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某某省某某市,日子到了六月下旬。天气的燥热,挡不住肆意飞扬的青春。妹纸们甩着嫩白的大腿,花枝招展的在各街道穿行。

  某某学院大门附近,停着很多私家车,不同的牌子,不同的人。但每一辆车顶都放着一瓶饮料或者矿泉水。

  时不时有学院的妹纸上车又下车,或是上车被带走。

  一辆耀眼的黄色兰博基尼,停在学院门外的另一侧。对于一个二线城市来说,这绝对属于土豪座驾。

  车上有两名青年男子,驾驶位的还长的颇帅。

  “我说,明哥,你到底在等啥人阿?这都下午3,4点了,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副驾驶一脸横肉的光头男子打开车门,“我们也找点乐子么。”

  光头男从车里出来,胸腰虎背,身上就罩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一看就不是什么良民。别人车顶上都放一瓶矿泉水或者绿茶,撑死了整一瓶营养快线。他到好,直接放了一排红牛。

  “我说虎子,你到底整得啥玩意儿阿?”明哥看了看对面一溜车顶放水的车,开口问道,“大夏天的放上面加热阿?”

  “嗨,这您可不懂了,你们有钱人哪会玩这些。”虎子一脸浪笑,光头都在发亮,“看那些车,顶上一瓶矿泉水,就代表200块一晚上,愿意的上车,绿茶就是300,营养快线就是400。咱们的红牛就是600。”

  “嘁,就你们会玩。”明哥轻蔑的笑了笑,“那你码六罐在上面是怎么个意思?3600,一晚上?”

  虎子不好意思的抹着自己的光头,“嘿嘿,我身体好,六百一晚上,先订个六晚上。”

  明哥像看傻比似得瞟了一眼虎子,继续安心找人。

  一阵猛烈的失重感拉开了孙宇的眼帘。刚睁眼,就看到一篇装修精致的吊顶和一盏没开的吊灯。

  他感觉自己就像刚做完梦一样,大半个月离奇的经历,在生死之间徘徊挣扎,这一睁眼又回来了,太不真实,到底醒没醒都分不清楚。下意识的去掏兜里的手机看看,一摸就摸到了自己毛茸茸的大腿。这才赶紧坐起身,打量四周。这应该是一家档次不低的酒店,装修精致,环境优雅。

  孙宇,瞅了瞅,自己咋会在这啊?妈蛋,回归的时候是下午啊,下午老子一个人花钱开房?

  觉得事情有些大条的他,揭开辈子就下了床,这一揭不要紧,倒是把放在床上没注意到的一条男士四角裤给掀飞了。

  看着房间一地毯的男士衣裤,他的魂都吓飞了。

  “妈蛋啊,到底咋回事儿啊,对了,手表。”孙宇赶紧抬手,对着手表就是一通叽哩哇啦的大吼。

  “啊,说话啊,你到底把我的身体怎么啦?”孙宇激动万分的拍打着手表,奈何手表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孙宇情不自禁吼出声音时,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小宇,你在和谁说话啊?”

  卧槽,怎么是个女声?这到底啥情况啊。

  房间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浴室的推拉门从里面打开了。

  “卧槽,宋蕊,怎么是你?”

  宋蕊很淡定的光着身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说道,“小宇,你又在跟我开什么玩笑啊?”

  这个女人是他们学院中长相身材数一数二的女神之一,最重要的是这妞儿身后有个强硬的爹,不光在市里,就算在省上,也是个大腕儿,名下企业十几家,放在解放以前,就是一活生生的军阀世家。

  我去年买了个烂表啊,这是什么打开方式啊?

  孙宇被宋蕊的话雷的浑身焦黑,他就是一个吊丝,这样的人,是他们学院百分之百的男吊意淫的对象。突然赤裸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这尼玛弯不下去啊。

  一把捂住自己的不着丝缕的要害,迅速钻进被窝,目不斜视的盖好被子,开始闭眼睡觉,孙宇觉着应该自己还没睡醒。

  宋蕊看着这个和他交往时间不长的男人,一阵惊奇。虽然他的身世背景对自己来说是差了很多,但从认识他开始到现在,那一种自信,舍我其谁的气质却让她沉迷。长的不高不帅,但自己就是喜欢和他待在一起的感觉,匪里匪气的幽默,平淡无波的张狂,使她越发沉迷。

  宋蕊放下手中的毛巾,迈着小碎步走到床边,伸手捏住孙宇的鼻子,“小宇,你又在使什么坏啊?”

  孙宇一睁眼就能看到在自己眼前晃荡的身体,喉咙一阵阵发干,赶紧偏过头去,“我说你在我梦里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宋蕊俏皮的低下头,亲了一口孙宇的额头,“好啦,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赶紧起来吧,我让人买的衣服快到了,你去外面帮我取一下。”

  孙宇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穿起衣服然后走出酒店。原来那一地的衣服,都是自己的,这些连牌子都不认识的衣服,居然是自己的。

  看着自己被服务员擦的反光的皮鞋,兜里换掉的手机,西装内兜钱包里的无数张卡。他就一阵手烫。

  “混蛋,你踏马的拿老子的身体,到底干了什么?”

  “嘿嘿嘿,怎么样,开心吧?是不是有种不真实,还在做梦的感觉?”脑子里想起的声音,让孙宇立马反应了过来。

  “开心你大爷啊,你到底拿我的身体,干了什么?”

  “不就是用你的身体把了个妹纸吗?还不都你是自己享受了。”表里的声音一阵贱笑,“嘿嘿嘿,怎么样,那可是典型的白富美,味道不错吧。”

  “味道个毛啊味道,你知道她爹是干啥的?你用老子的身体去招惹她?”

  “不就有点黑背景嘛,你怕啥,我都不怕,现在知道我的实力了吧?以后请叫我情帝。”

  “你情个毛啊,你不说我还忘了,你啥都不告诉我,还让我比别人晚了几天进去穿越世界,别人踏马的都在安全区,老子为什么一个人在野外?阴阳怪气,阴谋百出。”

  “蒙承夸奖啊,我的想法,你哪能知道。”手表里传出一阵刺耳的歌声,“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行啊,你那么阴,干脆叫阴帝得了。”

  “。。。。”

  o酷匠网唯0一%C正zR版x,$其j他都是盗f#版-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