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这里的气候已经开始渐行渐暖,有着像秃子头上头发般的绿色大地。这里不再有冰猿,取而代之是一种峰虫,长得很像蚂蚱,人类手臂大小,喜欢将巢穴筑在地面上,踏入他们领地的生物,将会被无穷无尽的虫海淹没。人类没来的那些历史中,他们主宰着这片天地。

  孙宇和姚培匍匐在一座小山丘的顶端,打量着那伙人聚集的强盗营地。而这时的营地中,一道娇小诡异的身影正在小心的躲避守卫,到处乱逛。

  “我去,杨雪那丫头不是说这伙人顶多二十个么?”孙宇一张脸都快皱成了小雏菊,“这随便一看都有上百号人吧?这地上跑的,天上飞的。”

  姚培也是很恼火,别说救人,能靠营地近点儿,都算他们流弊。“他们人太多,我们冲上去就得被嘣的全身开花儿。”

  孙宇扣了扣下巴上的痘痘,“得把他们老大勾引出来,撸翻他。”

  “你看,他们大部分都是强盗装扮,不是被压迫,就是被利诱,警匪片看过吧。老大一死,他们不是忙着选新老大,就是在瓜分旧老大的财产,我们两个人目标又小,应该没人注意。”

  姚培眨巴着他的大眼睛,“对啊,水浑了才有鱼可摸,水太清,只能摸石子儿了。”

  孙宇挤爆一颗痘痘,“问题是那些白皮的听不懂中文啊。”

  I酷v匠网J正=。版首@X发

  姚培嘿嘿一笑,“这个你放心,骂人从来都不分国界的,得瑟可是咱们国人的祖传秘籍。嘲讽一个外国人,两三句的事儿。”

  两人嘀嘀咕咕商议了好一阵子,开始分头行动。

  孙宇寻找了一处岩石掩体,既能让营地里的外国人听见他的喊话声,也能让他在外国人恼羞成怒的时候躲避火力。

  眼看一切准备就绪,孙宇窝在岩石后,扯开嗓子喊道,“两元一样,样样两元。两元你买不了吃亏,两元你买不了上当。两元钱不算多,去不了香港去不了新加坡,两元钱,不算贵,不用回去开个家庭会,虽然不是传家宝,家家户户离不了。”

  远处的姚培听见孙宇的吆喝声,被惊得双手捂脸,兄弟,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也算是够拼了。

  营地外的动静,米尔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他知道这个是陈淼国家的语言,但是,奈何听不懂的他只能拽过身边的战士。

  “外面的喊什么,马上给我翻译。”

  被抓住的士兵也是醉了,他是学过中文,但也不是特别精通,消耗了无数脑细胞,才堪堪翻译出了大概意思。

  米尔冷冷一笑,虽然没听过孙宇的声音,但在这个世界,中文只能联系到陈淼身上。除了上次放过的那些人,没人会脑子坏的在他的营地外瞎咋呼。

  “来的正是时候,碰不得你,那就先找他收点利息吧。”

  孙宇一段吆喝还没喊完,米尔就拖着被束缚的陈淼出了营门。

  陈淼早就听出了是孙宇,但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待在被关的小黑屋内。她有想过自己的结局,在得到系统的回归提示时,她清楚,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而这个熟悉的声音,就像往平静湖面扔下的一颗石子儿,让她的内心满是波澜。

  看到被带出营地的陈淼,孙宇忍不住的蹿出了掩体。

  “放了她,你们这群傻叉。”

  米尔咧着嘴,看着眼前青涩的男人。冲动,弱小,没有任何威胁力。他拉住身旁懂得中文的士兵。

  “让所有人都不许开枪,我要亲手撕下他的每条肌肉,告诉他,他的女人味道很好。”

  孙宇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恨不得生吞了眼前的混蛋。

  战士出列,用通讯器下达了队长的命令,操起了一口小鬼子的音调,“对面那人,我们老大说了,你的女人已经让他上了,味道不错。”

  陈淼听到这,了解米尔性格不想孙宇死亡的她,拼命的挣扎,“杨松,你赶紧滚,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你的救援。赶紧走,趁着还有机会。他们不敢动我,安心的滚。。。”

  孙宇本能的没反应过来,原来淼姐连自己的真名都不知道,自己更不能走了。前后自相矛盾的语句,让他内心暖流如注。

  “你这个畜生。。可怜了我的女人啊。。。”

  一旁的翻译声,加上孙宇双目怒睁的表情,让米尔的心情非常愉悦,嘴角情不自禁的翘了起来,吼吧,闹吧,蝼蚁痛苦的挣扎是最有趣的。

  “可怜了她啊。。呜呜。。我都还没来得及给她充气啊,你这个畜生。”

  孙宇接下来的话直接让翻译的士兵蒙了圈,这这这,这特么的该怎么翻译?

  米尔还笑盈盈的,一边欣赏别人的痛哭流涕,一边等待士兵的翻译。瞅着一脸嘲笑的陈淼,半天没反应的战士,傻子都知道被嘲讽了,一把掐住士兵的脖子,拉到身前,却被孙宇的大笑声打断了。

  “傻叉,这个不用他翻译。Shit!。”孙宇一边贱笑,一边举起右手的拳头,伸出大拇指,指向地面。

  米尔脸上的疤痕不断扭动,抓住插在地上的巨斧,“我本想晚点杀你,好让我多些乐趣,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是时候让你尝尝激怒我的代价。”

  “走啊。孙宇,快走。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快跑。。呜呜”米尔一挥手,就有人上前捂住了陈淼的嘴。

  孙宇看着奋力扭动踢打的陈淼,忍不住咆哮了出来。

  “我知道,我打不过他,我也知道,我会死。”

  “但是,父母给我第一次生命,你却给了第二次。”

  “你让我怎么能不来救你,怎么能不想救你?”

  孙宇大口的呼吸着,想着那些被帮助,被保护的画面,想着误以为自己死了,仰天惨嚎的声音,砸在自己脸上大颗的眼泪。

  “陈淼。你说,我应该不管你逃跑吗?”

  “那个被你救下,帮助的人,是这样的德性吗?”

  “所以,告诉我,你想要离开啊。”

  陈淼被捂住嘴巴,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但这并不妨碍孙宇看懂她的眼泪,看懂她猛烈的点头摇头。

  “给我安静的等着吧,以前是你带我走。”

  孙宇静静的捏着拳头,抬起头,露出他那张年轻普通的脸。

  “今天,我要带走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