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张志坚的解释,孙宇知道了组队的两种方式,在穿越世界对接手表,只是临时性的,回归现实世界后,自动解除,而在现实世界组队,需要组队双方都同意解除,才能取消。消耗点数,还能随时随地的联系通话。

  组队是没有人数上限的。如果有着组队关系,强制穿越时,就有了很多选择的权利,大家都是随机,肯定是哪个柿子软,就捏哪个。只需要确定最简单的那个为主导。

  主动穿越,需要扣除每个人不同的点数,战力评价越高,点数需求越多。只要通过手表抽中相应的世界,手表佩戴者就会被扣除相应点数,如果不想进入,可以放弃,花费点数继续抽取合适的世界。所以通常一个队伍的人都会筹集点数多抽几次。点数的上限,都是通过穿越世界中战力评价最高的人来确定,只高不低。

  进入穿越世界后,点数将成为不可交易状态。同一个队伍里的人,将降临在穿越世界不同的位置。运气好,或许走过一条街就能相会,运气不好到世界结束也天各一方。

  孙宇不禁好奇的问了出来。

  “照这么说,被圈养的新人应该很容易逃脱各大组织的掌控啊。”

  张志坚摇了摇头,“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暴力叫做软暴力,威胁,恐吓。初次经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新人们的心理状态可想而知。想让他们暴露出自己的具体身份,很简单。

  像一些拥有强大力量的组织,在现实世界会没有一定得势力吗?”

  孙宇越听越觉得心理发虚,很想把自己手表的特殊之处说出来,让大家分析,还好他忍住了。

  “那岂不是这些组织可以控制所有力量不如他们的人?”

  “理论上来说是的,但通过我的观察,这些组织好像也被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规则束缚着,在现实世界,没有做出会引发社会巨大动荡的事,哪怕是抢夺新人资源,也有各自的区域划分。

  至于有哪些组织,他们各自的区域在哪,我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有人找上我们,我们不同意加入,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找一群人普通人来对付我们?”

  “这个倒是不会,我接触过几个这样的组织,他们除了展现自己的实力,要么诱惑,要么威逼,不会有其他的过激行为。和我接触过的都是穿越者,他们对任用普通人来办这些事情,好似有着深深的忌惮。”

  孙宇心意一慌,难过灵魂告诉我的吞噬,真有其事?

  张志坚接着又补充到,“因为很多新人都不知道,自己不愿意,任何人也无法对接自己的手表。一旦在现实中成功对接,那才是踏入地狱的第一步。”

  孙宇不得不感叹,张志坚通过自己的判断,得到了远超自身实力的情报。

  姚培在旁边鼓起了掌。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我是第一次见脑子里不长肌肉的肌肉男,欢迎你的加入。”姚培和张志坚握起了手。

  在大家表示信任的方式下,张志坚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大秃瓢,“没有你们说得那么好,这些东西都是普通人能想到的,只是很多人习惯用强大的实力解决问题,不愿去想而已。而且,你们也不要太依赖我的能力,这个世界上,既然有矛,肯定也有盾。”

  孙宇倒是能理解,有窃听器,那必然会有干扰器,或者屏蔽器,扫描器了。

  接下来,这个头上不长葫芦的葫芦娃顺便通过大家的需求,分析接下来的主动穿越世界。

  “如果是刷点数,我也觉得丧尸类的世界是最优选择,但我不得不提出一个例外,丧尸世界大战,想必大家都看过吧。”

  然而只有孙宇和姚培点了点头,杨雪和陈淼没有反应。

  “好吧,那我唠叨两句,丧尸,在所有人眼里,有一个巨大的缺陷,行动迟缓。这也是大多数人觉得他们危险程度低的理由,而我说的那部电影里,丧尸却有着比人类更快的速度,更高的力量。它们永远不会产生脂肪酸,换句话说,除非它们自己跑断腿,肌肉崩溃。不然它们不会累。

  虽然它们不再有我们的肾上腺激素,不会产生爆发力,但它们的力量,永远是持久恒定的。力量的大小也由身生前的身体来决定。我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方式消耗体力,影响力量的大小,而它们不会,它们会用同样大小的力量持续行动,直到肌肉分崩离析为止。

  所以那部电影里的丧尸,套用咱们都能懂得解释,力量MAX,速度MAX。还有令人看一眼都头皮发麻的数量。”

  孙宇虽然看过电影,除此以外倒是没有过多了解电影里的画面,不过丧尸世界大战里,却有一种可以无视丧尸们的药剂。

  “哎,那个电影里有药啊,而且只要注射人类已知的任何一种致命性病毒,就可以避开他们么。”

  张志坚微微的叹口气,“这样的漏洞,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钻的,注射那种药剂,在短时间内不注射疫苗,我们也会死亡,而在电影中,想要得到这些,都是后半段的事情,而我们,有很大的几率倒在前半段上。”

  qf酷匠)网)永久免)费H看小-\说l)

  “没你说得那么难吧,我倒觉得生化危机系列的电影和游戏难度都比这个高,想想那些巨大的BOSS啊,丧尸再多,也可以用热武起解决,而那些远超常人理解的怪物,有时候连枪都不管用好么。”

  姚培听了半天,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也觉得是,再说了,我们也不会倒霉到随便一抽就能抽中那个世界吧。”孙宇也摇了摇头,还没抽呢。没必要先自己把自己吓死吧。

  “我也只是说说这些需要注意的特点。”张志坚眯了眯眼睛,“有时候,量变会引发质变。”

  陈淼倒是很赞同这个新队友的意见,凡事先论坏,不提好。这是一种谨慎。而现在他们所欠缺的,就是这种谨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