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召回了杨雪和姚培,通过这些天的寻找,打听,基本已经确定了那伙人的所在地,苔原。避难所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三角地带,往西走可以到达飙血要塞,而苔原在西北方向。虽说有传送点可以使用,孙宇不会真傻得直接传送过去,那伙人在苔原霸占了一个强盗的营地,肯定会有人盯着传送点,别自己还未在传送的强光中睁眼,人家几梭子子弹带你升天。与其传送,还不如步行,至少能确定敌人的强弱。能在野外有自己的窝点,不愿在有安全防卫的避难所站脚,这伙人肯定是有恃无恐。

  这会儿,三个人正待着殴打过孙宇的那个冰猿的巢穴雪地里。为了能动用自己所有能想到的力量,孙宇十多天前冒险再次来到这里。本以为被自己不小心弄死的冰猿见到孙宇,还挺高兴。没有一见面就用巴掌跟他对话,似乎怕再弄死孙宇,站得远远的,呜呜啊啊半天,才表达出欣悦的心情。

  这十多天,孙宇已经能区分出这些冰猿微小的不同,和它们混的很熟。见孙宇带来陌生人,只要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有过激的反应。

  “我说孙宇,你这个方法能行得通吗?”姚培看着眼前被冰猿殴打的杨雪,嘴角抽搐。

  当孙宇告诉杨雪,有种方法或许能让她觉醒,只是有点儿难受,问她愿意试试的时候,这个天然呆的妹纸想都没想就答应,她只说,子弹都挨过了,还有什么能够更难受?

  孙宇给了杨雪自己的护盾,还和冰猿比手画脚的沟通了半天,才有现在的一幕。

  这个看似傻萌的妹纸,比当时的孙宇坚强很多,第一,她没吐,不管她是用什么方法忍住的。第二,虽然哭了,也只是哭,没有鼻涕口水。

  可被殴打了两三天的杨雪,没有任何觉醒的征兆。每天毫无胃口,睡觉都紧咬嘴唇的妹纸,整个儿憔悴了一圈。

  “这个,应该行吧,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孙宇毫无信心的挠了挠头,“打到她觉醒为止。”

  姚培抖了抖自己肥胖的肚腩,“这个有点太那啥了吧,一看就是个祖国的好花朵,这刚开花,你就准备掐死她?”

  “在这可没有花朵,要是不能自己长成仙人掌,就算是花朵,那也是别人想扒拉就扒拉的花朵。”孙宇没有再观察野兽与美女的战场,把姚培拉到了一边。“走,在教教我你的战斗方式。”

  姚培的天赋是在他第二次穿越时觉醒的,他和瘦子很幸运,被选中时,穿越到一个难度不高的战争世界,对于一个在现实世界小有背景的人,打靶射击只是个平常运动项目,酷爱CS的姚培,经常拉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在野外玩真人CS游戏。而这个游戏让他和瘦子在初次穿越捡回一条命。

  “哎,还来啊,每次都是你拉我,每次打完你哭的比谁都凶,你没见杨雪丫头拿啥眼神看我呢?”

  姚培说归说,对送上门的靶子,傻子才不打呢。瞬间进入战斗形态。

  每次看见姚培的战斗姿态,孙宇打心底里的羡慕,这他大爷的是战斗姿态么?这是变身美少女战。。额不,变身高富帅好么。

  姚培的天赋很奇特,他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女性之光。听起来高大上,其实是吸收脂肪,全世界女性,上到六十扫大街老太,下到五岁吃货小萝莉,梦寐以求的技能。

  将自己浑身的脂肪瞬间化为能量,供自己战斗。别人都说,你的理想有多大,你的人生舞台就有多大。换姚培这儿,你的身材有多肥,你的战斗评价就有多高。

  不用装备,姚培只有13点的战力评价,而开启天赋,战力评价直接飙升到了78点,别小看这个天赋,这天赋是可成长的,吸收的脂肪越多,能力越强大。重点是,只要是可消化的能量,他都能吸收并化为自身的脂肪,据他自己解释,反正他还没有吃撑过。要是给他准备一卡车大力丸(伟哥),吃完后再战斗,你说他能不能上天?

  吸收完脂肪是什么样子呢?如果姚培平常是个猥琐的眼镜儿胖宅男,进入战斗后,他就能成为完美的高富帅。线条分明的肌肉轮廓,刀削的脸庞。一副普通的眼镜儿,都能给他增添睿智的气息。小鲜肉和知心大哥的结合体。

  “哈哈,又看傻了?羡慕哥不?”姚培专门脱掉上衣,抖着一身精悍的肌肉。

  “嘁,你再完美的高富帅表象,也掩饰不了你那一颗闷骚的心。”孙宇上前,举起拳头照脸就抡。

  姚培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得到了显著提升,力量,速度,反应。反观孙宇,街头无赖的战斗风格,完全摸不到姚培的边儿。姚培一拳就能让他在原地颤抖半阵儿。战斗过程只能是单方面的吊打。

  战斗结束时,两人各自躺在雪地中喘着粗气儿,姚培的能量耗尽,皮包骨头。这就是他战斗完的后遗症了,跟个焉黄瓜似得。

  “姚培,你有口福了。”孙宇边喘气边说,“铁臂先生那儿有一些其他科学家研究的人体基因药剂。不过可能有些副作用。”

  “你说主角疯子力格用的那种药?”姚培从裤兜里掏出单兵补给的能量液喝着,含糊的继续说道,“就我这小体格,注射那种药剂,会嗝屁的。”

  “没说让你注射,我是想让你直接喝。而且没有那么高档,记得游戏中那些一边胳膊巨大,一边胳膊跟个婴儿手臂似得的改造战士吧。”

  姚培努力的坐起来,嘴里叼着能量液的瓶子,“喝啊?不会被毒死吧?我还真没吃过带毒性的东西。”

  砸吧两下嘴,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不过为了瘦子,老子干了。”

  ?x酷M匠网b永7+久免费看;小/说U

  想到瘦子,姚培嘴里发苦,“孙宇,你可别死了,因为死亡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也知道,咱们这种人,在这嗝屁了,现实里的躯体会脑死亡吧,脑死亡啊,特么就成植物人了,瘦子的爹妈我也认识,这会他们肯定在医院守着瘦子,等待奇迹发生呢。”

  姚培抹了抹情不自禁留下的眼泪,“一特么想到这个,我就想哭,叔叔阿姨就瘦子这一个孩子,他走了,让叔叔阿姨怎么承受的来阿。”

  看着姚培坐在雪地里嚎啕大哭,才意识到,死亡,简单的两个字,是需要多少人来背负的惩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