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的晚风带着丝丝清凉,河中倒映着岸边的家家灯火,犹如印下了片片繁星。省内炎热的天气,致使晚上11点过后还有很多人在河边纳凉。

  河风托起陈淼的裙摆,发梢飞扬。像似风中的精灵,翩翩起舞。

  孙宇走在陈淼的身后,看着,感受着。因为手上这块奇怪的手表,自己的人生似乎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到底是祸还是福?孙宇并没有深入的去想,爸妈还在,朋友也在,前面的她同样在,这就够了。

  或许下一次自己不能再成功的回来,那么就把每一天当坐最后一天来过吧。享受这令人神往的气息,最后再快乐一次。

  陈淼扶着河边的栏杆,痴痴地看向远方。

  “孙宇,你说我们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

  孙宇走到陈淼身边,转身用后背靠着扶手,望向天空。

  “为什么不呢,用什么方式生活,都是由自己决定的,就比如躺在床上,横着竖着蜷着倒立着,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那要是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呢?”

  “嘿,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死法,把自己睡死,不是最轻松的死法么。”

  “万一,自己并不想死呢?”

  “嗨,睡个觉都能睡死,那就不知道造了多少孽了,哪怕不睡,照样的死。知道什么叫做人贱自有天收吗?”

  陈淼呵呵一笑,捋了捋被风吹散的发丝。

  “是啊,没被选中以前,不觉得这样的世界有什么好,可现在,多想永远留在这。可是噩梦总要来,总要承受。”

  “淼姐,记得我和你说过吧,那个地方不只是有血腥杀戮。就像我,在这是个吊丝,在那也是个吊丝。永远不可能变成冷血的杀手。”

  “你不改变,就会死,失去这个美好的世界。”

  “为什么要改变自己呢?为什么不是我们去改变那个世界?”

  陈淼眨着乌黑的大眼睛,注视着孙宇。缓缓地拉起他的手,将胳膊贴了上来。

  孙宇全身僵硬,感受着陈淼热切的体温,赶紧闭上眼睛,等待幸福的降临。

  好半天才睁开迷惑的眼睛,发现什么都没发生。

  陈淼好奇的看着孙宇,狡黠地一笑。

  “额。淼姐。。刚才。。?”

  “刚才我对接了你的手表,现在我们是队友了。还有,别总叫我姐啊姐的,我和你同岁,而且我知道你还比我大3个月,宇哥。。。”

  陈淼说完,主动牵起孙宇的手,向前跑去。

  孙宇在后面被拖得跟个风筝一样,傻笑着看着陈淼耳根的羞红。

  “啊,亲,慢点啊。。你的力量我有点扛不住啊。。。”

  某某省某某市中心医院,姚培坐在过道的板凳上,杨雪乖巧地在一旁陪他。而隔得不远的一个病房中,两个有些白发的普通老年人,围坐在一个满身插满导管,仪器的少年旁边。少年一直处在昏迷当中,从学校送到医院已经十多天了,没有任何转醒的征兆。

  病床上的就是瘦子,而陪伴他的两个老年人就是瘦子的父母。早在送医的24小时后,医生就认定瘦子为脑死亡,无自主呼吸,无脑波反应。只是靠着仪器和药物维持心脏的跳动。在国外,这样的情况会直接视为死亡,不在予以治疗和维持,而在国内,只要家属不放弃,医院仍会治疗。

  Jm更新:¤最FV快T/上T:酷匠网(0

  姚培苦恼的捂着脸,挡着流泪的双眼。他已经劝过瘦子的爸妈,可他们仍在等待奇迹,他们不知道这个过程会维持多久,但为了自己唯一的孩子,他们赌上了所有。双双辞职,然后变卖掉家中能变卖的的一切。

  天天在医院吃着馒头榨菜,渴了喝医院的水,累了睡医院的地。两位本来精神奕奕的不到45岁的中年人,只是十多天,便苍老的如同六十多岁的老人。鞠楼着脊背,每天帮孩子擦身,和孩子说话。

  姚培压抑的哭声,刺痛着杨雪的心灵。她一回来,就拨打了姚培的电话,就是找电话的那么几分钟,姚培已经赶到了医院。从他见到姚培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在无主之地里一直冲锋在前面的男人,眼睛就没干过。

  姚培有一个秘密,跟谁都没说过。瘦子全名姚鑫,和姚培同姓,但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从他们被选中的那天开始,姚培就知道姚鑫是潜力无限的人。他拥有的3个分类选项,在姚鑫的面前就是个渣。姚鑫一被选中就拥有6个分类选项,是姚培整整的一倍。

  而通过几次生死挣扎,他们才理解6个分类选项是多么的罕见。别说6个,他们连拥有4个分类选项的人都没见过。

  这次的强制穿越随机选项,姚鑫很不乐观的抽中了星际穿越,那个世界有太多无法确定的因素,所以姚鑫主动放弃的自己的选择,通过和姚培组队,去往了姚培抽中的无主之地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新人不是被杀就是被圈养的原因。

  强制穿越的选项分类是随机的,因为进入穿越世界无需任何代价,所以穿越者们可以通过对接手表,进入到其他人选中的更为简单容易的世界。

  除了强制穿越,分类越多的穿越者,越能去到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世界,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姚鑫也不是为了救自己而死亡,当时的陈淼还未来的阻止,姚鑫就被敌人集火致死。

  虽然姚培最后亲手干掉了那些人的首领,可那抹无法跨越的阴影就一直横在心头。要是姚鑫不死,他肯定能比自己走得更远,爬的更高。要不是因为姚鑫选中的那些简单世界,自己或许连潜力都不能激发。

  一从床上醒来,姚培便通过手表的记忆灌输,知道了当时的情况。他两正在球场上打篮球,姚鑫突然就摔在了地上,没有任何反应。校方第一时间将姚鑫送往医院,同时联系了他的家人。

  两位家长焦急的赶到医院,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医院的诊断书。通过一系列的检查和观测,姚鑫被确诊为脑死亡。两位家长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双双晕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