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孙宇来到陈淼开的座驾面前时,一群人正在围着那辆如同梦幻般的跑车拍照。孙宇不太喜欢车,所以从来没了解过,这会看着眼前的车,也不禁睁大了双眼。自己怎么上的车,他都不知道。

  这辆吸引着过往所有行人注意力的车,缓缓开上了街道。

  “我说,淼姐。。其他的我真叫不习惯。。你确定你这个是车?”孙宇坐在副驾驶,看着车里的豪华配置,后背都有点儿冷汗。

  “这不是车是什么,难道还能是飞机?”

  “卧槽,我以为这踏马的是个变形金刚好么,这么拉风的外形,见都没见过。”

  “噢,这个车应该没有卖的,这是我父亲不久前送我的。”

  孙宇一听,尼玛,陈淼难道也是个豪门千金,这搞个蛋啊。。

  “啊,这车啥牌子,叫啥名儿?”

  “兰博基尼啊,我看你们市兰博基尼挺多呀,这个牌子你都不认识么?”

  陈淼话一从嘴里出来,就有点感觉不对,她本能的把孙宇当做了自己的朋友,没有顾忌孙宇的家庭背景。

  孙宇倒是无所谓,完全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双眼放光的这摸一下,那抹一下。

  “淼姐,兰博基尼我倒是远远的看过,不过哪有这么拉风。”

  看着孙宇没啥反应,陈淼心里松了口气,暗暗决定,以后说话一定要注意,这可不是穿越世界了。

  酷e匠l网e唯一%H正#?版,,其)M他…都mz是\盗版‘》

  “这车全名叫兰博基尼爱马仕,你要喜欢,拿回去开就是。”

  孙宇赶紧摆摆手,一脸怂样。

  “我不会开车。。就算会也不敢开,这车一看就挺贵的吧。”

  “这个车不对外销售的,我也不知道具体价值,你管他当电动车都行,没事儿。”

  要是孙宇知道这车最少要几亿以上,他连摸都不敢摸。

  车子已经上了高速,陈淼拿出自己墨镜带上。

  “小宇,要出发了,系好安全带噢。”

  陈淼温柔的声音,听得孙宇直起鸡皮疙瘩,赶紧系上安全带,本来还想唠几句嗑,陈淼却猛踩油门,开心的叫了出来。

  猛然靠的座位上的孙宇,才知道什么叫做地狱。在陈淼变态的动态视觉下,这个世界的车,已经没有她驾驭不了的,踩在油门上的脚,基本没有松过,要不是顾及孙宇的感受,过急弯她都准备甩漂移了。

  车子再度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姚培发给孙宇的医院。车一停,孙宇憋着紫青的脸,扑向了停车场旁边的绿化带,吐得那叫一个勇往直前。好不容易舒服了点,靠着绿化带的水泥阶子就坐了下去。

  刚喘几口气,眼前就出现了几张纸巾。孙宇赶紧将抹了口水的袖子藏到身后,接过纸巾,装模作样的抹了几下嘴。

  陈淼半蹲在孙宇身边,歉意地看着他。因为见到孙宇,情不自禁的高兴,好像有点玩脱了。

  “小宇,对不起,我有点太肆意妄为了。”

  说完还摸了摸孙宇惨白的嘴唇。

  孙宇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看陈淼的手僵在半空,表情委屈,赶紧又不好意思的凑了上去。

  “没,,没事儿。都是我晚上酒喝多了。我们先去找姚培吧。”

  说完就屁颠屁颠的往医院里钻。陈淼抿嘴一笑,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呢,有时懦弱胆小,有时不屈不挠。

  当孙宇两人在医院某层走廊中与姚培碰头时,时间已经来带了凌晨三点多。看着双眼通红的姚培,孙宇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甚至连连见陈淼的好心情也被盖过。

  一行四人来到了姚鑫的病房中,谎称都是姚鑫的同学,过来看望他。姚鑫的母亲在病床边照顾着,姚鑫的父亲在病房中的角落打了个地铺,看着孙宇他们到来,赶紧起身招呼。

  “狗娃的朋友们,快坐,快坐。”

  姚鑫的父亲一边拉过病房里的其他椅子,一边拿出柜子里不多的水果。

  姚培赶紧上前帮着忙乎。几个人围边在床边,聊了聊现在的情况。得知为了保证姚鑫仅有的心跳和呼吸,每天都需要庞大的医疗费用。

  姚鑫的父母,拿出了所有财产,也只能维持半年。半年过后,取下仪器的时候,姚鑫将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两个多小时后,4人来到了医院门口,天空已经开始微微的泛白,代表着新的一轮日出,即将到来。

  “淼姐,看你开的车,你的家庭应该不愁钱花吧?”孙宇将陈淼拉到一边,背着姚培和杨雪问道。

  “你想帮他吗?”

  “姚培家里有点小钱,但都是他爹的,杨雪的家庭也不是大富大贵,我们来之前,他们已经拿出了能拿出的所有钱,而对姚鑫的医疗费用来说,九牛一毛。。你看。。”孙宇尴尬的搓了搓手,“就当我借你的行吗?”

  “小宇,是你和姚培救了我,你觉得我的生命能值多少钱?”

  “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无价的。。”孙宇想都没想就开口回答,意识到不对,抓着头发掩饰自己的尴尬。

  “而姚鑫救了你们,你们在我心中,同样也是无价的。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放心吧,这些交给我。”陈淼将手搭在了孙宇的肩膀上继续道,“但,以后战斗的事,交给你。”

  孙宇看着近在咫尺的陈淼,突然回想起了那让人沉迷的一吻,热血冲头,握住了陈淼搭在自己肩头的手。

  “淼姐,我。我喜。。”孙宇鼓起莫大勇气的表白,还没说完,就被陈淼压在嘴唇上的手指打断。

  “小宇,在我的圈子,亲吻是很平常的一种礼节。但我想让你知道,我给你的,是有感情的。等你强大到能保护自己,保护我的时候,再说出你想说的话。我觉得那一天不会很久,因为我相信你。”

  陈淼放下手,转过身朝杨雪走去,边走边说,“还有,处理好你的其他情况,宋蕊那个丫头,对你用心很深。我可不想和任何人分享,对于我来说,那么重要的人。”

  孙宇没有追上前去解释,愣愣地站在原地。他或许应该激动万分,或许应该喜极而泣。可他在这种暧昧的气氛下想起了完全不搭调的两句广告词。

  敢不敢轰轰烈烈一次,哪怕全世界都是敌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