用手轻抚一下脸庞,瞬时间墨染了那道妖性的白眉,点亮了那双黑色的星目,那张俊美的脸上又浮现出了往日高傲而邪魅的迷人模样——看这张脸谁又能想象得到这样一个翩翩风流的绝世美男竟然会张口老子闭口鸟蛋?

  济苍是什么样的德性利鸢可是最清楚得很了,因此他们之间向来也是你来我往百无禁忌,毕竟他们是相识于各自最青涩的年岁,毕竟他们还曾并肩战斗共生共死过……只不过那都是三百年前的事了。实际上,利鸢她自己也算不上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大家闺秀以及贤良淑德什么的,尽管她的确是出身将军府的千金,她自己也知道并常常在某些矫情的时分自我“悔恨”。是以,当利鸢看到济苍带着一副迷倒全世界的绝世美男的面孔走过来的时候,她半点也没有收到诱惑而只是发自肺腑的甩出了一句:“骚狐狸!”因为她太知道他的底细了。

  “切……”,绝世美男济苍挑着眉毛不无嫌弃的的回了一句:“丑婆娘!”此时,月明星稀,气爽风清。两人相视大笑,仿佛又回到了三百年前。

  “三百年了,第一次相聚,没想到你还是这么骚情!”利鸢笑吟吟的讲道,一双不大的杏眼衬在微黑的皮肤上熠熠的闪着光芒,“其实我找到你是因为……啊!那是……”那是——济苍的眼光顺着利鸢惊惧的方向看去,不由心中一震——那是……那是……那是金步摇!

  那是金步摇!是的,就是那支金步摇!是的,就是那支三百年前改变他们所有人命运的金步摇!可以说它是一支邪恶的金步摇吗?可以,利鸢是这么认为。可以说它是一支幸运的金步摇吗?也可以,济苍有时候会这么认为。三百年了,这支金步摇还是当初破除封印时候的样子——不过普通步摇大小,整体打造成凤羽的模样,顶端中心镶宝处空无一物,周围刻有暗藏封印加持法力的咒文密语纹饰也已散乱驳杂毫无效用。然而,最可怕的是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意图竟然用三百年前这件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的东西来给济苍下战书?或者说,仅仅是下战书这么简单吗?

  一个窈窕的身影恍惚间出现在利鸢的眼前,及腰的长发在头上松散的绾成婉约的髻,不着繁饰,没有花红,只斜戴一支金步摇。“你,你是?”利鸢想要唤她却叫不出声,正欲伸手去牵住她的手,却见那身影已缓缓转过身来。一张银盘似的脸庞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温润恬静,尖尖的下巴则小巧俨然,那双无辜如小鹿般的眼睛此刻却有两行清泪划过。“沐儿!”利鸢心下一痛,终于叫出声来,已是泪如雨下,幻影骤灭。

  此刻,窗外清风明月依旧。

  0更新最y快d#上.¤酷8t匠6√网

  三百年,不短却也不长。金步摇现,三百年前的往事陡然就在眼前。“吉苍”、“你的时间到了”以及金步摇,这无论如何也让二人不得不沉默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望说:

【作者的话:不出意外,每周三或五更新,因为我一般都是每周二或四码字……另外,一般写好就先更上来了,可能有不太顺的地方,后期我会再微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