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孙宇一行来到姚培的公寓内,惨淡的气氛才有所回升,接下来才是他们的重心。商讨主动穿越的事宜。

  对于穿越世界的类型选择,几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要快速的获得点数,最好的选择就是丧尸,虫海等这一类型的世界。

  它们个体实力不强,而且数量很多,如果有幸提前了解过它们的特点和习性,危险程度会直线降低。

  如要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最好优先选择能强化身体,心理承受能力,战斗意识方式的世界。

  然而大家讨论得再热烈,也比不上吊丝宇的一句话。

  “我上个世界可是只有十几点的点数收入啊,这次得先刷点儿点数才行么。人嘛,兜里要是没点钱,干啥都直不起腰好么。”

  最终,大家只能无奈的在刷点数类的世界分类里决定去向。要选择一个适合大家,并且危险程度最低的世界,还是很费心力。

  p更y新最快-上酷匠@{网'?

  正当孙宇老神在在打酱油时,他的手机啦啦啦的响了起来。这才早上6点多,谁能再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宋蕊那丫头也是个喜欢睡懒觉的主阿。

  孙宇疑惑的掏出电话,上面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孙宇吗?”

  刚接听电话,对方就报出的自己的姓名,而且还是个陌生的声音。听过表里灵魂的解释后,由不得他不注意。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孙宇眼神一凝,反问道,“快递公司现在可不是上班时间。”

  “还记得在某某医院门口撞到的人吗?”

  孙宇一下子就想起了在进医院大厅的时候因为跑得有点快,撞到过一个年轻人,道了歉就离开了,也没注意过。

  “你到底是谁?”

  “我没有恶意的,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

  对方说出的这句话,让孙宇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他从未在现实世界接触过不认识的穿越者,这个人是怎么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和身份的。难道上个世界得罪过的人已经找到自己了?

  虽然陈淼仍未告诉自己她以前经历,但孙宇也能看出雷瑟一帮人在现实世界也有一定能量,就算干不过政府,找他麻烦还是不难。

  “你是米尔一伙的?”

  “我不认识什么米尔,你也不用试探我了,我就在姚培的门口,你开门就能看见。”

  孙宇捏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给其他几人使了个眼色。他们却无动于衷。

  “我去,没看见我的眼色啊,让你们抄家伙啊。”

  “谁知道你是在给陈淼暗送激情的火花,还是叫我们抄家伙啊?”姚培无辜的摊开手,“我这哪有家伙啊,我一个连饭都不做,水果都不吃的人,你问我要家伙。”

  孙宇正要给大家解释电话的内容,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

  陈淼反应很速度,咔得一下拧掉个铁质凳子的一条腿,站到了门边。姚培和杨雪也占据了有利方位,手里拽着一些坚硬的东西。

  孙宇深吸一口气,来到门边,猛然一下拉开门,飞起一脚。。。然后踹了一个空。离门至少2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原来,这个人就是医院被孙宇撞到的人,一脸书卷气,眼镜儿上的镜片比啤酒瓶底子还厚。当姚培看见这个,反而大吃一惊。

  “张志坚,怎么是你?”

  这个叫张志坚的人,跟姚培一个学校,只是不同系。在学校上大课的时候,见过很多次,总觉得这个人有些心理变态,像是故意在接触自己和姚鑫。

  孙宇一头雾水,真是激情四射的年龄啊,还顺便对姚培竖起了大拇指。

  张志坚,高大强壮的身体和充满书卷气息的眼镜儿一点不般配,总给人一种装X的感觉,一米八几的大个儿,浑身肌肉一块连着一块,却长着一张清秀小受的脸。

  不过接触下来,才知道这个人已经注意姚培和姚鑫很久了。他也是整个学校,唯一发现两人有些不对的地方。

  在得知姚鑫离奇死亡的事情,更是一天24小时盯着姚培,从而得知孙宇,陈淼和杨雪的情况。而姚培和姚鑫根本不知道同一个学校中还有其他的穿越者。

  通过张志坚的解释,大家才明白这个人的来意。他有种奇怪的觉醒天赋。被他接触过的人,在24小时内,和自己间的距离不超过2公里,他就能听到这个人周围的一切情况。相当于在别人身上长了一只自己的耳朵。

  他以前都是一个人在穿越世界当中艰难求生,见识了太多单独的危险,很想寻求帮助,但无从下手。在穿越世界中,从没遇到过值得信任的人。

  在发现姚培姚鑫两人的破绽后,就在持续监视两人,直到姚鑫出事儿,孙宇他们赶来,他才看到了人性的希望,所以主动联系了孙宇。

  他清楚自己的能力,也清楚这种能力为他带来的苦果。本来对他没有恶意的人,也会因为他的能力而排斥他,甚至干掉他。毕竟这种能力太过危险,有可能让被接触到的人,随时随地处于暴露的状态。

  所以他即便确定姚培两人不是邪念之人,也未提出同队的要求。他在穿越世界中见到了太多的人性阴暗面,利用自己的天赋,得到过很多不为人知的消息。

  然而就是这种能力,和那些消息,让他终日惶恐不安。哪怕他每次都能很幸运的找到安全的躲藏地方,但有朝一日总有失足。

  穿越世界或许会有很强大的独行者,但他知道凭自己的能力,绝对做不到。再听到孙宇一行人为死去的姚鑫所做的那些事情后,他毅然下定心决心准备赌上一把。

  赌赢了,自己或许会死,但至少有人为自己收尸。

  赌输了,自己一定会死,要么死在无人知晓的角落,要么被环绕心间的阴暗吞噬。

  他的父母给他取的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坚定自己的意志,不退缩,不放弃。他宁愿直接死去,也不愿自己变成那些披着人皮的恶魔。

  要么得到救赎,要么了结此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